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集體回憶】許氏兄弟賞識,麥嘉石天溫情 阮大勇的真正「第一次」

集體回憶
2017.07.22
4k

五年前,電影海報插畫大師阮大勇於〈集體回憶〉初登場,細訴個人成長路,生性低調卻非常健談,「我認識電影界好多台前幕後,但我的性格不會主動找人,相熟如曾志偉也沒來往。」

有麝自然香。金像獎以專業精神獎向一代宗師加冕,許思維則以《海報師》記錄筆下風光;眾所周知,阮老師繪畫的首張電影海報乃《天才與白痴》,但在《海報師》裏,卻出現絕少曝光的真正「頭抽」──第一次為《天才與白痴》特製的激罕插圖!

再邀阮老師出山,他不但欣然赴約,更攜來許多「寶物」,育成大師級風範,「一切都是機緣巧合!」

見微知著加深象徵 公司轉制投身影圈

 

連結電影界以前,阮大勇任職格蘭廣告公司美術部已有九個年頭,從最初級的起稿員升至美術主任,原應安安穩穩打一世工。「我喜歡做一份好有把握的工,不會整天想着向上爬,在外面找很多兼職、補習,弄得自己很辛苦,但公司一旦請到我,我便會好負責任,以前格蘭在廣告界數一數二,寫字樓在中環太子大廈,可見規模。」好景不常,格蘭失了幾個大客,生意逐漸走下坡,寫字樓搬到雲咸街,復被另一間廣告公司收購,「我對公司好忠心,很不喜歡那間新公司,新外籍上司想我繼續幫手,剛巧Z Productions找上門來,我便趁機離開,如果選擇留下,我可能沒機會畫《天才與白痴》那張海報了。」

施養德、關鑑銘拉攏他成立Z Productions,只當了幾個月老闆,卻從此改變他的一生。「關鑑銘本任職無綫美術部,認識許氏兄弟,知道他們將要開拍《天才與白痴》,想到為電影推出特刊,將這單生意拉入公司,但要與人家斟洽,怎麼能兩手空空?連劇照也沒看過,我憑空想像,許冠傑(Sam)一定演天才,便畫了頂博士帽,許冠文(Michael)該演白癡吧?雖然他也有頂博士帽,但畫出來就像白癡。」細心的他,在Michael與阿Sam的外衣胸口,繪了一座小小的「青山」,加深象徵意義──天才與白癡,只一線之差。

新潮又幽默的畫風,博得許氏兄弟大力讚賞,特刊順利出版,Z Productions卻難逃結束命運,阮老師重返廣告界,得悉許氏兄弟再開《半斤八両》,他作出違反本性、史無前例的唯一一次──毛遂自薦!「這些年來,做過不同職業,全屬被動而來,包括兼職也是,就只有《半斤八両》這一張,是我主動向許氏兄弟爭取的!」許冠文忙於度橋,他成功相約許冠傑傾談,「他攜來一條還在游水的魚,可能剛從街市買完餸,許氏幾兄弟都喜歡食魚;第二次見面,後面坐着個男人,他是剛從美國回來的黃錦燊,後來聽思維(許冠文兒子)說,阿Sam有齣戲與上官靈鳳在美國拍外景(《小英雄大鬧唐人街》),在當地認識了黃錦燊。」機會難逢,他落足心機畫《半斤八両》海報,需時一、兩個星期左右,酬勞二千多元。

一畫成名、再畫更出色,老師頓成搶手貨,七七年接下《面懵心精》認識麥嘉,不經意成為人生又一轉捩點。「我和老麥幾好傾,算有些私人交情,知道我老爸書法寫得好,老麥曾叫他寫『奮鬥』兩個大字,一張放在奮鬥房、一張放在新藝城大堂;創立新藝城時,又叫老爸想公司名,老爸想了幾個,但未必適合潮流,『新藝城』就有點潮流意味。」正式加盟金公主旗下,多得任職六年的廣告公司忽然轉制度,「以前公司遷就我,雖然我是美術總監,但毋須出外開會,後來卻要我見客、講英文,好難做;當然,如果金公主不請我,我未必會離開,可是一傾妥新工,立刻拜拜。」

洪金寶即興網金魚 麥嘉貼心人肉速遞

 

初來埗到,新藝城仍未發迹,屈在始創行一個小辦公室,他連屬於自己的枱也沒有,「老闆們晚晚在奮鬥房開會,下午才上班,我便佔用石天的寫字枱,天天畫金公主院線(包括西片)的報紙廣告,新藝城所有電影海報,也是在辦公時間畫的。」他曾經造訪奮鬥房,但從未參與開會,「老麥住美孚新邨低層,有個好大的露台,養了一頭拳師狗與一缸金魚,洪金寶好好玩,上來看到金魚很漂亮,不問老麥便一手拿網撈魚走人,老麥又不會生氣。」

兄弟班打天下,老闆與員工沒隔膜,他牢牢記住老麥與石天的好──「老麥為人疏爽、豪氣,有天他說有好嘢益我,原來是部抽濕機,那個年頭比較罕有,可能他慣於美國生活,感覺香港天氣潮濕,有部抽濕機,畫畫會比較舒服一點;他不但親自送來北角我家,更提着抽濕機撐上二樓,很有心。」新藝城創業作《滑稽時代》由石天擔綱,初嘗主角滋味,「以前石天經常做配角、丑角,有次我跟他、麥嘉在半島喝茶,石天問:『你覺得我能當主角嗎?』我當然說可以吧!石天的心腸好好,最記得那天老婆帶兒子去看醫生,所乘的士出了點事,老婆的頭碰了車頂一下,其實沒有大礙,但消息傳來傳去,變成好像很大件事,石天聽到立即駕車載我去西營盤那打素醫院,沿途不斷問路,好難得、好有溫情,到今天我仍感激他。」

新藝城強調同心協力的奮鬥精神,鬼主意多多的老麥,經常落order請老師繪畫宣傳卡、感謝卡與聖誕卡等,團結上下兼收買人心。「只要麥嘉覺得有需要多謝你,如曾借出外景場地的人,便簽個名、寄張卡,四圍派給人;他經常叫人笑,最記得他叫我畫一張叫『福臨笑門』的卡,寓意別苦口苦面,就可得到福氣來,可惜我沒有收藏這張卡的原稿。」新藝城發展到中期轉戲路,隨着英雄片與寫實片抬頭,海報多用照片掛帥,老師坦言有少許失落:「其實我畫過李小龍的電影海報(《猛龍過江》外國版)……不過後來也習慣了,反正又沒有額外錢收,而且有些戲如《長短腳之戀》及《奪命佳人》等,都是我先畫了草圖,再找攝影師在studio拍攝。」

九二年新藝城解體,十一年忠心員工被迫提早離職,「我的移民(新西蘭)已獲批了,如果不解散的話,可能會捱到九五年才報到,賺多三年錢,公司對我們很不錯,每做一年獲多一個月人工(遣散),我做了十一年,便多十一個月人工,舊式公司比較有人情味。」憑雙手畫出彩虹,剎那光輝匯聚永恆經典,謙遜的他頻呼好彩:「回想起來,當初如果格蘭沒被收購,我繼續幹下去,不會有Z Productions,更不可能認識到許氏兄弟,接觸到這個圈子……一切,彷彿是命中注定!」

 

■ 撰文:翟浩然/訪問攝影:鍾漢平/部分圖片:阮大勇

關智斌 黃心穎 許志安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17/07/cover-3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