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運動專訪】為亞洲盃自由式輪滑備戰 陳文豐從次次包尾到奪標

體育
2018.12.22
697
撰文:徐雲攝影:鍾漢平

十二月二十七日香港將舉行首屆「亞洲盃自由式輪滑」,一連三日的賽事,有來自九個國家,六十多名選手參與競逐五個項目的獎牌;十九歲的陳文豐(Anson)是其中一名港隊代表,早前韓國南原舉行的「第十八屆亞洲輪溜錦標賽」,他在男子平地跳高項目中以一百二十七厘米,為香港隊取得此項目銀牌,從八歲到十九歲,滾軸溜冰運動伴着Anson從兒童到少年再到成年,運動不單令他身體強健,更令他在思想、性格等各方面健康成長,目前在英國留學,趁學校假期回港努力為首屆亞洲盃備戰。

Anson希望在首屆「亞洲盃」取得好成績。
Anson希望在首屆「亞洲盃」取得好成績。

Anson當初學滾軸溜冰,並沒有想過做運動員,也沒有想過可以代表香港出外參賽,只是單純地視為一種興趣,「那時候我和表哥一齊報名,我們從小到大一齊成長,他媽媽是我的阿姨,我們感情很好幾乎樣樣活動都一齊,可是我沒有表哥玩得那麼好。」他記得初學不久,教練幫他們報名參加小型比賽,可是他每一次比賽都輸了,他笑着更正不是輸,是每一次比賽都包尾,對小孩子來說要面對場場包尾,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「比賽包尾的情況持續了兩、三年,一開始當然很不好受,第一個感受是太冇癮,不想玩了,可是表哥比賽有成績,他要繼續玩下去,如果我放棄,一來怕悶,二來又怕被大人說我沒有體育精神,只好繼續堅持下去,輸不會成為習慣,只會令人不忿氣,問自己為什麼其他人可以做到,自己卻做不到,是不是再努力一點就有機會贏,當時就是憑這個信念,一次又一次面對比賽包尾的尷尬。」

到現在事隔近十年,他仍記得第一次贏獎牌的情景,「我記得完成指定動作後,其中一名裁判和我說『你做得很好,我給了你滿分』,嘩!當時那種興奮的感覺比得獎更難忘,心想我終於做到了,因為比賽有幾個評判,只有一個評判讚我做得好,所以也沒有想會不會得獎,那一刻就算沒有獎都好開心、好滿足。」結果他有獎牌落袋,雖然不是第一名,但總算作出零的突破,同時也感受到原來努力會有改變。

三年前,十六歲的Anson到意大利,參加一年一度的「世界自由式輪滑錦標賽」,之前他曾在「世錦賽」中取過銀牌和銅牌,那一年是他最後一次以青少年運動員的身份參賽,他極度渴望在這場賽事中,為自己贏一面金牌,作為青少年運動員的圓滿終結,結果希望愈高、失望愈大,因為太緊張表現失準,連一面獎牌也沒有,「當時面對全場觀眾心情已經緊張,看到其他對手的表現很好,心情又會患得患失,擔心自己的表現不如人,臨場心情受了很大影響,比賽時沒有發揮水準,賽後既失望又傷心,成為我最難忘的一場比賽。」

Anson陳文豐和表哥馬栢康從小一齊學溜冰
Anson陳文豐和表哥馬栢康從小跟蔡教練學溜冰

他在失敗中累積的經驗,也造就了之後的成功,他在「全國自由式輪滑錦標賽」,以及全運會都取得獎牌,「我研究出一套專心的方法,在大型比賽時非常有用,就是不看其他對手的比賽,以免心情受影響,為了分散注意,通常自己做熱身運動,一方面為比賽做準備,另一方面也可以將注意力集中眼前,上場正式比賽時,把握幾十秒時間,像平時練習一樣,將已經練熟的動作做出來,教練說我很多動作都已經做得很好,只是比賽時心情一受影響就失準,所以專心對我來說很重要。」

他的教練是香港滾軸運動總會、自由式輪滑委員會總教練蔡家齊,正是當年Anson初學滾軸溜冰的教練,蔡教練看到他從小學生時的初學者,到現在參加世界大賽,認為Anson的成功是一步一步靠自己走出來,「他們年紀小的時候,可以教他們怎樣做,現在長大就要靠自己,譬如平時帶他們去外地比賽,我不會教他們幾點應該睡覺,回到房間學生要打機,我不可能阻止,如果沒有自制力只顧打機,到比賽時狀態自然欠佳,Anson有天分又肯努力,他很清楚自己的目標。」蔡教練說運動員的成功是靠自己,不過訪問當天曾經下雨場地有積水,教練早早到場抹乾淨,以免學生做示範動作時受水漬影響跌倒,這些Anson都看在眼裏,所以教練所講自然會信服。

歐鎧淳 程小雅 曹星如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18/12/a181210a015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