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運動專訪】車禍粉碎職棒夢 大島田引領女子壘球隊成長

體育
2019.05.06
1337
撰文:徐雲攝影:洪志富

大島田,香港女子壘球隊的教練,帶領一班女將從興趣班的玩票性質,歷經九年風雨,一八年終於有機會躋身亞運,與來自亞洲地區的職業球隊一較高下,目前正在印尼衝擊亞洲盃女子壘球錦標賽;他為女子壘球隊投入百分之一百的熱誠,「我不是因為壘球投入,是因為香港女子壘球隊,球員們的努力感染我,我希望帶領她們繼續成長。」

大島田過去九年帶領香港女子壘球邁進。
大島田過去九年帶領香港女子壘球隊邁進。

熱血教練大島田,無疑是香港女子壘球隊的靈魂人物,十年前從日本到香港,偶然機會下接觸本地壘球,並擔任女子壘球隊的教練,過去九年轉了四次工,每次辭職都是因為公司不能讓他全情投入教練工作,「能夠帶領一支球隊,對我來說是非常有意義的事,在日本我不會有這樣的機會,擔任教練不是因為錢,一開始並沒有錢,現在也只有津貼,因為球員們的熱情和努力影響了我,我希望用加倍的努力鼓勵她們,帶她們一步一步走向更大、更遠的目標。」

假日清晨,天光道壘球場已經傳出一陣陣口號聲,每當球員站在場上準備投球或擊球時,場邊的隊員都會齊聲叫口號,高叫球員名字為她們打氣,女子隊正為亞洲盃備戰,由於這支女子球隊,在香港已經是最高水準的球員,教練特地安排本地日本男子聯賽隊,與女子隊進行友誼賽,希望藉此提高女子隊的技術,球場內男子隊的含蓄和沉靜,與女子隊的熱情高漲形成強烈對比。

大島田在場邊密切注視每一個隊員的表現,賽後再逐一指正並作示範,教導隊員正確的擊球身法,球場上不論教練或隊員都一臉嚴肅,一個認真教,一隊人認真地聆聽和學習;阿魚(古靄雨)是球隊內最資深的球員,亞運後退役擔任球隊經理,「去年我們成功進入亞運,被視為女子壘球隊的里程碑,今年亞洲盃如果成功出線,就有機會參加九月的亞洲太平洋盃,教練每年都為我們訂下新目標,雖然目標很遙遠,但有他帶領,大家就有信心一直走下去,我記得教練當初上任時,曾經講過要帶我們走得更高、更遠,他的確做到了,我們已經比預期中走得更遠了。」

大島田投入百分之百的熱情,被隊員們笑他已經與壘球結婚。
大島田投入百分之百的熱情,被隊員們笑他已經與壘球結婚。

大島田,他用自己的經歷告訴大家,如何對壘球投入百分百的熱愛和堅持,他是港日混血兒,小時候因為爸爸的工作關係曾經在香港居住,所以能講廣東話和國語,中學回到大阪讀書,十三歲開始打棒球,他曾經將十年時間奉獻給棒球運動,本來有機會成為職業棒球員,可是一場車禍令他嚴重受傷,連走路都要重新開始學習,經過漫長的復康路,身體雖然復元,但他再也回不到棒球場上。

十年前他從日本到香港,在一間日資會計師樓任職,當時正值人生低潮,從開始打棒球到打出優異成績,成為球隊主力,他一直視職業棒球員為人生目標,車禍令他職棒夢碎,想不到在香港會因為壘球,將他從人生低谷拉上來,當時的老闆是棒球迷,帶他接觸香港棒球,有機會認識香港壘球會的負責人,邀他擔任女子壘球隊教練,「她們是業餘球員,論技術和體能一定輸給職業隊,但她們有的是熱情,隊員平時要上班或者上學,下班已經很疲累,但她們仍然堅持練習,這份熱情很容易被感染。」

大島田教導隊員們不要將個人精緒帶到球場。
大島田教導隊員們不要將個人精緒帶到球場。

大島田定期帶她們到日本、台灣,與當地專業壘球隊一齊集訓,讓她們了解壘球運動的真義,他透露女孩子以前輸波時很容易將情緒放在臉上,「我們小時候一開始接受訓練,就被教導不能因為輸,把憤怒情緒表露在臉上,因為這是講求團體合作的運動,隊友的情緒很容易互相受影響,如果因為輸一次就憤怒或氣餒,就會失去其他進攻機會,所以我告訴她們贏可以歡呼,如果輸更要沉得住氣。」

許啟茵是球隊資深球員之一,大學開始接觸壘球,她在政府部門任職,平時工餘所有的時間都用在壘球上,她坦言日常工作有一定壓力,不過一站上球場,就會將職場上的煩惱放下,因為壘球運動需要專注和集中精神;十七歲小妹妹陳穎琛,練了一個早上渾身汗水,她指着球場旁的校舍說:「我是協恩中學五年級學生,學校有壘球校隊,當初看到同學玩壘球感覺好複雜,所以很想了解這項運動,其實愈複雜愈好玩,我打了五年壘球。」穎琛平時為兼顧練習和學業,習慣早上五點起牀溫書做功課,她知道父母會擔心她的學業,所以更要加倍努力,令父母安心。

曹星如 江旻憓 程小雅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05/24067886_703868339809467_548771901376440360_n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