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運動專訪】「山界猛人」贏世界極地賽 黃浩聰對大自然心存敬畏

體育
2019.01.19
128

黃浩聰是香港越野跑手,被封為「山界猛人」,從香港跑向世界,去年參加「四大極地超馬巡迴賽」,四月納米比亞沙漠站獲亞軍、七月戈壁沙漠站得冠軍、九月智利亞他加馬沙漠站得冠軍,十一月最後一站南極站250公里賽程,他以第一名衝線奪得南極冠軍,四站三冠一亞的成績,成為「世界四大極地超馬巡迴賽」總冠軍,是香港歷史上的第一人。

黃浩聰不斷挑戰自己,希望為學生做好榜樣。
黃浩聰不斷挑戰自己,希望為學生做好榜樣。

黃浩聰在南極完成極地賽後,一八年十二月三十日,參加香港業餘田徑總會舉辦的首屆「香港山路錦標賽2018」,成為男子組冠軍,是真正的「山路之王」,今年六月將代表香港,到葡萄牙參加世界越野錦標賽,他期待與世界級高手一齊競賽;越野跑是指在山路小徑上的跑步,香港人俗稱「跑山」,走過世界的極地,贏得香港史上第一的威名,黃浩聰榮登世界冠軍的一刻卻想「我最愛還是香港」這天由太太駕車上大帽山,平時從元朗的家跑到大帽山,是他的訓練課程之一,阿聰指着遠處大帽山的頂峰說:「你看,大帽山山頂曾經是我的目標,一開始站在山腳時,我以為有朝一日當跑到上山頂就完成目標,但原來跑上大帽山的山頂,你會看到遠處還有其他山,跑遍香港的山還有香港以外的山,外面的世界太大了,在香港我是『山路之王』,有機會去外國跑山,就會發現還有很多、很多高手,相比之下我望塵莫及,太渺小了。」

阿聰正職是消防員,駐守赤鱲角機場,曾經守過長沙灣、上水等區,小時候住順天邨,已經是通山走的「小山王」,「小學我讀下午班,父母忙返工沒有時間理我,每天早上不用上學,就約同學通山跑,順天邨的後山我們全部跑熟了,在山上溪澗捉蝌蚪回學校送給同學,捉蟬、捉毛蟲、蜻蜓就是我的童年,讀書期間最好的回憶是通山走。」這樣的童年回憶,對時下被功課壓到透不過氣的孩子來說,簡直是天方夜譚;他與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組織的跑會「THE PEAK HUNTER」,部分成員就是童年時和他一起通山跑的小學同學,坐在駕駛座的黃太太Viann,也是他的小學同學。

黃浩聰經常帶兒子去跑山
黃浩聰經常帶兒子去跑山

七年前,朋友報名參加樂善盃越野賽,臨時因傷不能參加,他抱着嘗試的心情替上,「那年已經二十四歲,沒有想過得獎,只是想試試,結果三千多名參賽者中,我竟然得到第六名,非常意外的驚喜,忍不住想試試挑戰前五名,之後一年不斷報名參加越野賽,每次都遇到贏過我的五名跑手,有時一個、有時兩、三個,每一次我都輸給他們,當時覺得他們好勁,一心以他們為目標,如果贏了就不用再跑下去。」

阿聰追逐着前五名的腳步,視他們為偶像和目標,不斷地跑下去,終於讓他跑贏了得到第一名;站在大帽山頂,會看到香港還有更多的山,阿聰站上冠軍位置,看到的是香港還有很多越野賽,最高峰一年跑了三十八個比賽,五年奪得二十二次個人冠軍,五次隊際冠軍,跑遍香港大山開始衝向世界,「我們經常說欺山莫欺水,跑得愈多愈覺得人的渺小,對大自然有一種敬畏和謙卑的心,常懷謙卑對我的工作和人生有很大幫助。」

多年前在山上的迷路經歷,一直提醒他,面對大自然,人的生命實在微不足道。初任消防員駐守長沙灣時,有一次同事帶他到烏蛟騰行山,沿途的景色令他留下深刻印象,一直想着要再去走一次,「我記得那天早上下班,大概九點左右從長沙灣走去烏蛟騰,去到山腳大概四、五點,沿着印象中的路上山,原來人的記憶未必準確,愈走愈遠,在山上迷路了,當時沒有帶食物,連水也沒有。」實在難以想像行山連水也不帶,阿聰說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,駐守新界時,經常要上山搜尋行山迷路的人,他明白意外往往是在不知為何的情況下發生;最後他沿着水澗愈走愈遠,隱約看到遠處山頭有一點紅色,以為有屋或人,幾經辛苦爬到上山,才發現是掛在樹枝上的氫氣球,當時又凍又餓又累……」

從小到大在山上到處跑的「山王」,那一刻感受到死亡的威脅,「現在說起來像講故事,但那一刻有半個小時時間,是實實在在感受到恐懼和死亡,因為人的想像可以無限放大,那次經歷對我來說一生難忘,人類絕不能輕視大自然的力量。」後來他沿着山澗向下走,終於找到下山的路,當晚回家已經是深夜。

阿聰因為越野跑找到人生目標,這段經歷現在成為最好的教材,他成立的跑會「THE PEAK HUNTER」,去年獲西九龍護青委員會邀請擔任教練,希望透過越野跑為一班有故事的青少年,建立正確的人生觀和目標,「我小時候也不是一個聽話的人,很喜歡犯規,只不過衰得多學精了,知道犯規對自己沒有好處,以前父母讓我們在錯誤中學習,『護青班』的少年人雖然曾經走錯路,但他們還年輕有很長的人生路要走,我希望引導他們走向正途,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。」

文 / 徐雲

攝 / 張保祿

程小雅 吳安儀 曹星如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01/20190120-1-150x150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