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集體回憶】人生最莫名其妙的三小時 甘國亮細說《執到寶》(二)

集體回憶
2017.08.05
5548

基於邊拍邊播,《執到寶》極其緊貼時代脈搏,即如惡家嫂黃韻詩抱着「私家」電視機,晚晚等汪明荃出場,所煲的正是因為腰斬《輪流傳》、而被急召上陣殺敵的《千王之王》;更好玩的,乃黃韻詩公然諷刺汪阿姐晚晚在《千王之王》「出一出」,又質疑劇集有獎遊戲造假……

當時無綫高層皆胸襟廣闊乎?沒異議嗎?甘國亮懶洋洋:「沒有什麼弦外之音,忙得要死,還有空去搞這些嗎?某程度上,亦無人有空去管!」趕開工再趕出街,甘先生經歷人生之不能復再──「以後有人問我,最珍惜的是什麼?我一定答……」

延伸閱讀:【集體回憶】劉克宣父子互相「犧牲」 甘國亮細說《執到寶》(一)

馬師曾名曲有寓意 找黎灼灼留個紀念

《執到寶》第一場戲,劉克宣化身消防員奮力撲火,這個職業設定,為日後劇情推進埋下伏線。「傳聞做火燭鬼這一行,經常遇到靈怪事,有些在火場未能救活的人,日後在街上竟又重遇,到底是心理作祟,抑或見慣生死呢?這個職業碰上這樣的事,會比較入信。」在那間將要拆卸的舊房子,不但住着老爺、少奶、少爺仔與工人一家亡魂,更經常有不明來歷的婆婆出沒,她們也是鬼魅嗎?「在這間屋發生的事全屬無中生有,真真假假已不重要,就當是劉克宣看到,佢話係就係囉!兒女之事毋須太執着,說新抱對他好衰,他又不覺得好衰,個女同老公鬥氣,他又不覺得兩公婆有什麼好拗,幾十歲人不至看得太嚴重,而且若非有這間屋,一家人未必能住在一起,不排除他根本喜歡有事,甚至希望女兒同女婿不能和好,一世都不要搬出去。」

劉克宣負責搭通人鬼天地線,是以從來不曾鬼上身?「沒有人提議過,我也不贊成他鬼上身,道理上他已看到鬼,有這個需要嗎?所有他看到的東西,都不應該太認真、太嚴厲,也許只是自我意識反射。」不獨職業有寓意,劉克宣的角色姓氏亦見心思,他姓余名可,長子馮淬帆曾哼唱「我個老竇又係姓阿阿余」,幾隻鬼魂也不時湊熱鬧唱埋一份,令這首馬師曾名曲幾乎成為劇集「主題曲」。「這曲來自馬師曾首本戲《苦鳳鶯憐》之〈余俠魂訴情〉,故事說一位行俠仗義的乞丐,在庵堂遇上苦難女主角,大家求神之際,馬師曾唱出自己身世;粵語片年代,劉克宣不是有太多機會上台演粵劇,但當他在戲曲片一開聲就是馬腔,相當神似,好多老人唱來唱去都是一首歌,將這首歌放入《執到寶》,感覺幾得意,馮淬帆懂唱粵曲,黃韻詩則有才華,不用練說唱就唱,你看她演《山水有相逢》唱小調,同樣一埋位立即錄到音。」

當年無綫把關極為嚴謹,選角向來先選自己人,但《執到寶》是非常個案,緊急埋班下,以七十多歲的外援劉克宣擔正已是破格,其他角色亦不乏新面孔,如「報紙婆」黎灼灼,巧合的是,兩位甘草同於許鞍華作品有突出表現(黎灼灼《瘋劫》、劉克宣《撞到正》),兼且兩齣皆屬靈異片種。「找黎灼灼不關《瘋劫》事,個人覺得,她又是另一個異數,嚴格來說,她年輕時不算大紅,但前期常做妖姬,專演壞女人,陰氣好重,雖然後期或在麗的已轉戲路,但感覺很似在這個環境會出現的人物;老年人不知還有幾多時日,找她令我覺得有紀念價值,多過想她演什麼角色。」

【集體回憶】驚見今朝寫今晚出街 甘國亮細說《執到寶》(三)

陳琪琪並非外星人 裝睡懶理高層慰勞

另一位稀客,當數演甘先生夢中情人的「莎莉」陳琪琪,時值醞釀息影下嫁霍震寰,這也是伊人在無綫所演的唯一劇集。「劇本裏有這麼一個角色,戲分不多,聽說即將嫁入豪門的陳琪琪可能有興趣,劉天賜便親自找她演出,她不是不喜歡演戲,但從來沒發展機會,有流露過不捨得(娛樂圈),但真心嫁了就不會再做,以前做不到的事,以後也不會繼續,是個感性的人。」陳琪琪出身自麗的映聲第四期藝員訓練班,及後轉投佳視發展,「記得她曾與鄭裕玲、黃韻詩往探黎愛蓮(不幸遭潑腐蝕液體),這班人有聯有絡,對我來說她不是外星人。」

劇集初段,陳琪琪一心結識公子哥兒,連好同事歐陽珮珊亦常勸弟弟別妄想高攀,對照現實生活,陳琪琪可曾抗拒有影射之嫌?甘先生搖搖頭:「沒有刻意寫到很貪慕虛榮,這個角色只是一個典型女生,整天想追求更好生活,可惜男友沒有真心對她,到最尾也不見她和我翹手拍拖,只是接受差不多階層的人而已。」「阿仔」一直癡纏「莎莉」,兩人感情的第一個突破,在於深宵合拍汽水廣告,「半夜三更,清水灣都閂門,我才可唧少少時間出去拍外景,商場要打燈,未到我埋位,看到一張榻榻米,那些武師拍完動作戲,遺留很多(假)血漬,所以引來很多烏蠅,證明那些血很『新鮮』!我不理,『啪』一聲就撻落去,有個助導話:『甘生,起身啦!』我以為一撻低就俾人叫起身,提醒我唔應該瞓張咁烏糟嘅牀,於是答:『唔好啦,俾我瞓一陣!』點知助導再叫:『甘生,你已經瞓咗三個鐘頭!』死喇,原來攰成咁,大家已經等咗我三個鐘!」

瞻前顧後、一人分飾多角,那段趕工光陰,除了出外景,甘先生幾乎沒有離開過清水灣。「錄影廠外有張帆布牀,他們(林奕華與王家衛)沒有怎麼睡過,我就經常都瞓,連洗澡也在公司洗,想不到回家可以幹什麼;有天,張正甫與孫郁標,一個節目部阿頭、一個公關部阿頭,帶晒香蕉話要探班,無論他倆說什麼,躺在帆布牀的我都聽得清清楚楚,孫郁標說:『別吵醒他了!』其實我特登唔醒!我都搞成咁,仲應酬你?你哋咁得閒就嚟慰勞,我真係直到佢哋走咗,仲係咁瞓!」

如今,一切盡付笑談中。「以後有人問我,最珍惜的是什麼?我一定答,就係瞓到好似死咗!後生可以瞓到十三個鐘,到咗某個年紀唔得喇,唔好講咁多如泣如訴,原來人生過去咗,冇得再返轉頭!」

【集體回憶】電影版「胎死腹中」? 甘國亮細說《執到寶》(四)

■ 撰文:翟浩然/訪問攝影:洪志富/部分圖片:myTV SUPER

髮型:Soon Lam@O4 Orient 4/場地:O4 Orient 4

鄭秀文 馬國明 關智斌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