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天抵港,經理失望 朱咪咪唱出酒廊傳奇(一)/叁

集體回憶
2017.01.09
3288

加拿大阿伯提婚事 隨身必備定驚法寶

出道日久,她累積一定知名度,不但推出唱片,偶爾更會在公仔箱亮相,「當時新加坡電視台只有製作綜藝節目,如《花月良宵》、《聲寶之夜》,每星期會播一集香港電視劇,《書劍恩仇錄》一播,厲害了,整個牛車水全部閂晒門,大家可以看到原聲廣東話版本,牛車水本來就是廣東人的天堂!」經一位電視台導演搭路,七九年三月,她首度登陸香江,「愛羣歌劇院專請台灣、新加坡的歌星來港,我的第一份合約月薪五千,每天唱三場,兩場愛羣、一場華盛頓,逢星期日再替愛羣唱日場;第一日到埗,我沒化妝,戴個小雲近視眼鏡,來接機的愛羣經理事後說,當日看到我好失望,感覺真人同相片差好遠!但這是我的堅持,到今日去見任何老闆,落機我都不會化妝、著靚靚,第一個印象無所謂,總之台上見真章!」

愛羣安排她住在砵蘭街公司宿舍,走路可到新興大廈上班,處身龍蛇混雜的旺角,令她迅即融入本土文化。「商住大廈旁邊有間唱片店,天天播着《風雨同路》,就此第一次聽到徐小鳳的名字;華盛頓每晚第一場開十二點半,劉鳳屏先唱,第二場凌晨一點半輪到小鳳姐上陣,我就唱兩點半,早到會看見剛完騷的小鳳姐在吃東西或打麻將,所以我倆早已相識。」她沒有香港居留權,合約完成必須離港,「我去過日本登台,期間跟老師學了幾堂,他們教法好專業,練丹田運氣開聲,這幾課確實受用不盡,回想起新加坡第一個歌唱老師,我覺得都好老點,從沒替我測過音準,每天好像只是去練key、攞key!」

七九年十一月,愛羣再邀她來港獻技,跟司機馬坤真情愫漸生,「不是一見鍾情,是載吓載吓,先至擦出火花!」馬先生曾說,咪咪姐最教他難忘的是,其他歌手一般習慣坐後座,唯有她會坐在司機旁,很親切地跟他談話,為沉悶車程增添無比樂趣,她聽罷居然有點面紅:「之所以坐司機旁,因為我第一天坐他的車,同行還有在星馬好有名的筷子姊妹花(不是仙杜拉、阿美娜)一起,她們已坐在後座,我又穿了緊身裙,『捐』唔到去後座!」

踏入八十年代,娛樂事業逐漸興旺,甚具生意頭腦的馬先生,成立東亞製作公司,專請星馬歌手來港登台,咪咪姐第三度來港時,愛羣的舊式經營已被淘汰,她不但轉了跟東亞簽約,還於八〇年十二月三十一日,與馬先生簽下一紙婚書,為真愛力抗金錢誘惑。「之前有個英國華僑,對我生滋貓入眼,我沒理,後來又在華盛頓認識一位定居加拿大、六十多歲的『老友記』,有個女agent對我說,這個歌迷好喜歡我,我沒反應,他再託agent放少少聲氣,說嫁給他生活無憂,唔得!他起碼比我大四十幾年!」

兩公婆前後包抄,咪咪姐做登台前鋒,馬先生作後盾管接管送,但若然接外地騷,咪咪姐通常不讓老公隨行,以免被人多閒話。「馬來西亞有些酒店好落後,入房後,我會第一時間擰吓啲燈,然後落街食飯買燈膽,只得五watt、十五watt當然不行,要買一百watt,所以我隨身攜帶螺絲批,好似準備去『爆格』,不過當房間光猛些,人也不會那麼怯;演出後,我就開着錄音機查撐篤撐,再釘珠片衫,天光聽到雀仔聲,便可安心睡覺。」另一次去馬六甲,住進一間百年古堡,洗澡時近視妹隱約看到有東西在腳邊竄過,看真點,原來是蜈蚣!「因為太久沒人來過,水流進管道,蜈蚣登時跑了出來,之後廁所還有蛇出沒!」●

▂▂▂▂▂▂▂▂_________________

下回預告

初來香港,咪咪姐仍以一貫保守方式演出,何以日後變了「棟篤唱」,講笑多過唱歌?「我要多謝一班樂隊整蠱我!」

經過最黃金的八三至八九年,她再有奇遇,一年內三次登上紅館,獲封藝壇奇葩,「這是我的人生轉捩點!」

下期《明周》,重溫酒廊華麗緣。

黃心穎 鄭秀文 關智斌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