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「李翹像黎小軍姊姊更合理」陳善之回首前塵四十載(十八)

集體回憶
2016.03.12
2.2k

王菲演李翹有疑問

李進約聊天先備案

從事電影製作多年,陳善之轉任經理人的強項是,當他替黎明或李嘉欣接到新劇本,能看出真人與角色之間的重疊,影像瞬間從文字浮現出來,正如《甜蜜蜜》的黎小軍,他很清楚這是個非常適合Leon的好角色,只是若由王菲化身李翹,他有種擔憂與不確定感。「當時我對王菲不太熟悉,僅能看到她在《千歲情人》與《重慶森林》的演出,前面的戲分一定沒問題,但到李翹認識豹哥(曾志偉),再轉到紐約那一段,以她年事尚輕的心態,想不想做?觀眾能否click到一個這樣成熟的王菲?又是另一個疑問。」

興致勃勃討論女主角人選,忽爾走出了張曼玉(Maggie)的名字,引伸Peter再一個疑問:「將張曼玉與黎明放在一起,會不會有姊弟的感覺?」Joe反應很快:「李翹看來像黎小軍的姊姊,不是更合理嗎?正因如此,才顯得她在初段『老點』那條仔(如在年宵賣鄧麗君盒帶、一起做『排隊黨』等)更合理!」Peter一點就明,馬上聯絡Maggie,Joe補充:「劇本這麼好,換上任何演員都想做,Peter最厲害的是,將Maggie變成有說服力的大陸人,當然她演技之好也是無話可說。」

話雖導與演已「接通天地線」,但Leon第一天在麼地道開工,Joe還是細心地如影隨形,確保藝人與導演的溝通沒有問題。「那場戲就是年初一清早,黎小軍拖着狗兒在麼地道行,打電話向小婷(楊恭如)拜年那一幕,看到他的背影、步姿、眼神、談吐,已完全明白怎樣去演黎小軍,Peter都好意外、好開心,但我提醒他,太早喜歡一個藝人並非好事,你應該一路挑剔他,直至無話可說才更完美,Peter叫我放心,他正準備這樣做。」

自此,Joe鮮有現身片場,好讓Leon自由發揮,「除非藝人主動開口問,應該用什麼方法去演,我就會用我所懂的和他(她)分享,既然Leon想自己做功課,又有完整劇本可依,他很清晰自己每天需要拍什麼。」拍到黎小軍與李翹在中間道巧遇鄧麗君,他突然收到Leon來電,說這天李進(前經理人)想約他喝茶,問Joe會不會介意。「我當然不介意,他們還是朋友一場,何況李進約他傾偈,或許是生意也說不定;Leon堅持一定要先告訴我,免得在街邊被記者撞着拍照,可能會令我不開心,坦白說,我從不介懷這種事,不過好多謝Leon這樣尊重我。」

難忘那個失望時刻

自我檢討美中不足

九六年三月開工,四月完成香港部分,再飛紐約拍外景,那一星期Joe全程緊貼,但因為Peter不太喜歡被人天天「監工」的感覺,剔透如Joe曉得自動走位。「李翹在第五大道窮追黎小軍,我也身在現場,Peter那班工作人員安排得好好,鏡頭出現的不是特約,全是真正的路人,所以我也不敢站得太近,遠遠張望就可以,明知現場這麼混亂,無謂加添人家煩惱。」末段李翹帶團遊覽自由神像,黎小軍則身在世貿頂樓,畫面教Joe不勝欷歔:「當時我們住在世貿中心對面一間新酒店,沒想到幾年後一切灰飛煙滅,電影的魔力正是可以留下一些記憶,成為歷史的見證。」

《甜蜜蜜》亦在香港電影金像獎締造驕人紀錄──十一項提名,囊括九個獎項,保留「歷屆獲獎最多電影」的美名足有十六年,才為《一代宗師》(共獲十二個獎項)所取代。「黎明入圍角逐最佳男主角,當時呼聲頗高,出發去頒獎禮,大家都有點緊張,我對他說放輕鬆吧,獎項說到尾還得看評判衡量,有時以為自己會得,但評判或會給另一個他們想鼓勵的人。」最終未能甜到「一獎不漏」,失落的兩個大獎,就是最佳男主角(由鄭則士憑《三個受傷的警察》封帝)及最佳新演員(楊恭如不敵《色情男女》的舒淇),Joe不會忘記那個失望的時刻:「上到七人車,黎明首先打破緘默,說:『終於可以除咗條呔!』我話唔緊要啦,往後繼續努力,他同意:『當然吧,現在只是開始,以後要嚴選好戲!』本來應該是我勸他冷靜,但到頭來是他勸我冷靜。」

要贏人,先要贏自己。Leon與Joe自我檢討,最後黎小軍重遇李翹那個大特寫,的確可以做得更加好:「我猜黎明是想醞釀到一種情緒,讓觀眾看到他的眼淚漸次湧出來,有那種相對無言的感動,但可惜就是太倉卒,那天拍完這個鏡頭,我們就要趕飛機,加上時近放工,街道上開始多人,影響了集中力,但其實之前他已獨個兒坐在一旁培養情緒。」身為經理人,他也是責無旁貸:「掉轉頭我都嬲自己,如果我將後面的工作拖遲少少,就可有更充足時間準備,也拍得細緻一點,但正如黎明經常掛在口邊,上天給你多少都是整定的!」●

黃心穎 許志安 馬國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