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晚殺晒成條彌敦道 朱咪咪唱出酒廊傳奇(二)/II

集體回憶
2017.01.14
2524

樂隊搭嘴哄堂大笑 誤打誤撞模仿絕活

「婦唱夫隨」,朱咪咪在港落地生根,夫君馬坤真則成立東亞製作公司,專請外地歌手來港獻唱。「起初主要唱酒樓、夜總會,我們收費不貴,每場兩百多元吧,但賺幾多全部自己落袋,不像從前唱愛羣支月薪。」這個時候的咪咪姐,仍沿用最傳統的表演方式,歌與歌之間只懂生硬介紹:「接着下來,我要唱的是……」因為她仍在適應香港的演出生態,「以前愛羣很多『老友記』,主要聽國語時代曲,但真正來到香港發展,才知道廣東歌的重要,幸好有《分飛燕》、《禪院鐘聲》等幾首歌頂住,之後再學《上海灘》。」

然後有人告訴她,《追龍》易記易學,又照唱可也,「小調來來去去幾個音,正如《柳絲長》,就跟鄭君綿的《明星之歌》同調(達明一派曾以《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(無大無細超)》作致敬),改歌詞而已。」來自星馬的她,雖能操純正廣東話,但實則對港式潮話俚語一竅不通,傻更更殺出一條血路。「好多人問,我什麼時候轉型?我只記得以前唱華盛頓酒樓,後面有隊樂隊,真的要多謝他們整蠱我!在台上,他們很喜歡加把口,有次問:『朱咪咪,你是否很喜歡打魚蛋?』這麼一問,我想起以前在怡保,一家大細九兄弟姊妹租住二樓尾房,樓下有人做洋服、賣雪塊、賣野味,還有一檔手打魚蛋,我住了那麼久,從來沒有本事光顧過,所以當樂隊說起,我便隨口答:『對呀,我好鍾意打魚蛋!』台下個個笑到碌地,我就諗,乜原來我講嘢咁好笑嘅咩?」

意外收穫自豪感,尚有誤打誤撞、撞出個模仿絕活來。「以前紅隧一出香港,伊利莎伯大廈隔鄰有間富萬年夜總會,客路較為高級,很多商家偏愛國語時代曲,點姚蘇蓉的歌時,我下意識地有少少模仿她的聲帶,唱完後有好多掌聲,人又開始自豪起來,慢慢作出轉變,到後來在尖東翠麗華發揚光大。」八三年正式轉地盤,初登酒廊的她鬧出笑話:「在夜總會登台通常穿晚裝,來到酒廊照樣高衩、珠片、戴大花,唱唱吓開始唔對路,其他人個個著便服,點解只有我咁著?加上兩者舞台不同,酒廊較細又接近觀眾,穿高衩好易走光,把心一橫改穿普通衫。」

惠英紅 鄭秀文 馬國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