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集體回憶】穿針引線促成新藝寶 泰迪羅賓樂在新藝城(四)

集體回憶
2017.05.06
3.8k

如日方中的新藝城,強勢涉足唱片業,偕寶麗金結盟成立新藝寶,穿針引線的是泰迪羅賓(Teddy),他謙言:「在新藝城與寶麗金面前,我算老幾?股份我佔最少,有參與但介入不多。」

本來,新藝寶並非鼎足而三,該是四權分立──構思中的第四位股東,正是公司的創業一哥許冠傑(Sam)!

被誤追女大呼冤枉 一見鍾情拍板開戲

《陰陽錯》大收旺場,混雜笑料與詭異的靈幻片種,成為八四年新藝城的一路奇兵,除了爆冷大收的《開心鬼》,及姜大偉執導的《上天救命》,《靈氣迫人》及《鴻運當頭》均由泰迪羅賓監製。「《靈氣迫人》是因為認識了那位探長,即是戲裏羅烈那個角色,雖然有真人存在,但故事是憑空度出來的。」黃百鳴找Teddy監製時,整齣戲已在醞釀,並非由頭跟到尾,Teddy最深刻的記憶,只是一個字──屈!「我推薦麥潔文演女鬼歌星,當時她剛剛走紅,誰料被幾個老闆『唱』:『你想溝女就溝女啦!雷安娜又係咁,啲taste都係咁上下,林青霞就話啫!』真冤枉!麥潔文、雷安娜當然不及林青霞、張艾嘉那麼有艷光,但看來都是有學識、有思想的女生,老闆話唔啱,以為我在追女仔,不肯簽!」若認定麥潔文不合心意,何以三年後又請她再演《奪命佳人》?Teddy笑道:「可能之後又覺得人家不錯,有點後悔,再找她演《奪命佳人》吧,但已與我無關了。」

他依稀記得,那位懂得鬼神之說的探長,乃導演黃志強的好介紹,「黃志強對靈異的東西很感興趣,我卻愛講人性,靈異之說是真的嗎?我會提出很大疑點。」Teddy、黃志強與章國明,曾有意三人合導一齣戲,只是人多未必好辦事,過程中枝節頻生。「我給了章國明一條橋,故事說一名辣手神探殺死了一對雌雄大盜後收到電話,老婆快要分娩了,他連忙趕到醫院,一入電梯看到兩個人影,回頭看好像就是那對大盜,上房看到老婆誕下一對龍鳳胎,胎印看來就是槍孔!這是單無頭公案,拍短篇會蠻好看,以阿章的功力,神探與大盜鬥法那段戲,可以玩動作、飛車火併,但當時他很固執,又愛變,將故事改在越南發生,愈變愈怪、愈拖愈長!」

面對阿章的堅持,Teddy願意成人之美,主動退出讓他與黃志強各享一半戲,「沒所謂,我是老闆身邊的人,一直覺得阿章好掂,極力sell給老闆,同時我也欣賞黃志強,提議不如玩一齣懸疑片,老闆話只要我湊得掂便沒問題。」一拖四、 五個月,麥嘉打探消息下,竟對黃志強那個故事「一見鍾情」,立即拍板開工!「那是肥Kent(鄭則仕)的真人真事,他的大哥曾有絕症,瀕臨垂死邊緣,肥Kent走去拜四面佛,祈求若大哥得救,他願意付出一半性命,結果大哥神奇地康復,肥Kent才知驚:『現在我已三十多歲,假設有八十歲命,那豈非很快就要死?』《鴻運當頭》就是基於這一場戲而度下去的!」Teddy演戲中得重病的弟弟,肥Kent為救他出盡法寶,「我被黃志強糟躓得好辛苦,有場在醫院天台十號風球,狂風暴雨兜口兜面向我噴過來,好記得這場戲。」

一石二鳥巨星回歸 簽下星爺卻沒錄音

《鴻運當頭》號稱是「新藝城一九八五年第一炮」,同年新藝城真正劃時代的「一炮」,當數跨界與寶麗金合組新藝寶,穿針引線的「重炮手」,正是Teddy。「有次鄭東漢(Norman)跟我提起,許冠傑離開寶麗金轉投康藝成音,推出兩張唱片均反應一般,橫豎我與阿Sam死黨,又即將合作《打工皇帝》及《衛斯理傳奇》,問我覺得新藝城可有興趣染指唱片界?」Norman這個提議可謂一石二鳥,「自阿Sam出走後,譚詠麟紅得很交關,我們認為阿倫應該沒事,但畢竟阿Sam從前是寶麗金大哥,回巢內心可能有點不舒服,成立新公司的話,寶麗金既可以擴展業務,阿Sam也可再做大哥,本來更預了他做老闆,阿Sam卻不想,只有興趣來做大哥。」

Teddy返新藝城稟告,老闆們表現興奮,更言明要壓過寶麗金做大股東,造成新藝寶三分天下,Teddy佔兩成股權。「我喜歡音樂,卻從來不在音樂圈子裏,唱片行有很多很棒的人,既然請得陳少寶過來執政,就要相信他的能力,董事會我有出現,但我早有先見之明,不應該介入太多。」阿Sam果為新藝寶打響頭炮,憑《打工皇帝》主題曲《最緊要好玩》重振聲勢,及後陸續簽下張國榮(Leslie)、Beyond、王靖雯(王菲),開創一段光輝盛世。「簽張國榮不會賺很多,因為他有話事權,但替公司賺到名聲;我們還簽過周星馳,不知何解阿Lal(陳少寶的繼任人)沒有替他錄音。」

阿Sam與Leslie均屬新藝城旗下演員,投身新藝寶順理成章;同一道理,葉蒨文(Sally)原應亦順勢加盟,雖已簽約,但臨門一腳被黃柏高(Paco)成功留在華納,Teddy說:「Sally覺得新藝寶不適合她,與其簽了約做得不開心,不如放她一馬;期間只得太極有官司糾紛,卻因為合約寫漏了兩個字,唯有放手。」九十年代初,新藝城解體,新藝寶仍繼續運作,但已跟麥嘉、石天、黃百鳴與Teddy劃清界線,「三位老闆分手時,將盤生意賣回給寶麗金,反正新藝城也不存在了,我還拿着股份幹什麼?賺了那麼一點錢就算了!」

▂▂▂▂▂▂▂▂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兩度與華納交手 陳少寶硬鯁死貓

到底當年合約漏了哪兩個字,致令新藝寶放走太極?時任主政人陳少寶解畫:「跟Small Music(太極前公司)解約後,太極與新藝寶簽下臨時合約,適值樂隊熱潮再起,華納高層Paul Ewing很喜歡太極,一看合約下發現欠了『獨家』兩個字,便對七子說這份約不成立!」即使太極決意投奔華納,始終新藝寶有合約在手,大可以「共享」太極吧!少寶輕描淡寫:「如果條氣唔順告到法庭,我們也不會失去太極,雖說不是『獨家』,但也可與華納一同擁有,然則這樣會玩死樂隊,華納出碟,我又叫他們開工,累鬥累,何必呢?反正我們也有疏忽,算吧!」七子曾說,跳槽華納乃因新藝寶遲遲未能為他們出碟,少寶回應:「公司有自己的出碟日子,到後來知道華納來搶人,就更加不會為他們錄音那麼老襯!」

冤家路窄,之後新藝寶與華納為葉蒨文再一次交手!「新藝寶開檔,Sally既與新藝城合作愉快,又和施南生關係非常好,簽約變得很合理,到Paco出盡甘詞厚幣挽留,Sally看重的不只是錢,開始明白合作下去,已不關施南生的事,不認識誰是陳少寶,她對新藝寶的信心,自然不及留在華納般大,何況替她做音樂的,就是日後的丈夫林子祥。」好事多磨,Sally與新藝寶合作的消息一出,竟成了Sally對新藝寶缺乏信任的有力憑證!「她對老闆說,還未開始合作,公司的人已將風聲走漏,叫她怎麼有信心繼續下去?能簽下這麼有號召力的大歌星,我決不會做對公司生意有影響的事,欲辯無從,我硬鯁這隻一生也不能忘記的死貓!」

更甚,少寶曾聽聞Sally態度之堅決,不惜將個人前途押注!「我聽到她對老闆說,若新藝寶不願意解約,那幾年她索性不唱歌!」事已至此,少寶只能慨嘆跟她「有緣無份」,「從事唱片行的朋友都知道,若勉強與一個大歌星合作,在信任不足的情況下,叫他(她)錄音就話肚痛,叫他(她)宣傳又喊失蹤,所付出的精力,遠比栽培另一個歌星更甚!好來好去,弄到關係那麼僵,又何苦?」

許志安 星級企業大獎2020 馬國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