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通電話走回現實 狂迷為簽名爬水渠

集體回憶
2016.07.23
2859

Alan夾過的八隊band分頭參加比賽,代表Galaxy出戰那一場,被封為奪標大熱門,「我們既有電子琴,選唱的《Special Delivery》又是大熱歌,一彈出來個個好興奮,只可惜決賽有成員彈錯chord,只能屈居亞軍。」比賽後,阿強帶他去與彭健新、陳友、陳百祥、陳百燊等一班死黨柴娃娃,「最早期好好笑,全部人都彈結他,一隊樂隊沒理由這麼多結他,陳友家境最有能力買鼓,就派他去做鼓手,他喜歡演嘢,所以很開心,最慘是夾完要搬自己嘢,他搬鼓都幾辛苦。」Alan埋位時,樂隊早已取名Loosers,「他們本來是無名樂隊,參加比賽時輸了,在門口看到另一張表格,用紙上樂隊名(Loosers)重新申請,並加入我的名字。」

競技連場,每年一度的沙灘流行音樂節,被band友視為最具權威的殿堂之戰,「每隊要唱六首歌,大家搬出畢生武藝,表現技術、默契與風格,我們順利打入決賽,賽前已被捧為大熱門,因為陳友、健仔已在灣仔酒吧演出,音樂掌握上,職業樂手自然比業餘優勝。」七○年王者爭霸,Loosers大比數拋離對手封王,Alan終能擺脫「千年老二」的宿命。「冠軍得到一張鑽石唱片公司(環球前身)的合約,還有電視台合約,三個月內經常現身《Star Show》當嘉賓,知名度登時提高,後來更到了沖繩美軍基地演出,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搭飛機,由朝早十一點唱到晚上十一點,連唱三晚,美軍打扮成嬉皮士,電單車一排排咁過,感覺好像胡士托音樂會。」

明明已接近理想,冷不防一通電話,將這位單純的年輕人,從虛幻拉回現實。「沖繩演出期間接到電話,親戚說我已中學畢業,繼續玩音樂的話,會不會考慮將來的前途?唱歌不能唱一世,不如嘗試過來新加坡考試升學吧。」他乖乖的到當地考試,過關後續唸大專,生活環境將自身背景文化完全清洗,甚至融入馬拉村,疊埋心水做「馬拉倫」。「有一年考試前夕,我為了妹妹結婚而回港,很多朋友趁機請我吃飯,可能食滯咗,臨走前一日已開始拉肚子,回到新加坡繼續瀉,短短八日激瘦廿六磅,變成只得七十磅!」跟家人通電報告狀況,慈母急召也回歸,「第一件事要止屙止嘔,每日都不知去幾多次廁所,好話唔好聽,底褲都着唔切!」

藥到病除,他並沒立即重操故業,循規蹈矩地當上班族,更坐擁一間廣告公司,但命運終究將他召回音樂椅。「我去酒吧聽隊友演出,久不久會客串一下,這時溫拿有兩個Kenny,一個是阿B(鍾鎮濤),另一個是大口Kenny(鄭子固),有段時間還有吹色士風的Andrew,後來大口離隊,加入我負責唱歌,隨着Andrew走埋,就是真正五個人的溫拿。」溫拿風潮一刮即起,細碟《Would You Laugh》及《Sunshine Lover》備受注目,連同《Sha La La La》、《I Will Never Dance Again》等輯錄於處男大碟《Listen to the Wynners》,人氣一下子衝上雲霄。「短短三、 四個月內,我們的歌曲、服裝、髮型帶起潮流,不單風魔香港,整個東南亞的年輕人都要學我們的衣著,所到之處好墟冚,陳友試過被人踩甩鞋踭,又有人冒生命危險爬水渠,只為問我們拿簽名照。」●

馬國明 許志安 黃心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