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集體回憶】陳冲卿卿之間的夾心人 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(七)

集體回憶
2017.07.01
4.8k

在《阮玲玉》的煞科宴上,略帶醉意的關錦鵬,情緒突趨激動打破玻璃,染血的手反映鬱悶與崩潰──他介紹一名上海女子與男友William認識,原意是拉攏兩人合作古董與地產生意,偏遇William忽有結婚念頭,「引狼入室」的阿關難免心情大壞……

雨過天青,適逢德國電視台出資,請阿關攝製以個人經歷為題的短片,題目暫定甚具挑逗性的《好色一代男》,「敲門找林奕華編劇,打算請譚倩紅演我母親,演我的角色則未有人選。」無奈計劃觸礁,阿關與林奕華先合作《紅玫瑰白玫瑰》,拍攝途中,他撫心自問:「關錦鵬,你是否搞錯了?」

延伸閱讀︰【集體回憶】利智主動爭演阮玲玉 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(六)

三年導演費八十萬 芳芳曼玉世紀交手

從柏林凱旋而歸,關錦鵬無奈地「被勝利沖昏了頭腦」,不幸感染腦膜炎,在公立醫院留醫十二天,埋單不過三百七十四元,當年的阿關如是說:「導演也是人,若可以選擇,為什麼有公立醫院的福利不享,而要花幾萬塊去住私家醫院?」

大導演亦是常人,何況他習慣慢工出細貨,屬圈中有名的窮導演。「由八七年開始籌備《胭脂扣》,導演費二十五萬,每個月開始領人工;到拍《阮玲玉》,導演費升至五十五萬,合計八十萬,本來分三年出糧,但《阮玲玉》逾期完成,何冠昌與陳自強都對我很好,繼續支薪。」以三年收入八十萬計,即月薪兩萬兩千多,在八十年代尾可算不俗,但又未至於位列「打工王帝」。「唔怕失禮講句,由《女人心》、《地下情》,拍到《胭脂扣》、《阮玲玉》,再到近年《長恨歌》,經濟的確有逐步轉好,但若說要負擔屋企,真正拿筆錢出來,也要等到這幾年,當上趙薇執導的《致青春》監製後,才能做到。」

《阮玲玉》上畫後三年,《紅玫瑰白玫瑰》方告面世,期間他拍了一個斯琴高娃的特輯、港台劇集《人間有情》(〈一世人兩姊妹〉),以及兩大國際級影后──蕭芳芳與張曼玉(Maggie)的世紀交手《兩個女人,一個靚一個唔靚》。「有一間日本企業找幾個導演,分別拍不同短片在地鐵站播放,我和林奕華不謀而合,都想撮合蕭芳芳與張曼玉合作,芳芳姐與Maggie都願意收封紅包來玩。」沒想過找她倆拍齣長片?「當時碰到芳芳姐,她的耳朵已不是太靈光,去年十一月尾到她家吃飯,已完全要看唇語,甚至用筆溝通。」

他主動向林奕華叩門,初衷非為了「女人」,而是從「男人」出發。「德國電視台有筆小小資金,想叫我拍齣短片,愈私人愈好,當時看了很多進念舞台劇,便找林奕華執筆,題目定為《好色一代男》,故事說我在東京街舊居,暗戀高我幾班的哥哥,他夜晚放狗出街,必定經過我家樓下,林奕華捉住這一點──有人在看街上風景,但同時那人亦知背後有對眼在望着自己,母子切肉不離皮,我做功課途中望出窗外,阿媽亦在盯着我,於是以後將衣服勾在出面欄杆,不讓我看,我覺得這段經歷好有趣。」他想找十二少(張國榮)母親譚倩紅演關媽媽,阿關本尊則未有定案,計劃已無疾而終。

斷然拒絕鞏俐要求 搞錯高偉同佟振保

未有輕輕放走林奕華,繼《兩個女人》後,一導一編,正式相會於《紅玫瑰白玫瑰》;芸芸張愛玲作品中,阿關直言鍾愛《半生緣》、《傾城之戀》及《金鎖記》,誠如林奕華所言,選拍張愛玲不是最經典的作品,更為有利嗎?「這不是我一個人的選擇,第一出版(香港)公司買下這部小說的版權,問有沒有興趣拍,並不是我想拍張愛玲,就會有人投資。」《胭脂扣》後,阿關本想再拍梅艷芳,結果《阮玲玉》落在Maggie手上;異曲同工,《阮玲玉》後,他也想再拍Maggie,上天亦未從人願。「本來由鞏俐與Maggie分飾紅玫瑰(王嬌蕊)與白玫瑰(孟烟鸝),這個想法很合理,鞏俐看完劇本表示有興趣,但她自覺應該一人分飾兩角,我卻認為鞏俐做不到白玫瑰;那邊廂,Maggie則忙着拍拖,加上劇本裏有場暴露戲,徹底給她不來的理由,即使最後這場暴露戲被刪,也未必得到Maggie。」

兩大人選相繼拉倒,紅玫瑰敲定陳冲,普遍認為深慶得人,「我覺得陳冲比鞏俐更適合,紅玫瑰放洋回來,陳冲亦自小已到美國讀書、拍戲。」相反,起用性感蝕骨的葉玉卿,化身弱不禁風的小家碧玉,爭議聲音響亮得很,阿關到今日仍然堅持:「試引用《色,戒》作例,李安找上湯唯當女主角,她是否輪廓鮮明、很完美?其實她像一張紙,你添什麼顏色下去都有趣,正如大家很記得葉玉卿拍過三級片,但請仔細看真她的臉,雙眼很大或很小也不是,鼻又不是太高,白玫瑰正正就是這樣面目模糊。」

有碗話碗,死撐不是阿關的作風。對當年同樣備受質疑的趙文瑄(有指高頭大馬、男人味十足的他,跟不起眼又欠自信的佟振保乃天與地),他坦認自己「搞錯了」!「看了《囍宴》,我確實愛上偉同,找趙文瑄來演《紅白》,我有點寄望他就是偉同,但他本人並不是這樣的暖男,他很自我保護,不讓人接觸內心;而且,高偉同之於《囍宴》、佟振保之於《紅白》,根本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,後來我都問自己:『關錦鵬,你是否搞錯了?』因為愛上《囍宴》的偉同,就要將偉同變成振保,但偉同面對直與攣,並無任何掙扎,反之振保一直糾結於理性與感性、左手打右手,是個不折不扣的偽君子!」

繼《囍宴》後,趙文瑄再一次落空金馬獎提名,陳冲與卿卿則從拍檔變對手,雙雙角逐影后,阿關嘆口氣:「在我的人生中,在金馬獎經歷過三次這樣的情景,第一次是《人在紐約》,還好張艾嘉沒有出席(結果Maggie得獎),第二次是《紅白》,第三次是《藍宇》!」八九年張艾嘉缺席金馬,他比較輕鬆,只需將焦點放在Maggie身上;五年後歷史重演,陳冲與卿卿不但同場現身,更坐在他的兩邊,一副左右為難的格局!「幸好宣布前,陳冲上台頒另一個獎,留在後台沒返原位;當知道由陳冲得獎,卿卿望一望我、捉住我手,沒說什麼,慶功也沒出席,我相信她很失望,雖然明顯陳冲的發揮機會較好,但亦有很多人說,沒想過戲中那個白玫瑰是葉玉卿。」

▂▂▂▂▂▂▂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林奕華解構:邊個「靚」,邊個「唔靚」?

芳芳姐與Maggie各有各靚,阿關與林奕華卻將她倆置於《兩個女人,一個靚一個唔靚》,究竟邊個「靚」、邊個「唔靚」?且聽林奕華先作開場白:「這齣戲是圍繞兩位難得攜手的兩代女星的年齡、氣質與心境來發展,因為只有十二分鐘左右,寫劇本時用了意識流手法,讓兩位女星的發揮空間可以更大,也是對女人的『典型』和『刻板』,作了一次辯證的嘗試。」重溫無期,聽他紙上談戲,如何因應兩位影后的不同條件以作調度,倒是樂事。「第一個鏡頭,芳芳面對曼玉,曼玉左顧右盼,逃避芳芳的目光,過了一段時間,才接招般看回芳芳,沒有對白,但給短片定了調──什麼是『成熟』,表面上芳芳是成熟那個,但接下來一連串她在各組喜劇片段的換裝、表演,隨之少女起來;反過來,曼玉作同一類造型,或另外著裝,卻有着某種滄桑,所以,有這麼一幕,芳芳是小公主、曼玉是黑妖后,二人時而對立,後來又攜手起舞;最後在一個亂世的防空洞裏,好強的少女讓位給柔軟的女人,這是一種自我蛻變,靚與唔靚不再是女人互相對照的比較心理,卻是前輩後輩都要經歷的心路,青春可以靚、成熟可以靚,最唔靚,是沒有經歷。」

 

■ 撰文:翟浩然/部分圖片:關錦鵬、林奕華

延伸閱讀︰周潤發推薦劉德華? 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(一)

與鍾楚紅有段奇緣 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(二)

梁朝偉失場、周潤發識做 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(三)

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 金馬獎救了《胭脂扣》(四)

張曼玉紐約爆喊 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(五)

馬國明 許志安 關智斌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