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釋鬼才何以難頂 甩開兩字立即開戲

集體回憶
2016.10.08
2270

八九年,麥sir另覓新辦公室,又將注意力投放地產生意,新藝城已漸步向末路。「我和石天去日本傾生意,到了銀座,剛剛興起打小蜜蜂(電子遊戲機),個個打到好興奮,我話怪不得日本電影死晒啦,原來咁多娛樂可以代替電影!當遊戲機殺到台灣,電影又陷於死寂,回港後我跟老石說,電影好快會死!我便立即想到轉行,又豈會留戀新藝城這三個字?」九一年,仍持有周星馳片約的李修賢,撮合星仔與麥sir合作《情聖》,前輩欣然接受挑戰:「我和周星馳喝過一次咖啡,當做資料搜集,大家都是拍喜劇,明白構思喜劇好難,不由你不承認,星仔的確是天才,當時他與觀眾好接近,脈搏亦幾乎同步,我好坦白對他說,假如這部戲全部由他話事,部戲度唔到,相反我揸fit亦一樣,但我知道寧買當頭起,我並非技不如人,既然可白手興家,我必有一技之長,只不過現在輪到他威,以我的經驗,一個人正在行運,做什麼都對,所以這部主要由星仔度劇本,李力持去拍!」

都說與星爺合作難過登天,昔日的星仔又如何?「為什麼你會覺得一個鬼才難頂呢?因為外人不了解他,站在對方立場完全可以理解,舉個例,有一個演員以前與他是死黨,如今星仔紅了,新戲預他一個角色,這個人去到現場喊句『星仔』,又呻為什麼要他等這麼久,是不是感覺自己身份地位高很多?問題是,個個都尊稱星仔作『大哥』,忽然被人叫花名,是不是很礙耳?正如劉邦、朱元璋登位後殺羣臣一樣,這個喊『星仔』的人,便要拍場戲喊幾十次,但攝影機沒裝菲林!」

一片之交淡如水,麥sir直言與星仔沒溝通,但至少做到互相尊重、合情合理,「因為大家都知道,將來不會再有合作,你不需要我,我亦不需要你,這部戲的他也沒有太多表演機會,片約是星仔未紅前與修哥簽的,沒加薪水,利益不大,純粹還片債,心照啦!」修哥一手帶星仔闖影壇,惟至今不相往還,每次提起星仔,修哥例必着燈,麥sir清心直說:「修哥沒錯,人一定有感情、有火,當全世界沒人看得起你,唯一賞識你是他,到他紅了就扭計;但若換上我是星仔,一樣會這樣做,人望高處嘛!唯一預計以外的是,我估不到他在國內可以那麼勁,盜版那麼厲害,我以為已經沒人看電影!」

眼見國內市場急速膨脹,他靜極思動,有意重拍《最佳拍檔》,「最近三毛(洪金寶)叫我客串《特工爺爺》,電影資料館又替新藝城做專題展覽,撩起我條筋,原來我始終流着娛樂界的血!反正現在不是等錢開飯,思考怎樣再拍《最佳拍檔》,又被我彈出一套思想來──所有退休後重出江湖再拍電影,都甩唔到『老套』兩個字,既古『老』又入了『套』路,無法擺脫,所以現在最艱難不是想故事,而是想辦法去甩這兩個字,一旦想通就可以立即開工。」顧名思義,又怎能少得麥sir的「最佳拍檔」阿Sam?「我一定要找他,兩支公在戲內亮一亮相,主角由年輕人去做,絕不可由老人家擔戲,但阿Sam看來不太願意,找個時間跟他再談談吧。」●

黃心穎 蔡一智 鄭秀文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