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運動專訪】「養和千金」推廣冰球 李雅婷12號球衣藏博物館

體育
2019.05.19
422
撰文:徐雲攝影:洪志富

「兒子剛滿四歲,半年前開始學溜冰,很快可以學冰球,女兒十三個月大正學走路,她學會溜冰後,希望能像我一樣愛打冰球。」香港女子冰球員李雅婷(Adrienne),是養和醫院院長李維達的長女,「養和千金」大學畢業開始學冰球,過去二十年努力推廣冰球運動,丈夫和孩子整個家庭都因為冰球更凝聚。

李雅婷是香港女子冰球隊的大家姐
李雅婷是香港女子冰球隊的大家姐

李雅婷愛上冰球始於大學時期,當年她在美國波士頓讀書,校內冰球隊的賽事令她留下深刻印象,從愛看冰球到親身下場打冰球,已經是大學畢業後的事,為什麼當時沒有加入成為一分子?「嘩!同學打得好勁,他們從小開始接觸這項運動,我不夠資格參加,後來聽朋友說香港也有人打冰球,大學畢業臨回香港前,我已經在美國買齊所有裝備,準備在香港學冰球。」

打冰球第一步要學溜冰,她小時候有學過溜冰,站上冰場沒有問題,但連後溜也不懂,只好報成人興趣班由基礎開始學起,所以兒子三歲半,已經開始學溜冰,小朋友四歲可以學冰球,兩母子很快有機會在冰場上來一場親子賽,「老公以前在加拿大讀書時有打冰球,後來因為背部受傷不能再打,現在他幫我處理球會的行政工作,我們公餘大部分時間都用在冰球方面,他和我一樣熱愛這項運動,只不過大家位置不同。」

當年Adrienne從美國回到香港,參加香港女子冰球協會(WIHO)的訓練班,現在已經成為協會主席,見證香港女子冰球隊的誕生,獲世錦賽的資格,更帶領球隊參加全國冬季運動會、札幌亞洲冬季運動會,這些都是令她振奮的成績;她沒有說的是,坐落在加拿大多倫多的冰球名人堂,一個為紀念冰球歷史的博物館,其中一件展品正是她穿過的十二號球衣,能夠在冰球歷史上留名,可見她在推動香港冰球運動上的貢獻。

李雅婷希望兒子、女兒也像她和丈夫一樣愛冰球。
李雅婷希望兒子、女兒也像她和丈夫一樣愛冰球。

提到個人威水史,她帶點羞澀地說:「啊!是的,我一直穿十二號球衣,因為我十二月出生,所以對這個號碼很有感情,三年前丈夫和我曾經帶兒子去看過,我希望有機會也帶女兒去看看。」

冰場上一身盔甲比併速度和勇氣的Adrienne,另一個引人注目的身份是「養和千金」,她是養和醫院院長李維達的長女,可是卻沒有繼承祖業從醫,反而選擇讀法律,目前是養和醫院的財務總監;自小學打高爾夫球、網球,長大後偏偏愛上冰球,一項講速度、體力和耐力的運動,一度令父母為她的安全擔心,「我知道很多父母擔心打冰球容易受傷,其實任何運動都有機會受傷,只要掌握技巧就沒有問題,我們開始時就要學怎樣跌倒,當初我怕父母擔心,特地請他們到場看我打比賽,當時是與男子隊比賽,看完他們更擔心,不過知道這是我最大的興趣,只好尊重我的選擇。」

她說一直以來很幸運沒有受過大傷,不過早前因為比賽時頭部被碰撞,之後右眼開始模糊,頭兩天不以為意,第三天發現右眼看不到東西,她做檢查發現右眼視網膜脫落,「我也不知道情況那麼嚴重,不過做手術可以修補,現在右眼有飛蚊症,好像很多蚊子飛來飛去,可能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完全復元。」

謝凱琳三年級時,被朱嘉璧老師選入學校冰球隊。
謝凱琳三年級時,被朱嘉璧老師選入學校冰球隊。

謝凱琳(Karis)是冰球隊的新秀,小學三年級那年,被老師挑選做冰球運動員,她因為學過溜冰報名參加,在五十多名候選學生中被選中,入選原因她聽老師說是態度好,「老師說我沒有亂發脾氣,就算輸也沒有哭,當時是以比賽形式進行,有些同學跌倒或輸了,會發脾氣或忍不住哭,我就算輸也繼續比賽,所以被選中。」老師朱嘉璧現在是她的隊友,老師在她的學校教科學,負責籌組冰球隊,師生兩代都是冰球愛好者,朱老師說:「Karis雖然年紀小,但她在球場和做人態度方面都很好,具備了運動員的進取精神,贏固然值得高興,但輸也可以承受,我們希望冰球運動有更多年輕人參與。」

程小雅 曹星如 吳安儀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05/s190409b028-1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