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即場推掉《家變》要角」陳善之回首前塵四十載(二)

集體回憶
2015.11.14
3211

命中率僅百分之一

練滑板撻足一星期

從小,陳善之受電影、電視薰陶,在偶像任劍輝、白雪仙、陳寶珠、蕭芳芳、汪明荃身上,看出人生真善美。「很嚮往這個行業,最想可以做導演,但家境不容許自己讀大學傳理系,唯有出來社會工作,慢慢實踐。」求學時期,Joe活躍穿梭於朗誦、詩歌班、講故事比賽,培正也提供了一個志同道合的氛圍,讓小伙子好好熱身。「我參加了紅藍劇社,王晶、黃杏秀、關錦鵬等均是成員,曾經同台演《雷雨》,王晶飾周萍,阿關便演他弟弟(周沖),到阿關飾周萍,輪到我演他的弟弟。」聽來,一切恍如命中注定,「仙姐說,做這行天分很重要,王晶腦筋轉得快,阿秀很美,一扮四鳳就是那個世界的人,阿關則很投入,講兩句眼淚就來,我緊張,但鍾意令我們入行。」

不知是哪來的衝勁,甫中學畢業,他猶如聽到槍聲一響,急不及待起跑去。「七六年,剛畢業便去考無綫藝員訓練班,當時其實有份工,在法國東方匯理銀行當文員,朝九晚五。」三千多個考生首關要讀司儀稿,入圍者兩星期後收到內附五個默劇故事的「重量級」信件,「第二關要從中挑一個故事去演,還有自選一首歌、再讀一段司儀稿;面試在廣播道總台一號廠(即《歡樂今宵》直播廠)進行,考官有葉潔馨、甘國亮、程乃根、招振強、林旭華等,我選的故事是約了女朋友吃燭光晚餐,等了很久不見人影,表達由興奮到焦急的心情,演完後清唱了許冠傑的《浪子心聲》,又唸一段類似《歡樂今宵》的司儀稿,回家等消息。」

這該是Joe人生中最漫長的兩個星期,忐忑不已的他天天下樓開信箱,來來回回很多遍,才發現那封望穿秋水的信。「最後一次是見周梁淑怡、劉芳剛、程乃根等,我很強烈地表示,自己不是幕前人,不具備藝員應有條件,周太直接問:『那你來考幹什麼?』我答:『誰叫無綫沒有編導訓練班?只好嘗試投考藝員訓練班,希望學點東西,有機會轉做幕後。』周太看着我說:『既然你有這個意願,讓我們想想吧。』起初我怕這麼直接,不知會否得罪人,明明找的是藝員,這個人來幹什麼?幸好,他們真的讓我過關!」

成為最後三十五強,無綫第六期藝訓班的命中率,低近百分之一!「我接觸到唱歌、跳舞、化妝、身段、武術等學習機會,最記得上李家鼎的武術課,要我整硬腹肌讓他打一拳,一打我便『砰啪』暈倒,還有跳馬一定扭傷手。」受訓期間,學員開始實習,他有幸被相中,在《年青人》首個單元〈風箏〉獲派角色:「訓練班有三個人入選,除了我,還有連炎輝與李道渝,或因我讀過培正,有學生氣質,才被選為張國強同學吧;李碧華的劇本喜歡帶領時代脈搏,從此反映年輕人心態,適逢滑板開始在香港流行,我們的第一個任務,就是在畢架山練習滑板,練了一星期、撻足一星期!」渾身傷損,可沒半句怨言,「難得有機會,十四個工作天佔十日戲分,怎麼會怨?第一次接觸菲林製作,興奮還來不及呢。」

一個表情初償心願

譚家明李家鼎出手

《年青人》由幾位年輕導演分別執導,在另一個由余允抗操刀的單元〈這個暑假〉,意外地成為Joe心願初償的鑰匙:「故事講江可愛是一個工廠女工,跟來當暑期工的準大學生賴水清拍拖,有一場戲找了我和陳玉蓮做茄喱啡,說幾個大學生在大會堂遇上江可愛,賴水清將她介紹給我們認識,導演叫大家由心發掘,身為大學生怎麼看待這個女生,不知道發生什麼事,我望着江可愛時,不經意露出一點藐藐地的表情,後來副導演告訴我,導演在剪片時很喜歡我這個表情,覺得大學生不一定就是好,畢竟也是人,鍾意就鍾意,唔鍾意一樣會藐人。」

在那個單純的年代,「惜才」這回事特別容易發生──余允抗即相約這位訓練班新丁傾偈,在個人能力範圍之下,如何能讓他發揮所長。「好同學關錦鵬比我早一屆入訓練班,我讀時他已當上場記、助導,我說想好像阿關一樣轉做幕後,余允抗很好,從此他拍的十日都book了我(另一個單元〈彩虹美麗的彩虹〉),除了四、 五天有我的戲(他正巧演甘國亮的助導),其餘時間讓我學做場記,進一步實地體驗菲林製作。」

命運的奧妙在於,明明Joe正朝着目標邁進,卻巧妙地安排一個「誘惑」,考驗他對幕後的忠誠度──「畢業前夕,無綫正在籌備長篇劇《家變》,有一天,監製葉潔馨約我上房,表示有一個角色想找我做……」是重要的角色嗎?「我不肯定是那個角色,因為還是初步斟洽,可能是駱應鈞所演的施政,或任達華演的洛華;這麼大的總監專誠找我,去演一個連續劇的要角,照道理也應該做吧,偏偏我即場推掉,自問不夠高又唔好樣,而且我早跟周太說,入訓練班真的只想做幕後!」

沒料到有此一着,葉潔馨交疊雙手,滿腦疑問看着這位「性格新人」,說:「做幕後,你最想跟誰?」Joe直言:「我這樣說不知會否被誤為拍你馬屁,綜觀整個無綫幕後,我最恨跟的是譚家明(葉潔馨時任丈夫)!」葉再看了他一下,點頭說明白了,但沒有作出明確承諾,於是他意外成為三個沒獲無綫簽約的第六期畢業學員之一!「訓練班分四個階段,之前已淘汰了三、 四個,到畢業竟然有三個人落空,我就自己『抵死』啦,另外兩個居然是陳玉蓮與呂良偉,大家都莫名其妙,蓮妹可能是她太心直口快,曾在課堂指罵老師『不講道理』,但譚家明曾起用她演《13》之〈弒父〉,認定她是可造之材,根本沒理由不簽;同樣地,李家鼎也覺得呂良偉表現很好,公司不簽,大家都抓晒頭,於是譚家明與李家鼎分別替蓮妹與阿呂開聲,結果順利簽回。」Joe的貴人呢?他笑道:「我冇人幫,加上我沒打算簽藝員約,很專心等幕後,但一等就是……」●

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