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許鞍華是我一世感恩的人」陳善之回首前塵四十載(九)

集體回憶
2016.01.09
2398

出頭追討補水欠薪

小勝賠上沉重代價

面對嘉禾與新藝城的挑戰,八十年代初的邵氏銳意求變,引入不少新血開戲,陳家蓀執導的《奸人鬼》正是一例,Joe憶述:「我既是副導也是製片,製片要負責組織幕後班底,這組很多人都是兼職,化妝、服裝、梳頭、場記等全是我找來的。」合約訂明工作日數,一旦超出便要補水,並需在若干日後結算,結果《奸人鬼》超時開工十數天,「水喉」卻遲遲未見開啟。「我向邵氏一方的製片追討,他解釋因為超支不能補水,但超支已成事實,補水是合約寫明的,再問導演,也是不得要領。」

Joe不清楚箇中是否存在溝通上的誤會,總之最後驚動到高層樂易玲,「其實樂小姐好幫手,也說會盡量替我們爭取,或許基於制度做不了什麼。」尚餘幾個工作天,不滿情緒充斥片場,手足們不斷催促Joe出頭。「個個都叫我幫手追數,又話跟我頭,一聽到這句責任感就來,我便對樂小姐說,如果邵氏再不付錢,明天全部不開工!」樂小姐好言相勸:「別這樣,你以後還會有其他戲和我們合作……」Joe卻堅持最緊要公道:「你們不喜歡我,以後可以不用我!」這場小風波最終由團結的勞方「小勝」。

《奸人鬼》告一段落,Joe立即投入許鞍華陣營,籌備由甘國亮編劇的《人間蒸發》,惜果如片名「人間蒸發」,計劃擱置後,Joe向Ann提議改編《傾城之戀》,並點出白流蘇的理想人選──「繆騫人說過,如果拍這個故事,她絕對願意從美國回來,更不介意與任何一位男演員合作,Ann馬上致電Cora,之前她倆已合作過《胡越的故事》與《投奔怒海》,一拍即合。」《傾城之戀》一直被各路人馬盯緊,曾有荷李活片商出手,但張愛玲不欲由外籍演員當男主角,決絕地將重金推出門外。

出讓不易,邵氏爭取版權亦需費點時日與工夫,那邊廂前期工作已在密密進行,「張愛玲是這代大部分人的偶像,能參與是一大榮幸,為了Ann更沒計較簽不簽約,我問一位auntie借了很多書、服裝,給美指區丁平與服指黃耀年參考,她是陶淵明的後人,正正就是《傾城》那個年代的上海女性;與此同時,我們又往邵氏後山,看看怎樣搭建淺水灣酒店實景。」八三已開到荼蘼,期待已久的版權終於到手,Joe正要投入拍攝之際,沒料到要為之前的「小勝」,賠上沉重的代價!「我收到邵氏一位製片經理的來電,他說計過數後,不能付我口頭說好的人工,要減一半才可以!聽完後,我直接回覆,我不幹了!」

啃麵包孤獨過聖誕

黃霑嘆被羅文逼迫

收線後,他冷靜地聯絡Ann,作出交代:「這樣幹下去已沒意思,日後或有更多不必要的事情發生,坦白說好的副導演很多,感謝你給我機會,但不想因為我而影響製作,不如就放棄我吧。」Ann表示抱歉之餘,翌日即約他見面,遞上一張萬五元的支票,「時近年尾,找工作不易,她捨不得我飄泊無依,我還問:『邵氏會補回這筆錢給你嗎?』她叫我不用理會,總之這是她對我所作的一番心意,所以,許鞍華是我一世都會感恩的人!」

事發後,他大哭了三天,淚未抹乾,便要面對更實際的坎坷──「突然失業,我不但要開飯,還要給媽咪家用,記得那一年的聖誕,我不敢去派對,躲在廣播道的家,一個人獨自啃白麵包、白開水過節,好淒涼!」無計可施,他茫然揭開電話簿,看到「黃筑筠」三個大字,即向長袖善舞的她求救!「我同黃姐姐講話我無嘢做,可不可以請她打電話給Joyce Ma,安排我去時裝店賣衫?」黃姐姐一聽,即時罵Joe「黐線」:「搞錯呀,平日你走去嗰度買衫,而家又走返去嗰度賣衫?!你做製作㗎嘛,點可能埋沒自己呢?去找Debbie(吳慧萍)吧,她替羅文籌備舞台劇,正找人幫手呀!」

富才年代,Debbie與Joe曾合作《林子祥Show》及《迪士尼穿梭大匯演》,覺得這個男生甚是乖巧,但是否正式聘用,還得請示老闆羅文(Roman)。「早在蒲DD(Disco Disco)時已認識Roman,再見面他劈頭便說:『哦,原來係你隻妖嘢!』就這樣,我當上《柳毅傳書》的統籌及副導演。」叻人雲集,他暗地偷師、獲益良多:「劉培基(Eddie)專程往日本搜購布料,其中一款布料的圖案,Eddie哥哥覺得很適合做其中一場雪地戲的領邊、袖邊,猶如重重枷鎖困着歐陽珮珊,但弊在布料以金色為主,Debbie認為若將之放在悽慘的雪地有點怪,Eddie哥哥二話不說,用marker將金色塗黑,Debbie當場大叫好嘢,真是創意的表現。」

跟顧嘉煇與黃霑兩位個性迥異的大師交手,又是另一番學問。「眾所周知,煇哥出名好脾氣,但他着實太忙了,要追曲,聞悉他九點一早到EMI錄音,我七點便跑去敲門,煇哥都話怕了我,乖乖交曲;身兼編劇與作詞的霑叔則是性情中人,有時Roman在我身邊猛催:『追啦,追嗰隻衰鬼嘢!』我話剛剛才追了,阿霑未得,Roman硬要我再追,我唯有又打電話:『喂,阿霑,點呀個劇本?』阿霑先是一輪粗口掃過來,大嚷:『都話未得住咯,唔寫呀!』我同Roman講:『嗱,你聽住啦!』Roman唯有扁扁嘴,無奈行開。」

Joe亦非「善男信女」,受得了霑叔的「炮轟」嗎?他笑:「我知道阿霑是個怎樣的人,果然兩秒後,他便會打來道歉:『光仔,你要原諒我,我唔係話你,亦知道你是為了工作,好專業,但我真係就嚟俾Roman迫死!』我說不用道歉啦,乖乖寫劇本就可以。」一輪衝鋒陷陣後,Joe在《柳毅》最後階段病倒缺席慶功宴,側聞無論Roman、Debbie、Eddie、煇哥、霑叔上台發言,皆眾口一詞:「如果這個騷沒有陳榮光,不可能準時公演(八四年九月)!」Joe心也甜了:「做到嘢又學到嘢,仲要俾人識得欣賞,好抵!」●

下回預告

無心插柳,Joe替一齣美國電視劇擔任服裝助理,結識了投緣至今的好朋友──陳可辛,感情之好連吳君如也笑着「抗議」!

參與電影《青春差館》,本來一片歡樂的氣氛,因突如其來的噩耗,狠狠重擊梁朝偉、梅艷芳的情緒,「男女主角咁down,唯有停工!」

下期《明周》,還盼你懂珍惜自己。

惠英紅 許志安 黃心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