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天抵港,經理失望 朱咪咪唱出酒廊傳奇(一)/貳

集體回憶
2017.01.09
2745

朱咪咪由來有段古 處女登台玉背遭殃

這陣子,有個問題在朱咪咪腦海縈繞不休:「點解我會叫做朱咪咪?」她原名朱月美,生於怡保,十二、 三歲於新加坡初踏台板,人家問她叫什麼名字,小人兒單純地答:「咪咪!」

她笑道:「從懂性開始,我已自知叫咪咪,對上一個姊姊則叫BB,全家人只有我們兩個有乳名,起初我連『咪』也不懂寫,怡保沒有這個字,到後來這一行出了很多蔡咪咪、陳咪咪,我才加回姓氏(朱)。」她生於一個貧困家庭,一家九兄弟姊妹逼在狹隘的尾房,又不是讀書材料,四年級才開始學ABCD。「感覺班房多我一個唔多、少我一個唔少,在怡保這種埠仔,一年才有一件新衫,說什麼希望與理想?根本從來沒有看過這幾個字!」

較她年長九歲的二姊朱月萍,隻身往新加坡唱大戲謀生,及後轉行登台唱歌,見幼妹讀書不成,便將她帶在身邊。「我沒有想太多,二家姊叫到,出咪出囉,以前我好乖、好木訥;二家姊自己租間房,我便跟細婆、二舅父與五個仔女一起住,日頭自己搭車去學唱歌,老師教了幾個月,也不知在說什麼!」轉眼間,已是半個世紀前的事,「那是一九六七年吧,有一晚姊姊打電話去細婆家,叫我明天中午穿好衣服,帶我出去唱歌,時已夜深沒想太多,翌晨起牀,死囉,家姊話今日去唱歌,由那刻開始我沒吃過飯,餓到下午胃痛!」

咪咪姐處女登台,是一間附設舞台的客棧,中午她作先頭部隊,獻唱兩、三首歌,等到四點happy hour,她再度出場,最深刻的記憶是,被姊姊強勁掌風「侍候」!「我未夠歲數,梳大人頭、戴腰封裝胸作勢,真的好痛,唱完第一首《情人的眼淚》,家姊一巴打落我背脊,大罵:『做乜寒背?成日睇住彈琴嗰個,好靚仔咩?』但我真係驚,睇住自己係咁顫!」雖然沒有薪酬,更因為未夠秤致常要「走鬼」,但除了有餐食,這一年既練大了她的膽子,還賺到演出經驗。

黃心穎 蔡一智 鄭秀文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