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《末代皇帝》否極泰來 黎筱娉砌出不倒王國(三)

集體回憶
2017.02.11
3.7k

今日,黎筱娉致力推廣「安老在家」,藉「關護長者協會」深入社區,但毫無疑問,黎姑娘仍心繫電影。「當年曾蔭權約我上他的辦公室,說那屆是他的最後一份施政報告,如果電影界需要政府幫忙,落實執行任何政策,我們便要出來承擔、替他解畫,結果成立一個籌備委員會,兩年後再成立電影發展局,期間我和吳思遠等委員爭取了很多東西,如資助製片商及學生拍片,令電影業再次蓬勃起來。」

按規定,委員在位最多四年便要落班,她慨嘆新一批未能接軌,「我有同事加入了,說做得好辛苦,只能跟我們以前那套,新步伐又行不到,全世界已趨數碼化,反正數碼港有條『大水喉』,可由外國輸送電影進來,明年國內亦會實行同樣方法,香港必須要同步進行……唉,有時我就係忟呢啲!」正是這份「肉緊」,一直催促她無私奉獻,之所以有電影分級制誕生、香港電影金像獎愈搞愈大,黎姑娘絕對是幕後功臣!

十八個月定分級制 熱血青年嗌到反枱

電影分級制面世以前,電檢制度經常令人無所適從,黎姑娘每天上班的必備節目,是跟電檢處開戰。「同事整天告訴我,電檢處又要剪些什麼,我唔抵得,不斷爭取、去拗,那時審批根本沒準則,好像要看個別專員的心情,浪費太多時間,我便說,外國有將電影分級,為什麼香港沒有?沒人理睬我,我覺得要找行業代表出來,利用我的寫字樓去call會,一call反應很好。」除了商議三級制,另一個催生影協的重要因素,乃電檢處醞釀加價,「因為他們說要自負盈虧,我便替他們計數,原來所謂的『盈虧』,是包括他們所辦的電影節,為什麼要我們承包所有費用?」

雖然走在最前線,但黎姑娘從沒料到,自己會當選第一屆主席。「點票後,大家叫我出去代表向記者發言,我問為什麼,他們說覺得我中立;一做三年,由洪祖星接手到現在,因為最初會規定得有問題,我認為應該六年一任,但現在須全部會員同意才可修改,弄至他一做已二十多年。」大概基於會員將焦點集中於商議三級制法則及條例,掛一漏萬吧。「三級制傾了足足十八個月,牽涉法律關係,有位譚律師義務全程幫手,最記得有一晚傾到兩點幾,他說:『黎姑娘,真的不行了,我要走,老婆要生!』他的女兒長大後也愛電影,或許是『胎教』吧。」

不但賠上了時間、心力,黎姑娘更為此打破慣例,雙眼「當殃」!「大家剪了很多片段出來,討論邊啲得邊啲唔得,我從來不看鹹片,也不會發行這類戲,但專做鹹片的行家,叫我一定要通過他的戲,唯有被迫看了很多,弄出一個尺度來,那位行家是熱血青年,正藉鹹片賺錢,跟我們嗌到反枱:『為什麼不通過我的戲?』我說不是不通過,以三級上畫便可以了!」八八年十一月十日,分級制正式推行,首齣以三級上畫的電影,正是十一月十七日開畫、由黎姑娘發行的西片《天使追魂》。「有些鏡頭被保留了,也可能是第一齣三級片,觀眾有些好奇,賣座不錯(票房三百八十多萬)。」欲罷不能,影協主席再下一城,連任第八、第九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籌委會主席,「第一次跟無綫斟洽轉播費,簽了三年,記憶中好像是三百多萬(每屆);做了兩屆,唔掂,我甚少看中文片,怎能當主席?跟梁李少霞解釋,由她接任,甫完騷便抱着我哭,好大壓力,當時有些明星又不給面子,不願出席。」

紅鸞星動越洋求婚 連番斷片無地自容

八八年,是她值得紀念的好年頭,八月偕拍拖多年的謝里歌,在美國終成眷屬,九月回港廣宴友好,「媒人」竟是新聞界──話說宣傳《末代皇帝溥儀》期間,她無意中向記者透露,求籤得知將「紅鸞星動」,身在美國的謝里歌接到朋友寄來的剪報立即求婚,她笑:「我既不是明示、也沒有暗示,年年公司例必會去黃大仙還神,我本身是天主教徒,大圍事沒所謂吧,解籤總是叫我要親力親為,偏偏那一年說我會紅鸞星動,實際我不太清楚箇中意思,跟記者喝茶時無意中直說出來,有人轉告我老公,果然在那一年成事!」

那真是否極泰來──從買下《末代皇帝》開始,她的心一直懸在半空、七上八落,久久未能安定下來。「八六年,金雞百花獎邀請我出席,適逢《末代皇帝》正在開工,我去現場看拍戲,那是餵溥儀喝奶的一幕,我覺得製作好認真,封了大半個紫禁城來拍,當下已立定主意,要追着這齣戲來買。」片主開出超高的二十萬美金,她有點怯,但還是手顫顫簽約,「貝托魯奇的作品偏長,香港排片有一定難度,邊買邊擔心;到日本電影節獲邀為閉幕電影,我看完試片立即回酒店,第一個電話打給尊龍,恭喜他拍了一齣好戲,第二個電話打給老公,說這齣戲真的很成功。」

她一心以為大家會有同樣反應,竟換來一盆又一盆冷水照頭淋!「試片後,大家都說這齣戲不行,李翰祥又在報紙罵足七日,炮轟為什麼要借紫禁城給外國人拍戲?」重重險阻,激發她迎難而上,在碧麗宮舉行盛大首映禮,連港督衞奕信亦是座上客。「招呼所有嘉賓入座後,我好心,叫同事先走,自己留守現場便可以,怎知放映途中,銀幕突然漆黑一片,我放下皮草、踩着三吋高跟鞋,跑上去看發生什麼事,五分鐘後換了第二部機,繼續。」她沮喪地返回座位,然而不可思議的真人真事再來,第二部機又壞了!「戲院方面也說從未試過,好像撞鬼一樣!沒有同事在身邊,我又再獨個兒跑去,這次停了近十分鐘,觀眾很安靜地等着,但我已十分尷尬!」

冠蓋雲集,她羞慚得無地自容,一直躲在放映室看畢全場。「完了送客,個個都讚是齣好電影,但我只懂邊哭邊說對不起,試過這次之後,我再不敢在首映只得一個人支撐大局!邵氏知道這件事後,邵逸夫立即親自下命令,更換全部放映機,幸好碧麗宮有三部機,換着是其他戲院就慘了!」《末代皇帝》在港大收近二千萬,雄心萬丈的她,居然想挑戰不可能的任務,乘勝再攻台灣!「當時台灣不准放有關國內的片子,我叫朋友嘗試買下,價錢不貴,問題是怎樣入去?湊巧我認識有人與未當總統的李登輝相熟,就這樣弄妥了,一開票房已賣光,戲院門打開,很多沒飛的人衝了進去,霸佔人家的座位,混亂到要警察到場維持秩序,五年前有台灣朋友告訴我,這齣戲仍是入場人次的最高紀錄保持者。」 ●

▂▂▂▂▂▂▂▂_________________

下回預告

尊龍初度訪港,是為《龍年》而來,「起初他很不願意來,因為他有個心結!」

成功與迪士尼結盟,率直的黎姑娘再次流露真性情:「我好谷氣,捉住個總裁講:『梗係啦,你又掛住趕飛機!』」

下期《明周》,龍過雞年。

鄭秀文 馬國明 黃心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