【運動專訪】6歲愛上小型賽車 余家寶怨氣化成動力

體育
2019.09.30
154
撰文:徐雲攝影:洪志富

十六歲的余家寶是香港小型賽車運動員,六歲開始學小型賽車,至今已有十年「車齡」,從小夢想做賽車手,父母一早言明考試有成績,才可以繼續參加賽車,家寶本來讀書成績欠佳,為了心愛的賽車發憤圖強,「以前喜歡賽車是速度感,我想贏亦都有把握贏,現在就覺得在成長過程中,賽車令我漸漸明白一些做人道理。」

余家寶認為賽車的安全來自車手對技術的掌握。
余家寶認為賽車的安全來自車手對技術的掌握。

小時候的家寶很好勝,每次輸了比賽都忍不住哭,努力練習的動力,來自希望站在頒獎台上的第一位,「比賽沒有永遠的贏家,雖然贏了很多比賽,可是輸的機會也不少,每次輸都忍不住哭,一三年在澳門參加賽車,明明贏了冠軍,可是賽事後驗車不合格被取消資格,嘩!那次哭得最厲害,覺得好委屈、好唔忿氣,那是我最後一次為輸而哭。」

當時點醒他,令他收起眼淚的人,正是曾經連續八屆,在中國小型賽車得全國總冠軍的鍾肇璠,他和余家寶亦師亦友,「師父說雖然賽車應該投入,可是離開賽道,就要將影響自己的負面情緒放下來,因為已成定局,與其不停哭,不如收拾心情準備下一場比賽,這又不是人生最後一場賽事,只要不放棄,以後還有很多機會證明自己的實力。」

鍾肇璠對余家寶非常照顧,場上場下都提點,再三。
鍾肇璠對余家寶非常照顧,場上場下都提點,再三。

家寶雖然只有十六歲,已晉身成人組別,現階段想在比賽中取勝,除了技術還需要心理質素,「我試過在大賽中,排名賽取得領先名次,以為好有優勢,怎知排得愈前愈緊張,後面所有車都以我為目標,所以要學習克服緊張,比賽時保持冷靜才不會影響判斷力。」今年十月,家寶將再戰法國公開賽,這是他經過好幾場賽事,努力累積得分爭取的機會,「希望這次可以交出一張理想的成績表,兩年前首次參加法國賽,用了一個星期準備,幾經艱苦進入決賽,排好位開賽前,後面的車竟然失控剷上我架車,當時手受傷不能參加比賽,是好沮喪的經歷,結果還是師父那句話,離開賽場就將負面情緒放下,怨氣可以化成動力,再進行下一場賽事。」

家寶從小喜歡車,小時候每逢哭鬧,公公、婆婆就抱他到馬路邊,一看到車就不再哭鬧,余爸爸是小型賽車愛好者,家寶六歲那年,爸爸帶他去屯門龍鼓灘的賽車場,第一次試玩因為膽小不肯上車,爸爸出動雪糕獎勵,他才肯坐上去;家寶的夢想是做賽車手,爸爸一直陪在身邊支持和鼓勵,余爸爸說:「以前可能年紀小,他比賽輸了會很多怨氣,譬如怨人搶他的位,怨車的組裝有問題,我告訴他賽場上個個都想爭勝,你不想被人搶位,就要憑技術拋離對手,可能父母和家人很照顧你,令你以為被照顧是必然的,可是賽車場上人人平等,你想要什麼就要靠自己努力去爭取,別人沒有責任或義務遷就你,技不如人輸了就要認輸,不想輸就靠自己的技術去贏回來,如果這次贏了,下次不想被對手追上,還是要靠自己去爭取第一名。」

余家寶有家人無限量支持,陪他一齊追「賽車夢」。
余家寶有家人無限量支持,陪他一齊追「賽車夢」。

香港沒有小型賽車場,每逢周末、周日,爸爸就帶他到深圳沙井的車場,在那裏由名師鍾肇璠指導,師父認為他最大的優勢是自律,「家寶對自己好有要求,其他小朋友打機、睡覺、上網,他會犧牲玩樂時間練習,賽車手的先決條件是對自己有要求,他認定目標會好堅持,而且腦筋靈活,吸收了我教的方法會思考,用自己的方法再嘗試,我不需要聽話的徒弟,因為聽話不會有進步,上到賽道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,師父或教練都不能插手,這個時候就要靠自己解決,只有聽教肯動腦筋才有機會成功。」

賽車手的安全,有部份來自賽車服的保護。
賽車手的安全,有部份來自賽車服的保護。

連身戰衣有「把手」

賽車手穿上「戰衣」馬上變型仔,這件連身「戰衣」有很多功用,在賽道上猶如車手的保護罩,物料方面由防火材料組成,而且輕便並有排汗功用,肩膊位類似「把手」的設計,鍾肇璠指很多外行人錯誤理解,以為像軍人一樣用來扣住手套或帽子,「其實肩膊兩邊的『把手』,是發生意外時,工作人員可以快速將車手整個人拉出車外,盡可能減少車手的受傷程度,所以賽車服一定是連身衣款式。」

歐鎧淳 吳安儀 江旻憓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09/s190815a166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