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運動專訪】黃煒峰從宅男走向世界 張顯廷崇拜「街頭健身王」

體育
2019.01.27
518
撰文:徐雲攝影:鍾漢平

黃煒峰,站在一班大隻猛男身旁,很難想像他是冠軍級人物,瘦瘦小小既不高大又不威猛,可是猛男們對他畢恭畢敬,封他「街頭健身王」,曾在香港街頭健身錦標賽連奪三屆冠軍,去年健身世界盃澳洲站,擊敗一眾外國猛將奪得第一名,都說人不可貌相,阿峰從街頭走向世界,健身改變了他的身體,也引導了他的人生。

黃煒峰的自信來自健身
黃煒峰的自信來自健身

黃煒峰身高一五八,體重四十三公斤,接觸街頭健身運動前是名副其實的「孱仔」,最愛躲在家裏日夜打機做「宅男」,「很多父母看到子女打機就頭痛,我整個中學都是在線上遊戲中度過,從中一打到中五都打不厭,現在你問我還愛不愛打機?我會說仍然愛,有時也會繼續打,不過我更愛街頭健身。」

他最迷一款線上角色扮演遊戲,從中一到中五每天放學回家,第一件事是打機,經常打到半夜兩、三點,第二天回到學校上課時睡覺,功課不是遲交就是欠交,父母、老師的話當耳邊風;恃着有點小聰明,每次考試都打天才波,會考時一心以為靠數學、生物拉分,就算沒有十分也有八分,「結果數學只有一分,其他全軍覆沒,所有科目加起來只有四分,父母當然好擔心,不過我一點也不在意,會考幾分對我來說沒有問題,打機有冇高分才是最大的問題。」

街頭健身令兩個年輕人找到人生目標
街頭健身令兩個年輕人找到人生目標

會考後繼續宅在家裏打機,有一天和他一齊玩線上遊戲的同學,傳了一段外國人在公園玩健身的片,同學喜歡運動覺得好型,約他一齊去樓下公園仔玩,「我以為很簡單的muscle up(暴力上桿),但原來好難根本做不到,當時大家好唔忿氣誓要做到為止。」阿峰每天都到公園練習,看似很小的目標,足足用了一個多月時間,終於成功做到muscle up,之後他沒有回到線上遊戲,繼續模仿網上片練習其他動作,一步一步走向「街頭健身」,「以前我努力打機,是想令自己創造的人物不斷強大,現在我努力練習,是希望自己變得更強大。」運動不單令他離開遊戲機,還找到自己的興趣,重投校園修讀I.T.課程,現在一邊讀書一邊做健身教練。

他的身形並沒有因為健身變得高大,不過努力練習下,一個又一個獎項令他成為一個充滿自信的年輕人,「以前躲在自己的小天地裏,埋頭埋腦只是打機,因為參加比賽有機會坐飛機,我還記得第一次坐飛機是去台灣,後來又去了很多國家,剛開始覺得自己英文很差,一句英文也不敢說,但比賽要面對很多外國人,又要聽廣播報告,只好鼓起勇氣由單字到句子,慢慢和工作人員、運動員溝通,每到一個國家比賽,我都會預留時間旅遊,我想趁年輕看看這個世界。」
現在他不單能用英文和人溝通,還獲邀到外國擔任街頭健身比賽的評判,不少人慕名而來「拜師學藝」,「街頭健身」顧名思義,是使用公園或公共設施進行的體能鍛鍊或運動,起源於俄羅斯、東歐等地,由於當地盛行體操運動,但並非人人有條件做體操運動員,愛好者在有單雙桿、欄杆等公共設施,創建了一系列健身動作,從東歐流傳到英美等地,愛好者認為健身並不限於健身房,在公園、人行道、運動場一樣可以鍛鍊,漸漸演變為現代城市文化的一部分。

十八歲的張顯廷是大學一年級學生,他和阿峰並列,身形健碩猶如健身模特兒,阿廷對阿峰的欣賞幾近崇拜,「阿峰好犀利,他玩健身很有天分,我十三歲開始練習,當時不知道什麼叫街頭健身,因為中二男同學很喜歡拗手瓜,我好瘦弱,經常拗輸好受打擊,想變強壯,但不夠十八歲不能去健身室練健身。」有一次他和爸爸經過公園,看到單雙桿,爸爸叫他試試做引體上升,可能正值發育時期,一試之下,肌肉被拉扯的感覺,令他覺得很好玩,之後開始到公園練健身。

時下健身中心,如果教練指導,一小時動輒六、七百元,星級教練費用更高,阿廷仍然是學生,健身零成本,不用擔心費用問題,從十三歲到現在,歷經五年,已有一定成績,除了考取街頭健身教練牌外,上月在埃及開羅舉行的「2018街頭健身世界盃超級總決賽」,他代表香港參賽,雖然只獲二十六名,但有機會與來自世界各地的高手同場,對他來說是很好的經驗,他已視「世界盃」為目標繼續努力。

歐鎧淳 程小雅 吳安儀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01/a190109a079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