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第一桶金到第一滴血 黎筱娉砌出不倒王國(一)

集體回憶
2017.01.28
3580

翻開黎筱娉的檔案,也真夠架勢堂,她不但早於六九年成立洲立影片(發行)有限公司,開創購買香港電影海外版權,再行銷世界各地的先河,更是香港影協的創會會員兼首屆主席,也曾任第八及第九屆金像獎籌委會主席,成功向電檢處爭取訂立電影三級制,近至九十年代發起打擊盜版活動,黎姑娘亦一直站在最前線,出心又出力!

半世紀的香港影圈發展、變遷與創建,堪稱皆與黎姑娘有關!「我想,這一生都離不開電影了!」纖瘦如她總是笑瞇瞇,溫婉背後披荊斬棘、歷盡起跌,終砌出不倒電影王國,「女人做生意,最好就是看不起我,以為’靚’妹做得乜嘢吖,但就是讓我幹出成績來!」

改宣傳稿扭轉乾坤 賣到斐濟養起公司

訪問在黎姑娘旗下的MCL海怡戲院進行,猶記得九十年代初,她曾慨嘆戲院生意不易為,既要每日緊張票房,電話又要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長開,以防有任何突發事情發生,趁方逸華出售碧麗宮,身心俱疲的她決定抖一抖,暫時放手。「繼續發行電影,但原來沒戲院好難,想排在什麼檔期,總是不行,所以我又重新來過,由〇五年美麗華開始,之後方小姐又問我有沒有興趣做翡翠、明珠(即如今MCL JP銅鑼灣戲院),就這樣一直建立到三十幾間。」從前的「午夜凶鈴」,動魄驚心,「有一次戲院電掣着了火,同事好惜我,沒通知,翌早朋友打來問候,原來消防員也來了,我便跟同事說,有什麼都要告訴我,結果有一晚深夜點幾鐘電話響,JP銅鑼灣的廁所玻璃門突然整塊碎裂,幸好玻璃碎成一粒粒,不致傷害太大。」

名義上她已退休,將電影事業交予兒子接管,專心推動關護長者協會,倡議「在區安老」,實際上她仍維持每天審閱票房報表的習慣,離不開銀幕世界。「開畫依然會緊張,因為由想片名、弄海報到宣傳,同事做了好多工作,以前一開十二點半,票房好的話,數字就會好快遞入我的辦公室,否則會好慢,整個發行部情緒低落,這個時候我又扮演一個安撫角色,看看宣傳稿能否更改一下,有時真的可以救到!」她最難忘七五年開畫的《小孩小豹小情人》,「那是一齣合家歡電影,甫開畫反應欠佳,我整個人發茅,立即改宣傳稿,那時要用人手剪貼,再去中環交稿發出去,果然生意回復理想。」

七五年,是黎姑娘人生一個重大轉捩點,她決定結束與菲律賓籍丈夫的首段婚姻,將事業重心放回發行生意,「當時我對電影沒有特別興趣,只是要做就做到最好!」她本來立志當護士服務人羣(因此得名「黎姑娘」),但為父母強烈反對,「以前好興打補針,醫生教過配藥打針,我真的可以幫人打,媽咪好驚,爸爸不許我做下去,適逢烏拉圭領事館請人,便改行當秘書。」她在領事館邂逅首位丈夫,沒想到從此開展一世輝煌事業,「動作片沒有地域界限,很多男生愛看,第一任丈夫買下很多香港武打片,配成英語在菲律賓上畫;後來我跟片主說,不如出售全世界版權(東南亞除外)給我,每齣五萬美金,他們當然說好,本來就沒有這個收入。」她既可想出這個劃時代的創舉,也能付諸實行,將香港動作片帶到意想不到的國度,「雖然我只買獨立製作,但邵氏很多導演都會私下拍戲,如張徹便拍了《小拳王》及《方世玉》,所以質素有一定保證;收入要看能賣到幾多個埠,除了歐洲、中東等不同國家,甚至連斐濟羣島都賣到,他有份養起我公司,叫我每個月交四部片,每齣可賺一百美金,對我極度信任。」

拍片失敗欠下巨債 重映舊片連下兩城

洲立「立」晒幾大洲,七十年代初,第一個百萬已很快到手,酷愛拍片的丈夫實行親自操刀,重金從荷李活請來羅拔米湛的兒子基斯杜化米湛參演《中國敢死隊》,賢內助挑起製作重擔。「他只識英文,語言不通,要我孭起,廿幾歲女沒有經驗,心口得個勇字就去馬,到台灣、菲律賓取景。」勇字當頭衝鋒陷陣,卻不知前路滿佈地雷,「《中國敢死隊》需要很多制服、貨車,起初由監製去傾,說台灣政府答應借出來,我們便拉隊去台灣,怎知去到完全不是那回事,唯有自己去做,但做出來又不像,拍了八千呎菲林宣告胎死腹中!」

從第一桶金到第一滴血,這個血流成河的停拍決定,應該下得相當艱難吧?她嘆口氣:「對我是人生一個好大打擊!當時懷着七個月身孕,決定獨個兒搭火車從台中回台北,抵達時發了封電報,吩咐將所有值錢的如制服、卡車全賣出去,以付工作人員的酬勞,然後自己買機票回港;最初打算投資五、 六十萬,拍下來變成百幾萬,到最後結束時,欠下銀行三百萬(!),試想一下,那是七五年,五萬元可買一層樓!」重整旗鼓,她點算轄下片倉,盡量發掘財源。「我一直賣中文片,到歐洲時又會買些西片回來,朋友介紹我認識利舞台的人,以前利舞台主力做live show,show與show之間有空檔,這麼浪費何不放電影?一切就是這樣開始的。」

大概老天爺不忍弱質女子支撐大局,很快便讓她執到寶。「我去買片,人家給我看新片與舊片,舊片自然較平,看到五七年製作的《孤雛血淚》好感動,這齣片曾在香港公映過(五八年),但不行,我去查探為什麼,原來時間很重要,故事講述父母雙亡,幾個孤兒聖誕夜被送出去,為孤兒院全部接收,我便說一定要爭取聖誕檔期上畫!」回港後着手行動,行家都覺得這個女人瘋了!「套戲已給做死了,我又去做,豈不是傻了?我求人家給我機會,恰巧利舞台在聖誕有期,又找到大角咀英京戲院,我好努力學做marketing,約編輯、電台DJ一批批看戲,開始試片場的概念,吃飯時再帶領大家討論這齣戲,入腦後文章寫出來,宣傳助力很大。」她又想到在戲院派紙巾,進一步將這齣苦情僱淚戲的口碑散出去,「一開畫,我站在英京,看到有觀眾搭的士來看,我簡直覺得驚喜,不但派紙巾給他們,還要派給自己!」

奠下基礎,仍要繼續爭取好片,準備充足的黎姑娘,會替每齣發行過的電影,整理一本宣傳剪貼簿,讓初相識的片主一覽以往的好成績。「第一次在美國看《午夜快車》的試片,我緊張到全程坐直身子,背脊沒一秒鐘貼近張凳;嘉賓請柬又弄成護照一樣,連哥倫比亞公司都話正,以後所有電影都交給我發行。」由哥倫比亞出品、珍芳達主演的《女賊金絲貓》,成為繼《孤雛血淚》後,黎姑娘又一起死回生之作。「那一次我被困在紐約看片,三日看足幾十部,餐餐食三文治,其中看了《女賊金絲貓》,之前曾在香港公映,也是不行,我帶回來重映,做好多宣傳,剛巧哥倫比亞美國大老闆來港,以為我知道他來,故意上這齣舊片,後來才發現這齣戲已賣斷給我,所以哥倫比亞香港分公司經理憎到我死,重映反應好,那就是反映他做得不夠好了。」●

▂▂▂▂▂▂▂▂_________________

下回預告

最初史泰龍登陸香港,《洛奇》賣座一般,黎姑娘卻斥重資押在《第一滴血》,又邀請猛龍過江宣傳,「六個保鑣隨身,我說香港很安全,監製解釋那六個保鑣不是用來防人,是用來防止史泰龍……」

兩星期收逾九百萬,片主當面表達不滿,無比委屈的黎姑娘氣炸了肺,「咁你下一部戲唔好再俾我!」當時男友謝里歌眼都凸埋,心想:「你做乜發神經?」

下期《明周》,真心換情深。

馬國明 鄭秀文 關智斌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