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集體回憶】梁朝偉失場、周潤發識做 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(三)

集體回憶
2017.06.03
4975

八六年八月,替《地下情》宣傳的關錦鵬透露,正為威禾籌拍新戲,將再度起用《女人心》雙旦繆騫人與鍾楚紅鬥戲,男主角換上了呂方,但此戲胎死腹中,結果阿關「胭脂」是福,整件事可謂峰迴路轉──「陳自強找我入威禾,其實是想拍《霸王別姬》,但《霸王》拍不成,繆騫人、鍾楚紅那個劇本又沒下文,湊巧唐基明退出《胭脂扣》,原定演員已經甩甩地……」

有說阿關接手的第一個任務,是要留住梅艷芳,他一口否認:「沒有這回事,阿梅一定是如花!」

劫殺案嚇煞張叔平 馬斯晨拒現身說法

票房僅過五百萬的《地下情》,商業上無疑不算成功,但隨年漸長愈受青睞,由米舖少東(梁朝偉)、冷酷模特(溫碧霞)、絕症探長(周潤發)、過氣明星(金燕玲)、被殺歌女(蔡琴)交織而成的情感瓜葛,暴露深藏大都會的壓抑氛圍,沒譁眾卻能取寵。

阿關逐點擊破:「以前中環有間club叫Underground,在那個環境看各式人等好有趣,米舖少東是葉童丈夫陳國熹,金燕玲初來香港發展時,寄居在一個香港女明星的家,大家不是平起平坐,將她的委屈轉化成戲中與蔡琴的關係,金燕玲改演欺負別人的角色。」謎一樣的蔡琴遇害,亦受真人真事所觸發:「我和張叔平有位共同朋友住干德道,有晚半夜,聽到有人歇斯底里叫救命,但不知從哪裏傳來,不知發夢還是真有其事,朋友便繼續睡覺,怎知翌朝上班,下樓看到黑箱車,原來事發正在朋友的家樓下,賊人入屋爆竊被撞破,屋主慘被亂刀捅死!」一個人住的張叔平,感到有點不寒而慄,叫阿關來他家陪伴一個禮拜,並主動讓出大牀。「這麼親密地生活,有些事在發酵、變化,但我和阿叔沒因此反臉,至今仍是好朋友,將這份觸動交給邱剛健,加上Underground、陳國熹、金燕玲與同住的女明星關係、劫殺案,還有馬斯晨拼湊成一個故事出來。」

又關馬斯晨事?阿關坦言,溫碧霞所演的冷酷模特,根本就是想馬斯晨現身說法,親自演繹本人的寫照!「溫碧霞那個角色,其實想找馬斯晨來演,但馬斯晨說角色照着她來寫,感覺太貼近自己,何況她也不想再演戲;當馬斯晨來不了,溫碧霞與珠城的關係,大家都清楚不過了,找她來演算幾大膽,由《靚妹仔》跳火車,到《停不了的愛》濃妝艷抹,忽然要戴墨鏡、穿戴樸素,都多得張叔平令她這麼有型。」馬斯晨早有意轉向幕後發展,當過《花城》場記,也曾是《女人心》的副導演,「當日《投奔怒海》試新演員,投考的女生不止馬斯晨一個,但試完她,我已對許鞍華(Ann)說,前面那些都不用理會了,等於今日再看《地下情》,如果由馬斯晨來演,一定比溫碧霞有趣,這樣說或許對溫碧霞不公平,但馬斯晨可呈現較多複雜性。」

男主角梁朝偉仍是電視台紅小生,當年有傳他經常遲到,令阿關無所適從,他有碗話碗:「梁朝偉在電視台工作好忙,來到劇組有點不集中,好瘦、好凹,狀態不是太好,有一場在天文台道舊樓,向偉仔、周潤發、溫碧霞、金燕玲發了通告,差不多等到半夜,他失場、音訊全無,整場戲唯有取消。」下一個通告,拍火化蔡琴的棺木,又是那四個演員同場,偉仔沒玩失蹤,但還是遲到。「周潤發很識做,在梁朝偉到場前,他特意提醒:『喂,阿關,一陣提都唔好提佢嗰晚失場!』如果發仔沒說,我也不會提,就當沒這件事發生,讓他自己檢討。」

成龍不敢試演霸王 交換梅艷芳張國榮

阿關從來不是高高在上的權威式導演,甚至可以能屈能伸,回頭再當《夢中人》與《龍兄虎弟》的副導演。「曾志偉在《女人心》與李默客串了一場戲,雖然當時對《地下情》已有想法,但志偉要拍《龍兄虎弟》,想我去協助南斯拉夫的外景,他開到聲當然沒問題,成龍意外受傷時我也在現場,休息後復拍,導演已不是志偉,像《烈火青春》的翻版;《夢中人》則因為區丁平,他的《花城》我已當副導演,再叫我幫手,自然便去了。」

《地下情》後,他曾構思一個發生於上海的故事,卡士鎖定繆騫人、鍾楚紅與呂方,原定由威禾投資。「繆騫人與呂方演姊弟,呂方與鍾楚紅則是情侶,兩個女人互看對方不順眼,男人成為磨心,但結果沒有拍成。」他之所以加盟威禾,又是伯樂梁李少霞穿針引線:「陳自強忽發奇想,有意改編《霸王別姬》,想找成龍演霸王,但他沒有買版權,只是試探成龍演不演,因為和梁太要好,他想找我執導這齣戲;成龍一度都想試,後來還是不敢,張國榮亦已公開推掉,版權輾轉落在徐楓手上,我則繼續留在威禾開戲。」

那邊廂,威禾正積極研究,將李碧華另一本著作《胭脂扣》搬上大銀幕,卡士已定,無奈劇本寫了七、 八稿,仍未能正式開機。「本來梅艷芳演如花、鄭少秋演十二少、劉德華演永定、鍾楚紅演楚娟,但磨得太久,劇本依然未成熟,唐基明退出不當導演,演員又開始甩甩地,陳自強叫我接手,我問介不介意請邱剛健重寫?《投奔怒海》珠玉在前,李碧華很尊重邱剛健,放手讓我們重新建構劇本,我曾諮詢看過之前劇本的人,知道本來比較跟小說而走,一來就是現代華僑日報的場面,我們卻將整段三十年代搬在前面。」

傳聞阿關肩負的另一個重任,是要留住一定不能「甩」的梅艷芳,「沒有這回事,她簽了嘉禾,何冠昌又是她的契爺,如花一定是她!反而鄭少秋甩咗(張國榮曾說他因沈殿霞突然有孕而辭演),我們有想過嘉禾演員韋白,但歲數有點不對,當時吳啟華演過一些民初戲,有那種風流倜儻,基本上已定吳啟華演十二少之際,有天梅艷芳找我……」阿梅並非嫌棄吳啟華唔夠班,只是如花與十二少的對手戲太重要,為了效果,她另有建議──「阿梅說,不如找張國榮吧,但先要跟何冠昌與張國榮好好溝通,她準備替新藝城拍一齣戲,換張國榮來拍這齣戲;為梅艷芳跨刀,張國榮也幫手出力,結果新藝城同意,阿梅拍的那齣就是《開心勿語》。」

張國榮為阿梅兩脇插刀,但始終以戲論戲,阿關並沒有刻意加重十二少的戲分,「我和邱剛健都覺得,前面如花與十二少芳華正茂,到最後看到他潦倒,那種遺憾與可惜,對比啱數就夠。」相信廣大戲迷必定同意,若十二少不是張國榮,梅艷芳演如花決不會如此光芒四射,「第一場親熱戲,睡在牀上食鴉片後,十二少搓如花個胸,換上吳啟華,就算阿梅肯讓他搓,他也未必做得到。」

■ 撰文:翟浩然/部分圖片:關錦鵬

關智斌 黃心穎 許志安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