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運動專訪】懸浮獨木舟無年齡上限 馮錦強關玉琦風浪中看城市

體育
2019.04.15
364
撰文:徐雲攝影:張保祿

香港島四面環海,住在島上的你和我,每天總有不少機會望向維多利亞海港,有想過從海上回看繁華的都市是什麼感覺嗎?馮錦強(Kam)和關玉琦(Natalie)是香港懸浮獨木舟運動員,每次當他們在海上划着獨木舟,回看岸上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,心中的感動油然而生,「我們都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,以前沒有想過香港是這麼漂亮,清晨充滿朝氣和活力,黃昏或夜晚又是另一種華麗和璀璨,整個城市有一種獨特的魅力。」

馮錦強、關玉琦清早開始進行訓練。
馮錦強、關玉琦清早開始進行訓練。

早上六點,深水灣與淺水灣之間對面的小島熨波洲上,一艘艘懸浮獨木舟已經整裝待發,有雙人艇、有四人艇,在晨曦薄霧中划向海面,當中馮錦強及關玉琦的二人艇也在其中,偶而他們和遠處的朋友打聲招呼,更多的時候是努力地在海面划行,繞着熨波洲小島划一圈大概十五分鐘。

短短的十五分鐘訓練,對兩人來說實在不夠過癮,平時他們最喜歡划去的地方是港島東面,Kam說:「港島東面的風浪較大,是環島賽中最驚險的一段,想加快速度既要借風浪助力,又要小心不被大浪吹到翻艇,所以石澳那邊是我們訓練的主要地點,來回大概要三小時,距離遠,中途需要休息,還要帶一些補充體力的能量食物,平時趕上班不夠時間,就在附近的海面訓練。」有別於平時常看到的獨木舟,懸浮獨木舟左側有一塊浮板,用作平衡船身,最初是夏威夷附近的島民用作代步的交通工具,香港遊艇會每年會舉辦環島大賽,去年就有來自世界各地,二十六支隊伍一齊競逐錦標,作為東道主的香港運動員,平時努力練習希望在賽事中爭取好成績。

Kam是參賽隊伍RHKYC Pure的司令員,正職是一間跨國醫療用品公司的工程師,他表示香港的天氣、海水很適合玩懸浮獨木舟,因為過程中會落水,香港就算冬天,海水的溫度也不會太低,以環島賽為例,全長四十五公里,就像是一場海上馬拉松,最刺激是中途可以在海上換人,所以更像一場接力賽,過程中既要顧及安全又要爭取時間,隊員之間的默契很重要,每星期大家都定時在上班前,或者下班後進行集訓。

香港遊艇會每年都舉行懸浮獨木舟環島大賽。
香港遊艇會每年都舉行懸浮獨木舟環島大賽。

Natalie在牛津大學讀書時,曾經參加校內的划艇運動,回到香港繼續這項運動,期間被懸浮獨木舟吸引成為一分子,「我在香港出生和長大,已經習慣了這個城市的步伐,接觸懸浮獨木舟,第一次從海上看這個城市,心裏有一種莫名的感動,感動是為自己生長在這個美麗的地方自豪,每年環島賽來自世界各地的運動員,大家對香港海岸線的景色都非常讚歎。」

感性的Natalie從事非常理性的工作,在一間國際性專業風險諮詢公司擔任研究分析部門總監,十六歲那年應考劍橋大學「IGCSE」文憑試,考獲十科A*的最高成績成為「十優狀元」,英國文學、地理、拉丁文是全球第一名,化學和歷史是香港第一,這位文理兼備的高材生,學生時代運動助她專注取得好成績,進入職場,運動為她減壓,同時令她變得更成熟,「以前很多人問我讀書心得,當時並不太清楚,現在回想就知道,我本來喜歡讀書,可是讀書需要面對考試和各種壓力,當年我會在課餘游泳、散步釋放壓力,如果沒有運動紓緩的話,相信不會有好成績。」

當年的全球「十優狀元」,後來考取「李兆基獎學金」,進入以賽艇聞名的牛津大學,校內學習與運動氣氛都很濃厚,令她有機會接觸划艇運動,Natalie的每一天都從運動開始,清晨天未光起牀,從上環寓所跑步到銅鑼灣,坐通宵小巴到香島道,再乘駁艇過熨波洲進行訓練。「我的工作比較繁重,晚上八、九點才下班,如果我不留點時間給自己,整天埋在工作堆會很辛苦,所以犧牲一點睡眠時間,早上練習後再上班,感覺比較精神,工作時會更專注。」

曹星如 程小雅 江旻憓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04/圖十一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