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集體回憶】電影版「胎死腹中」? 甘國亮細說《執到寶》(四)

集體回憶
2017.08.19
5682

八三年一月十日,正為無綫拍攝劇集《天降財神》的劉克宣,出發開工前因心臟病發暈倒家中,在醫院昏迷十四天後終告不治,事發前一晚,宣叔仍為一齣新戲配音,收工後買宵夜與家人共享;剛度過的最後聖誕,宣叔也做過身體檢查,醫生說並無大礙,一朝病發可謂事出突然……

甘國亮有感而發:「我並不覺得突然,其實有什麼突然不突然?尤其在《執到寶》試過有一場戲……」劉志榮說老父的最大遺願,是未能將這齣電視代表作搬上大銀幕,但問題是《執到寶》誕生於八〇年,因何要拖足兩年多才拍電影版?甘先生解開流傳多年的謎思:「整件事根本不合邏輯!」

【集體回憶】劉克宣父子互相「犧牲」 甘國亮細說《執到寶》(一)

肥姐再替秋官出頭 甄妮樂意讓出金曲

《輪流傳》被斬,沈殿霞曾召集劇中五位女主角回家吃飯,醞釀一場電視革命,雖最終未有成事,但肥姐與鄭少秋相繼客串《執到寶》,宣示了某種立場與姿態,甘先生說:「這不是我有心理準備會發生的事,他們覺得革命不成功,要來支持我,既是一番心意,也做點事以表達態度,多謝他們有這個想法,這麼俾面,我若不安排,就是有問題,其實有幾大件事呢?」眾所周知,肥姐非常着緊秋官的事業,縱使《書劍恩仇錄》主題曲早已落在好友羅文手上,她仍向無綫力爭,秋官才得以多錄另一個版本,跟羅文分庭抗禮;但鮮為人知的是,幾年後《輪流傳》歷史重演,主題曲原定由甄妮演繹,全靠肥姐又出手,再為秋官取得一首招牌金曲!

甘先生無意間提起:「記憶中,當年先叫了甄妮,好像仍未錄音,連我也不知情,是我從沈殿霞口中聽到的!也許大家不清楚,我和阿肥感情好好,她很惜我,但那次她打來質問:『你為什麼會這樣?齣劇已經有五個女主角,怎麼連主題曲也不是由阿秋唱?』我說我不是卸膊,是真的不清不楚,第一次監製長劇,沒有人告訴我任何規矩,原來他們有權將主題曲判給誰唱的嗎?從沒問過我,也不過問劇情才寫歌!」長劇主題曲真箇家傳戶曉,歌手隨時一曲致富,難免成為兵家必爭,「(昔日高層)何家聯負責管理,他很公正、不存私慾,公司有盤數,哪個唱多、哪個唱少,均按制度編排,舉例可能每隔四齣劇,就要給他(她)一首主題曲,所以他不是故意偏袒甄妮。」在甘先生不反對的情況下,肥姐親自致電甄妮要求讓歌,「你可以想像阿肥怎樣『搞掂』甄妮,以當時推測,甄妮要唱一首主題曲,簡直不費吹灰之力,讓一首給阿秋亦不足為奇。」

秋官在《執到寶》友情客串阿超(林子祥)表弟阿泉,自澳門來港寄居余家漸覺不妥,余可(劉克宣)向他坦言家中鬧鬼,他嚇得打道回府;阿泉離開後不久,可伯聞悉報紙婆(黎灼灼)有意將孫兒聰仔(馮志豐)送往寄宿,聰仔為此悶悶不樂,可伯遂帶他往大嶼山散心,這是甘先生的故意安排嗎?好讓貫串全劇的劉克宣稍事休息。「我不排除這個假設,當時那麼機動性,只不過回家睡兩小時,轉頭就去接他回廠,是不是有點殘忍?不如調動戲分,讓他休息一下吧。」接戲之初,宣叔先小人後君子,嚴厲表明只要支撐不住,隨時要回家休息,結果綜觀整個拍攝,他不曾早退,更沒要求每日只可拍幾多個小時,唯有一次幾乎累倒錄影廠,教甘先生擔憂不已!

幾乎累倒神奇回勇 堅拒高層要求添食

 

【集體回憶】人生最莫名其妙的三小時 甘國亮細說《執到寶》(二)

「這件事,好有戲劇性!」話說當日如常在清水灣趕戲,錄影廠需要暫時熄燈,以便為下一場戲作準備,坐在劇中自己的房間,宣叔忽然大喊辛苦,甘先生立即替他按摩。「小時候,外婆曾經教過我,當她出事、暈得好緊要,怎樣令她舒服些,所以我算是略懂按摩;什麼都按,又塗萬金油,我真的說過一句話:『如果真的沒好,不如收工吧!』當下,我心想,他有事怎麼辦?經常聽到有些演員說要死在舞台,嘩,原來我找了個一把年紀、隨時有事的前輩來,這樣日以繼夜的去拍,萬一有什麼不測,幾十年後的今日,這會是個怎麼樣的故事?就是我拍死了一個老人家!」種種不安在腦交戰,神奇地,宣叔吐出一句「沒事」,全廠隨即亮起燈來,恍如電視劇虛擬鋪陳的效果與情節!「我深信不關按摩事,你估我係神仙咩,一切都是天注定!」

叫好聲中,全劇以十五集作結,在商言商,無綫沒有提出添食嗎?「曾幾何時,有人在大會的確問過,為什麼不拍多些?我會覺得無謂,亦拍不到,都已做到了,何苦呢?」高層可曾施加壓力?「我不需要和他們有商有量,拍不到不可以嗎?他們大可以找劉天賜繼續寫、幾個編導如徐遇安霍耀良繼續拍,演員不肯嗎?又找人逐個去講……我沒空去理他們怎麼想,如果人生完結在那個情景,經已足夠。」

事業再起風雲,宣叔在娛樂圈重新活躍,既續替無綫効力,又接拍多齣電影;八三年一月十日早上,剛為《天降財神》開工兩日的宣叔,準備在家出發前赴錄影之際,忽然心臟病發暈倒,在醫院昏迷十四天後返魂乏術。「事發當日,他穿好衣服鞋襪正想出門,突然感覺很不舒服,但他不是喊好暈、好慘,而是吩咐其中一位太太,立即將他送往醫院,劉志榮學他的語氣告訴我,他仍懂得理性控制整件事!留醫那兩個星期,我天天都想和他傾偈,只惜已沒有辦法!」慈父仙遊,劉志榮忍痛透露宣叔的最大遺願,是未能完成《執到寶》電影版,他說該戲已開始籌備工作,宣叔亦有份投資,更深信定能賣座,可惜未開鏡已先行一步;當日求證於甘先生,他也說拍戲計劃已受影響,靈魂與主角一去,《執到寶》亦沒有重拍的必要了!

《執到寶》被搬上大銀幕,會是一個怎麼樣的故事?事隔三十多年,甘先生終於吐出真相:「怎會籌備過?根本連『籌備』兩個字也說不上!試想一下,《執到寶》是八〇年的事,之後宣叔再替無綫拍過《四季情》、《無雙譜》等一大堆劇,若是打鐵趁熱,何不在當下大受歡迎、紅卜卜時拍,而要等幾年之後?更何況除了宣叔,哪個演黃韻詩、林子祥、馮淬帆、歐陽珮珊的角色?不見得有人斟過這班演員,如果連黃韻詩都說沒聽過,又或者不是她演惡家嫂,起碼都有小小遺憾吧?」他推測,當年劉志榮只是出於疼惜亡父之心,「可能他想用畢生積蓄逗爸爸開心,有問過他拍不拍,多過是宣叔本人的心願,我這樣回應亦是出於禮貌,難道當時要大大聲澄清沒有這樣的事嗎?於理不合,我亦無意對宣叔不敬!」

【集體回憶】驚見今朝寫今晚出街 甘國亮細說《執到寶》(三)

■ 撰文:翟浩然/部分圖片:myTV SUPER

關智斌 許志安 黃心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