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集體回憶】驚見今朝寫今晚出街 甘國亮細說《執到寶》(三)

集體回憶
2017.08.12
4420

舊歌新唱唱到爛,舊劇新拍又拍得如何?

近年,甘國亮戲寶成為熱門翻抄項目,《無雙譜》與《執到寶》逐一獲無綫「致敬」,很多人問及對新版本的評價,甘先生卻無意着墨。「外國很多戲不停拍第二次、第三次,要知道箇中精神,以及最煞食之處,才有價值再拍,如今(無綫)經常找些舊劇出來重拍,又能拍出個什麼來?」

最能與甘先生心領神會,非黃韻詩莫屬。她在《執到寶》演惡家嫂衰到冇命,視家公劉克宣如工人、呼喝老公馮淬帆、痛罵姑仔歐陽珮珊偷當歸、將電視機收埋房唔益叔仔甘國亮,視迷不但沒向她掟臭雞蛋,更一致大讚她演得抵死,「其他人不會有這種天分,黃韻詩就是一個懂得逗觀眾開心的演員!」

【集體回憶】劉克宣父子互相「犧牲」 甘國亮細說《執到寶》(一)

演孻仔有特別使命 捱更抵夜如有神助

緊急開拍《執到寶》,甘國亮、王家衛與林奕華天天圍着拜神枱,在原稿紙上寫呀寫,名副其實「逼」出好橋,甘先生憶述:「雖然,不能說是一寫好便遞入去錄影廠拍,但已不能通過一般程序,再慢慢細心複稿,分工當然也不可能仔細,總之第五場我寫到咁咁咁,你先去寫第六場,第七場出外景唔好寫住,搞掂第八場先!某程度上,咱們將精神上的不平衡,變成苦中作樂。」主角們功力再深厚,亦總需要著書人解說角色、劇情及彼此間的關係,不可能百分百生吞活剝,於是,即使甘先生沒擁有如劉克宣遺傳般的大眼睛,也落場演了余家孻仔,埋位背後有特別使命。

「我之所以有這個角色,真是入去解畫多於一切,既沒有什麼戲可演,也說明別給我太多戲,我不想累事,免得弄致心緒不寧,下一場不知道怎麼去拍,所以但凡有我的戲,大可一切從簡,跟編導如霍耀良有默契,我入廠時請他從panel下來,一次過說好怎樣拍,或者其他演員都會嬲嬲地,咁促,一講完馬上就要拍,但我身在其中,可以解釋得好清楚,甚至臨開機前還可以舉手問:『為什麼我上一場的性格,好像不是這樣子?』我應該是最懂得答的那個人!」

「嬲嬲地」只是甘先生的假設,事實上當年台前幕後士氣高昂,連他本人亦不明所以。「啲人唔知點解咁high,歐陽珮珊明明好慘,成日拍又唔知幾點返屋企,郭鋒陪老婆開工,日日同馮淬帆打槍戰,好似黃韻詩講:『你哋打到我就死!』包括馮志豐小朋友,入到個廠都係喜欣欣!」陪演員一起捱更抵夜,導演、攝影、燈光個個竟亦鬼打都冇咁精神──第一時間現場睇好戲也!「大家笑到唔識收聲,真的好像如有神助,我懷疑現實生活,清水灣都可能有鬼!」甘先生開玩笑道。

【集體回憶】人生最莫名其妙的三小時 甘國亮細說《執到寶》(二)

林子祥錯用助語詞 黃韻詩愈惡愈可愛

好評之聲急速擴散,高層拍板將《執到寶》提前調播,無疑對甘先生投下極大信任票,惟在實際執行上,卻是一步一驚心。「原本部署《千王之王》後播什麼,誰料《千王》都未完,《執到寶》已要出街,有天我們三個又在寫,抬頭望望電視,看到剛剛才寫下的東西,竟然已在播映中!三個人好驚,不禁面面相覷:『咦,呢啲唔係今朝先寫嘅咩?』別以為講笑,係真驚!」說笑吧?今朝寫、今晚播,真有這個可能性嗎?甘先生解釋:「並不是說整集都是今朝寫,可能某一集尚欠三分鐘的戲,剛巧中午有廠期、演員,立即補回,然後剪落今晚(錄影帶)!」

趕到這個地步,難得一眾演員NG不多,場場交足功課,甘先生不以為然:「應該要有這個能力,我不覺得是苛求或異稟奇葩,只不過現在的人做不到而已;當時看到大家的眼神,沒有任何懷疑,彷彿一派從容就義!」黃韻詩說過,自己從沒有爆肚,所有對白都是跟着劇本,用很快的速度唸出來就可以了,但唸得如此入血入骨,難免令人以為她有參與創作,亦即從前所謂「化解」台詞。「黃韻詩沒有input,句句都是劇本所寫,我的訓練由七十年代開始,早已學會發明一件事,就是不用演員去『化』台詞,從前電視劇本採用文學對白,演員要懂得去『化』,若不懂得用生活化對白,往往會慢半拍,甚至整組人都投入不到;林子祥初初拍劇,無端端會講:『你唔鍾意我㗎喇(高音尾)!』我說不對,應該是『你唔鍾意我㗎啦(低音尾)!』意思是『認為你以後都不會對我好』,我會將這個『啦』字寫進劇本裏,林子祥問:『你可以不用這些字嗎?』我說可以,如果他是個一看就知整段語氣的人,我會信任,但我怕他會用錯高低音,就當成是個參考,而且來來去去都是『嘅喇呢』,我用得幾多?」

從前觀眾比較單純,演員一旦被定型為奸角,往往永不超生,偏偏黃韻詩愈惡愈可愛,加上《執到寶》的惡家嫂經常被妹仔鬼上身,看到平日蝦蝦霸霸的她,辛勤地擔水、洗衫、煮飯一腳踢,超大反差格外有效果,黃韻詩很明白甘先生的用意。「有些人可能會覺得,演得咁衰出街恐怕會被淋狗屎,但她不會這樣想,有幽默感的人會覺得,平日做得愈衰,任何懲罰自己的事,觀眾會看得更愉快,她就是深知這一點,這次不單止演惡家嫂,還要演妹仔,妹仔一出場就很campy,懂得反而會去爭取演這麼重要的戲!」甘先生有感而發:「之所以後來重拍甘國亮的戲,我從來不敢說半句,外人以為我踐踏他們,如果那些人不明白原本那齣戲想說什麼,拍嚟都係嘥氣!」

【集體回憶】電影版「胎死腹中」? 甘國亮細說《執到寶》(四)

■ 撰文:翟浩然

關智斌 鄭秀文 馬國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