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《大亨》辦公室的小風波」陳善之回首前塵四十載(三)

集體回憶
2015.11.21
2706

電話一到拋諸腦後

與譚家明談心頭好

第六期無綫藝訓班畢業,全班僅陳玉蓮、呂良偉與陳善之三人不獲無綫簽約,在譚家明與李家鼎出手「家」持下,蓮妹與阿呂被重召入隊,獨剩Joe無言地等,暑假於陳樹渠中學舉行的畢業晚會,他仍專心擔任統籌安排節目。「訓練班去到最後的第四階段,已經忙到辭了銀行的工作,每次實習可得八十元,每個月賺近千元,比銀行月薪八百更好;等待無綫期間,我又去畢架山替小朋友補習,每月有千多元收入。」

雖是不愁兩餐,但無綫從沒寫包單必請無疑,陳母開始着急愛兒前途,「有個uncle和Konica相機的人很熟,願意引薦我先學裝嵌相機,做得好三年內再去日本學攝影,但那個年代的人很單純,所看的是單線路,我一心要等無綫份工,如果當日真的去了日本,可能我會成為著名攝影師。」Uncle也有日式「拚命三郎」的堅毅精神,未因一次「打擊」輕言退縮──「日本剛興起財務公司,鍥而不捨的uncle又想介紹我去做,Konica那份月薪千二,這份去到千六,我自覺不好意思,媽咪亦叫我不可拒人於千里。」

好吧,勉為其難約好翌早十一點見工,上天卻原來已聽到Joe內心的聲音,暗中替他安排好路數。「就在我見工那朝,無綫有人打來說譚家明要見我,但說明不保證聘用,財務公司那份工立即被我拋諸腦後,直撲無綫。」坐在譚家明對面,Joe看到堆積如山的files,顯見競爭對手不少,譚劈頭便問:「點解你咁鍾意做我副導演?」Joe直道:「冇得解!喜歡入這行,就是喜歡看你們的作品。」譚再問:「你喜歡哪部劇?」Joe由心而發,說得七情上面:「我喜歡〈阿唇的故事〉(《小人物》),有一場阿唇(譚新源)在沙灘看到一雙一對踏單車,襯托Roy Orbison的《In Dreams》,強烈感受到阿唇的空虛、寂寞,我被感動到哭!」

譚新源是與譚家明合作最多的場務,自小在秀茂坪徙置區打滾,譚家明將他的成長故事真實呈現,《小人物》才剛播出便被約見,Joe難免記憶特別深。「我說喜歡這部劇,譚家明只是笑了笑,沒有作聲,談到喜歡的電影,西片我選《齊瓦哥醫生》,偏愛那種情懷,粵語片首推《紫釵記》,任白是我的至愛。」想了一下,譚家明表明多數錄用,囑Joe回家等電話,果然兩日後,Joe便接到盼望近半年的通知,正式成為無綫中人。「我在七七年十一月尾上班,月薪八百,天天跟着譚家明、葉潔馨、李玉蘭(葉潔馨統籌)去九龍城樂口福食潮州菜,感覺有趣又有型;譚家明正要籌備一部有關死亡、殯儀為題的劇集,名《香港故事》,找了一個從國內來港的編劇吳逑,不斷聽故事、傾劇本,令我學到所有事都要好準確,角度要想得好清晰。」

佳視挖角意外推搪

兵荒馬亂孺子可教

入職時,內部已盛傳周梁淑怡將離無綫的消息,十二月底,傳聞終於成真──「譚家明對我說周太會走,他也一定會跟她去佳視,問我跟不跟隨離開;他講完,葉潔馨又問多一次,我不過是做了個多月的小角色,月薪卻一下子由八百升到千五!」Joe既是如此仰慕譚家明,又獲葉潔馨兩番提攜,理應跟隨大隊過檔,始料不及,繼幾個月前推卻《家變》要角後,他再一次向葉潔馨說「不」!「我好坦白話,我唔敢,因為我未有經驗,這個多月只是和導演四圍傾嘢,從未正式落場,記憶中佳視沒有菲林組,仍維持三機拍攝,我卻連panel都未入過!何況他們去搏殺,需要的是菁英,但我還在幼稚園學abc,不想因為自己幫不上忙,而令人覺得我沒用,所以我說多謝了,我決定留在無綫!」

兵荒馬亂,難得這個清醒的小伙子爆冷効忠,製作部高層李添勝深感「孺子可教」,即時委派他隨招振強投身《袋鼠絲苗為兩餐》第二輯。「第一次入panel好緊張,助導要拿着秒錶,在排練時聽從導演指示,邊記下每句對白時間,以及調動那部攝影機;在這裏要感謝剛離世的賴建國,他是當日添哥的助導,知道我什麼也不懂,在第一集義務下來示範一次,還熱心地教我落道具單、分景表、服裝表等,就像捉着我手寫字一樣。」

別看招振強整天笑瞇瞇,一坐panel便如「上身」,對工作要求極為嚴格,令助導們聞風喪膽,偏偏初出茅廬的Joe「倖免於難」:「我和招先生夾到,添哥正式當監製開拍長劇《大亨》,我便一同入組;這個劇本來由葉潔馨籌備,卡士也是她選的,更從加拿大邀請陳比莉回港演出,誰知比莉姐姐來到,葉潔馨卻轉投佳視,專業的比莉姐姐還是留下演出,也種下了我跟她這三十幾年的緣份。」

電視大戰一觸即發,留守無綫者都想穩住橋頭堡,上下一心、士氣高昂。 「演員好慘,天天被人『輪姦』,外景接廠景,每天最多只能睡三、 四小時,但大家都沒有怨言,尤以阿秋(鄭少秋)最辛苦,搞到成個人散晒,有時他多睡半小時,我們都不會作聲。」其他演員偶爾遲到,助導們一般都隻眼開隻眼閉,「唯有一次『公事公辦』,便釀成辦公室的小風波!」

話說在趕拍《大亨》期間的某一天,化妝大師陳文輝忽然殺上五樓辦公室,大罵誰人投訴苗金鳳遲到,更衝過來直指着Joe:「我知道係你,光仔(他原名陳榮光)!苗姐做得咁辛苦,瞓多陣都唔得,你要port佢!」原來,有人投訴到何家聯頭上,但Joe自問沒做過,添哥立即走出來勸止:「喂,文輝,先別衝動,光仔不會做這種事,讓我先了解好嗎?」

查明後,原來是另一位助導,因為當天的製作報告寫了over run,他不經意在報告記下「等了苗姐半小時」,為什麼會辣着陳文輝?原因就是她化妝遲了,陳文輝便大嚷:「有冇搞錯,咁咪即係話我哋化妝間慢!」真相大白,事後他大方向Joe道歉:「光仔,對唔住,我知道唔關你事,唔好介意,繼續努力!」Joe完全沒放在心上,「他真的大情大性,我也說最緊要搞清楚件事,彼此不會有心病,當時的工作氣氛確實很愉快。」●

關智斌 馬國明 許志安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