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晚殺晒成條彌敦道 朱咪咪唱出酒廊傳奇(二)/III

集體回憶
2017.01.14
3538

腹大便便繼續搖錢 酒廊式微即踏新路

酒廊慣例搭正開騷,每位歌星唱四十五分鐘,搶手如咪咪姐,便利用短短十五分鐘閃電走場,她吃吃笑:「第一間開晚上九點,美麗華地庫的新麗晶(也正是她首間駐唱的酒廊),唱完落旺角西洋菜街美國牛扒屋,再去旺角中心金麗華,十二點殺到尖東翠麗華,然後趕埋西貢街富麗華,總之殺晒成條彌敦道!」飛車重任不能假手於人,「初初仍維持每場兩、三百,抄一張牌豈不是等同白做?所以我老公一定在下面等,試過飛去灣仔荷李活唱,但差不多次次遲到,隧道塞車!」

都說酒廊刀光劍影、品流複雜,咪咪姐卻說從無惹過麻煩,更形容是「親子活動」:「很多父母帶小朋友來吃飯聽歌,看到我時會叫小朋友喚我auntie,所以酒廊的人都習慣叫我auntie;客人知道我要趕場,都不會怎麼騷擾,最多是經過時和我hi和bye,有幾個客甚至好到,我剛唱完已埋定單,一收咪,他們已上了的士,在下一場等我!」以前大家都用公家咪,後來發覺口沫橫飛下沾滿細菌,是以歌手皆會自備私家咪。

之所以一再安歌,全因為開心無價,「我不會講粗口,亦不唱鹹濕歌,一上台就是樂隊的發揮時候,我說什麼,他們都搭嘴,客人聽到好好笑;酒廊界有個傳說,只得朱咪咪可以在台上鬧客──『作死呀麻甩佬,信唔信我閹咗你?』那些客愈被罵愈開心,因為自覺成功了,令朱咪咪有反應!」朱咪咪式棟篤唱大受歡迎,難免惹來同行跟風,「一切並不是刻意構思,而是看觀眾反應臨場執生,這是訓練有素,亦很靠班樂隊插科打諢,他們隊名叫Chao,所以我叫他們『臭口band』。」

貴為翠麗華王牌,後期咪咪姐每場身價已升至四百,八八年懷了第一個兒子,老闆依舊要留住腹大便便的搖錢樹,「直至我跟老闆說,不行了,沒有一件衫、一條褲可以穿得落,他才願意放我走。」八九年三月,她返星馬誕下長子馬健庭,四月回港遇上民運事件,市道轉淡,「真正令酒廊走下坡的原因,是卡拉OK的出現。」翠麗華老闆移民,轉數快的咪咪姐偕老公接手經營,加入卡拉OK又賺一筆,及後業主將租金由每月五十萬狂加至八十萬,她無奈離場,正式撤出翠麗華。

酒廊式微,何去何從?原來,老天爺已替她安排一條新路──「有一天,馬丁(agent)打電話來,叫我唱紅館,要知道紅館是當時的最高殿堂,我從未入過,連演唱會也未看過,你猜我怎麼回應他?『黐線!』然後收線!」時值尹光正在籌備首次紅館演唱會,他本想邀請方伊琪或盧海鵬擔任嘉賓,但幕後覺得方伊琪歌路偏靜,兩者格格不入,若換上鵬哥,兩個男人在台上玩些什麼好呢?異性相吸,於是有人想到鬼馬的咪咪姐,「後來馬丁再打來,說真的想找我當嘉賓,事前他帶演唱會監製到翠麗華聽歌,看到我與客人玩到嘻嘻哈哈,知道我適合,立即扑鎚!」 ●

▂▂▂▂▂▂▂▂_________________

下回預告

試盤成功,咪咪姐一年內三度踏上紅館,又加盟無綫拍劇、演《歡樂今宵》,江湖上一直有傳她與尹光不和,「還是那一句,人在做、天在看!」

跟星爺先後合作《審死官》及《唐伯虎點秋香》,「最驚是唯一一次,吃了很多NG!」

下期《明周》,今天的我訴心聲。

馬國明 許志安 鄭秀文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