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運動專訪】對草地滾球一試鍾情 邱子豐期限前擊敗強敵

體育
2019.03.04
1.2k
撰文:徐雲攝影:張保祿

草地滾球,對香港人來說並不陌生,但總讓人有老人運動的感覺。年輕的邱子豐是香港草地滾球運動員,去年在蘇格蘭奪得世錦賽金牌,他說﹕「應該說這項運動沒有年齡限制,男女老幼都適合,就算玩到七、八十歲也沒有問題,所以令人有老人運動的錯覺。」

 

邱子豐是香港草地滾球運動員,去年在世錦賽取得金牌。
邱子豐是香港草地滾球運動員,去年在世錦賽取得金牌。

佐敦木球會經常有玩草地滾球的人,像打保齡球般將圓球滾向白色目標球。邱子豐八、九歲接觸這項運動,「開始時是媽媽先玩草地滾球,學校放暑假,她幫我報康文署興趣班,第一次上課學基本規則後,教練幫我們分組比賽,我記得和媽媽一組,輸贏已經忘記了,只記得上完課覺得很好玩,期待下一次再上課。」

他從小喜歡運動,小學時是學校游泳代表隊,課餘經常要操水,操練過程一個人努力地游,其實是頗枯燥的事,草地滾球由單打到雙打、三人、四人、男女混合,不同組合有不同玩法,變化多端,很有挑戰性,他和媽媽參加後,連弟弟也加入,成為一家人的親子遊戲,從童年到少年、成年,這項運動一直伴隨他成長,更為他的童年生活留下不少歡樂回憶。

世錦賽二十五歲以下組別,一直是子豐追逐的夢想,「我今年十一月滿二十五歲,無論如何都要把握一八年的最後機會,結果成功爭取參賽資格,可是去到蘇格蘭格拉斯,因為天氣變化太大病了。」他在單人賽時直落兩局輸給威爾斯名將Daniel Salmon,對方去年在英聯邦運動會取得雙打冠軍;男女混雙賽事從八強打到四強,幾經艱難好不容易進入決賽,想不到又遇到這位雙冠軍強勁對手,Daniel Salmon與隊友Lowri Powell代表威爾斯出賽。

冠軍之戰其他人都打定輸數,子豐卻希望把握最後機會,無論如何都要打好這場比賽,為自己留一個美好的回憶,抱病在身的子豐,憑堅定意志發揮水準,本來對手的技術更勝一籌,但當他愈戰愈勇時,對手反而亂了陣腳,最後子豐取得金牌,為自己的夢想劃上圓滿句號。

邱子豐和蔡承軒、蔡璟宜兄妹,都是從小開始打草地滾球。
邱子豐和蔡承軒、蔡璟宜兄妹,都是從小開始打草地滾球。

子豐一開始就愛上打草地滾球,蔡璟宜(Amy)和他剛剛相反,一開始很不情願地被媽媽推上草場,「我其實喜歡打網球,小學已經開始學網球,一直求媽媽幫我報網球班,但媽媽說學費太貴不能報,幫我和哥哥報了草地滾球班,兩兄妹一齊學方便接送,第一堂教怎樣轆波,當時覺得好悶,完全不想學。」

她在維多利亞公園的草地滾球場上課,旁邊是網球場,隔着鐵絲網看別人打網球,心裏不知多羨慕,但媽媽說做人不能半途而廢,無論如何都要完成所有課程,唯有繼續拿着圓波在草地上轆來轆去,好不容易上完一個課程,喜歡打草地滾球的舅父,幫她和哥哥報名參加比賽,「學了基本打法就去比賽,當時讀小學六年級,我記得對手是一個很有經驗,二十幾歲大我很多的姐姐,有一局球我竟然憑技術打贏個姐姐,當時場上有觀眾為我鼓掌,最終雖然輸了,但感覺很好。」

技術取勝的掌聲、大人的讚賞,在Amy小小年紀的腦海中,留下了深刻印象,後來雖然繼續學下去,但興趣不是太大,升上中學就放棄了,直至中學三年級,學校推行「一人一體藝計劃」,每個學生都需要有一個運動項目,「突然間需要有一項運動,想起小學時草地滾球打得不錯,重新再學不用花太多時間和精神,再接觸草地滾球,愈打愈有興趣,小時候看似轆來轆去的圓波波,原來有很多學問,波並不是圓的,而是兩邊輕重不一的橢園形,力度不同滾出去的角度也不同,順風逆風、室外草地、室內板地,全部有不同的打法,而且單打、雙打、隊際不同組合,有不同的玩法非常有趣。」

場地提供:九龍木球會

程小雅 江旻憓 吳安儀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02/p190217b307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