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運動專訪】武術之道融入生活 賀曦彤接雙親棒奪金

體育
2019.02.16
275
撰文:徐雲攝影:洪志富

「女同學和我說,如果被男生欺負就找我幫她們報仇,幸好沒有這樣的機會,學武術不能用來打架,要用來修心養性………」十二歲的小妹妹賀曦彤,一臉認真地解釋武術之道,這個小妹妹並不簡單,曾經連續三年奪得三面世界金牌,包括兩面「世界青少年武術錦標賽」冠軍,以及一面「亞洲青少年武術錦標賽」冠軍,「武術之家」培養出來的精英,武學之道已經根深蒂固。

賀曦彤小小年紀已經做世界冠軍
賀曦彤小小年紀已經做世界冠軍

賀氏「武術之家」一家四口,爸爸賀敬德、媽媽羅雅菁和囡囡賀曦彤,都是世界武術冠軍,現在連六歲的弟弟賀子騰,耳濡目染下紮起馬步出拳也有板有眼,媽媽說:「當初我並不想女兒走這條路,因為武術這條路很艱難,自己走過知道箇中的艱辛,做父母都不希望兒女吃苦受罪,所以很努力培養她學芭蕾舞、鋼琴、畫畫等,結果她一點興趣也沒有,現在看到武術對她的正面影響,我為她驕傲。」

羅雅菁是世界武術錦標賽劍術及棍術金牌得主,有「香港長拳后」之稱,○二年代表香港出戰釜山亞運,在長拳比賽中做「騰空轉身擺蓮腿」的跳躍動作時受傷,新傷加舊患賽後退役,在港隊擔任武術教練,「女兒在武術館長大,我做教練她就在場邊玩,BB時爬來爬去自己玩,隊員休息時喜歡逗她玩,她學爬學行都是在場館的軟墊上,看大哥哥、大姐姐打功夫,她也在一邊練習。」談到武術對女兒的影響,靜坐一旁的曦彤突然舉手說:「這個等我來答好嗎?」看到媽媽點頭後,她接着說:「我認為武術最大的影響是令我學會堅持,因為每一套拳腳功夫,從基本功開始要花很多時間練習,分開練好每一個環節,再連貫起來才成為一套完整的功夫,如果中途放棄的話,根本不可能練下去。」

賀氏一家全是武林高手,爸爸、媽媽希望以武德教育子女。
賀氏一家全是武林高手,爸爸、媽媽希望以武德教育子女。

她透露小學讀傳統學校有很多功課,平時小息都用來做功課,放學回家會第一時間做完功課,再去體育學院練功,現在讀國際學校,就算不做功課老師也不會處罰,但她仍然堅持每天放學完成功課才開始練功,武術學到的堅持和努力,一樣可以用在讀書方面,想不到十二歲的小妹妹,可以將武術融入生活和學業中,難怪媽媽以她為傲,曦彤在香港美國學校讀中一,因為武術金牌獲頒發全額獎學金;媽媽羅雅菁也在校內擔任武術教練,有一次駕車接女兒放學,當日心情很差,為小事向女兒發脾氣,「其實女兒很無辜,但當時自己又失控,她被我罵到默默流淚,之後囡囡開始望着窗外唱歌,唱着、唱着就開始笑了,我被她影響,心情好轉,但都好內疚,囡囡教我如果不開心,可以唱歌或想武術的招式,分散注意就會忘記不開心的事,想不到我教女兒武術,她反而教我將武術思想運用在生活方面,對我來說是很大的啟發。」她在港隊做了十年武術教練,最近辭去教練工作,希望有更多時間陪伴兒女成長,想不到很多中小學、甚至幼稚園都找她開武術班,未來她的目標是在校園推廣武術。

羅雅菁在昆明出生,小學被學校選入武術班,很快被武術學校發掘成為運動員,九十年代移居香港曾經在無綫擔任動作演員,後來加入香港隊做武術運動員,當年武術隊定期到北京集訓,她與北京武術隊的賀敬德千里姻緣一線牽,兩人因武結緣,是遺傳也是環境影響,一雙兒女在武術方面佔先天之優,曦彤以前跟媽媽學北派,轉打南拳後,爸爸讚她悟性高是可造之材,兩夫婦希望透過武術訓練,灌輸他們尊師重道的傳統思想。」

賀敬德出生在山東武術之鄉,三、四已經開始練武,少年時受李連杰電影《少林寺》影響,到北京拜在武術泰斗吳彬門下學武,李連杰、吳京是他的同門師兄,全國冠軍曾經是他的夢想,但最終失意於擂台移民美國,在當地開設「武術之星」授徒,○六年回港探親獲邀請加盟港隊,「那時候女兒出生不久,雖然美國有自己的武館,我和太太加入『太陽馬戲團』的表演,又有豐厚的酬勞,可是我希望女兒看到爸爸拿世界冠軍金牌,所以決定到香港做運動員。」

○八年北京奧運,他代表香港出戰卻敗北,夢想破滅,但因為女兒,再度燃起誓取金牌的鬥志,○九年、一一年在世界武術錦標賽終於奪得金牌,「我答應女兒做的事終於做到了,想不到武術不單影響我一生,對兒女的成長也有很大幫助,女兒得金牌固然重要,但最重要是武術幫他們修心養性,將來不論做人做事都會有很大幫助。」

曹星如 歐鎧淳 吳安儀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02/s190124b028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