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新不了情》噩夢 《烈火戰車》抑鬱爾冬陞磨劍四十載(二)

集體回憶
2015.10.03
3338

廟街花旦真人真事

嘉玲客串費盡脣舌

從《癲佬正傳》、《人民英雄》拍到《再見王老五》,爾冬陞暫別導演界之際,曾立此宏願:「我將這三部片當成是我的習作,因為我以前並沒有想到做導演,一邊做一邊摸索,所以只能當是習作,再開戲便是我正式的第一部,我對自己有信心。」

言出必行,他自資籌拍《新不了情》,就是信心爆棚的表現──「為什麼要用自己錢拍戲?因為我想賺錢嘛,想賺錢就一定要承擔風險,用人家的錢拍戲是人家賺,即使給你分紅,十個巴仙加上片酬,能有多少?」他成立「無限映畫」,熱愛賽車之心已不言而喻:「無限(Mugen)是本田賽車隊的引擎零件(由本田創始人本田宗一郎兒子本田博俊成立於七三年,是本田的御用改裝品牌),加上『映畫』又是日本用詞,日本人覺得二合為一好有型,便成為我的電影公司名稱。」

汲取過往執導經驗,這回小寶決定要炮製一齣既能與觀眾親近,卻又有點意思的電影,「我創作有個方式,包括故事、對白,首先要觸動自己,所謂touching不是一定要哭,而是有沒有感覺。」另一個「小寶方程式」,是做足資料搜集,如吳家麗所演那個孤寒成性、但一出台便功架十足的有料花旦,原來取自真人真事。「以前廟街得兩個賣唱女生與客人結婚,我訪問了其中一個,她不算二幫花旦,但置衣箱花了很多錢,唱街邊被八和看不起,覺得她不是科班出身,受人排斥,訪問時她已放棄大戲,只偶爾在廟街唱唱,有原型人物在,才能創作出阿玲這個角色。」

因緣際會,靈氣十足的袁詠儀剛進影壇,《亞飛與亞基》與《風塵三俠》的表現令人刮目相看,絕症少女阿敏一角不作二人想。「袁詠儀是天才,正如梁朝偉有天分,我選演員,除了臉部要有豐富表情,靜態的戲就要看眼神,瞳孔裏有靈魂在,反觀周潤發不是天才,年輕時演戲木獨到不得了,他是經常看粵語長片,從張瑛、張活游身上學來的。」但選了靚靚當主角,又何能請得動前輩劉嘉玲演戲分較少的歌星Tracy呢?小寶承認,游說嘉玲得費盡脣舌:「付足片酬,她都不太願意拍,我跟她說,袁詠儀和她沒有衝突,大家戲路、年紀不同,她做得到的,袁做不到,袁能演的,她演不來,說到這樣才肯幫忙。」

以為寶寶四四年生

順應民意阿敏病死

在馮寶寶的「回憶」裏,《新不了情》初稿的阿敏母親本來老到七十歲,經過好辛苦「講價」,才能降到三十六歲,寶寶姐認為,小寶的「盲點」在於母親紅薇生他時已近四十歲,小寶笑着搖頭:「從小看着她長大,我以為她是四四年生,後來才知是五四年,和成龍、林青霞同年,那時她還未到四十歲!」獲金像獎最佳女配角,寶寶向小寶高呼:「你敬老,我扶貧!」大爆小寶因拍戲賣樓,但實情他只是打定輸數,萬一total loss才將匡湖居物業賣掉,並未有付諸行動。「佢專登,在宣傳時已經咁講,純粹博同情而已。」

話雖自信滿滿,但電影開畫前幾個月,他晚晚發噩夢:「一時夢到部戲仆咗,一時夢到蝕晒冇錢拍戲。」結局拍了幾個版本,其中一個是阿敏「大難不死」,許多先睹為快的人卻說:「吓?冇死?咁就完喇?」唯有「順應民意」讓阿敏病死,隨即新鮮熱辣運往台灣報名金馬獎,如願以償獲最佳導演、最佳女主角、最佳女配角、最佳男配角、最佳原著劇本等六項提名,一時聲勢大增。「上畫那個月(九三年十一月),香港沒有什麼大新聞,之前興起武俠片、暴力片,我數過未見太多溫情片,但work唔work呢?沒人知,不過人總希望得到鼓勵,可能男觀眾的處境未必和戲中人(劉青雲所演的失意音樂人)一樣,但秦沛那句『我頂多怨自己運氣不好,但從沒懷疑過自己才華』就人人都啱聽。」

天時地利爆發超人氣,《新不了情》一舉衝破三千萬票房關口,並大熱於金像獎包攬最佳電影、最佳導演、最佳編劇、最佳女主角、最佳男配角、最佳女配角六項大獎,風光過後,竟於緊接開拍的《烈火戰車》,幾乎「本利歸還」。「《新不了情》贏盡聲譽,《烈火戰車》隨即就開,觸發點在那個年初四(九五年),有一個工作人員重傷入院,接着還有四十個工作天,中間又有幾單受傷事件,我好緊張,驚部戲完成不了,當時又沒有電腦特技,只能搵命搏,像賭錢,呃呃騙騙乜都有。」

他自覺有爆煲危機,湊巧姜大偉幼子姜卓文出生,要飛往加拿大飲滿月酒,哥哥秦沛順道帶他看醫生,「我吃了二十八粒藥,神奇地康復,其餘兩粒放了幾年,提醒自己要面對壓力,首先我不可以太在乎別人看法,需知道電影必須接受批評,想所有人讚根本是不切實際,所以要先將影評人的重視程度降低;直至現在開工,一旦感覺太焦慮,我便會找醫生開些鎮靜劑,因為必須要睡覺,睡飽明天才面對。」為養生,他曾試圖少發脾氣,結果還是決定順着情緒走,「拍《三少爺的劍》我發得好勁,太多人不專業、重複犯錯,係都要迫到我火山爆發,咪炒人囉!以前我極少炒人,以為會對他(她)一生有影響,但其實沒有這麼大件事,炒他(她)一次反而有警惕,若還不反省,那更算了吧。」

埋門一腳飛起星爺

舒淇獲獎重要場口

《烈火戰車》衝線錄得三千三百萬收益,大概也是治癒小寶的另一道心靈雞湯;原定下一部作品是由張國榮與關之琳合演的《我愛你》(後來由導演改為監製,卡士變成袁詠儀配方中信),但嘉禾巨頭蔡永昌看過《色情男女》的劇本大力讚賞,更主動提出斟洽周星馳(第一人選是正忙於巡迴演唱的張學友),星爺看過劇本亦甚感興趣,相約小寶傾談時,更自攜一瓶時值兩萬多元的靚紅酒,對是次合作之重視,可見一斑。

電影本於九六年四月十五日開鏡,小寶曾坦認與星爺已「傾掂」,但埋門一腳突生變卦,小寶於十五日當天竟與張國榮達成合作協議,簽約落實後,隨即致電星爺告知「不用你演」,看來頗有火藥味!「我不想再講這個人,沒交情、不了解,和他交過一次手,合作不成,可能天才就是這樣,比較孤僻,以前徐克也不愛接近羣眾,不覺得他可以和很多人打成一片,到年紀大了,才變得溫和一點吧。」有說星爺經常「越位」,頻頻添加個人意見,又常推翻之前傾好的細則,更對嘉禾提出苛刻要求,才一次過觸怒小寶與嘉禾。

當時,小寶直言與星爺有拗撬,也表明不會為任何人改劇本,正如張國榮接演的導演角色(阿星),並沒因星爺被飛而更改:「最早出劇本已是這個名字,完全與周星馳無關,你可以話爾冬陞都得!」戲中確實出現「爾東陞」(劉青雲客串),拍完《沒有車轆的戰車》失意跳海自殺,小寶自爆:「一話自殺,好容易令人聯想到第二個導演,以前曾有老導演自殺嘛,寧願話我自己啦,既然開自己玩笑,不如就講《烈火戰車》,《沒有車轆的戰車》是我想出來的,搞笑又好玩,找劉青雲演我,好過癮。」

另一個神來之筆,是仍被視為三級片脫星的舒淇,初露演技鋒芒。「對她來說,這的確是重要一步,甫認識,已知道她的為人、個性,微調了角色,順着她去。」也歸功於哥哥的引領,讓她能隨心所欲地發揮,「女生跟哥哥演情慾吻戲都不會怕,很放心,建立關係後,彼此間就有化學作用;舒淇得獎那場戲(向哥哥吐露身世),她主動問:『可不可以講講吓變國語?』我話好,非常好㖭呀!」小寶說,這部戲大部分由羅志良操刀,關鍵場口他一定親自督軍,「那場戲我很小心留意舒淇,一拍完那段,我已知她一定拿新人獎,一個新人竟然可向戲中的導演這麼自然地表白身世,又國語又廣東話,感情明顯有部分來自個人,可抓住觀眾眼球。」

然則,舒淇與袁詠儀的分別在於……「舒淇直頭聰明,袁詠儀是醒目,看她那對眼珠就知。」張栢芝呢?「張栢芝當然有天分──以前,現在我不清楚了,她有了小朋友,中間又發生這麼多事,沒細心研究她的演藝前途。」《色情男女》後,他大膽起用新人何潤東配新加坡女星范文芳開拍《真心話》,結果初遇滑鐵盧,「用新人很難吸引觀眾,以前邵氏、嘉禾、國泰,都是用大明星帶新人出來,《真心話》是個經驗,我曾說過不再用新人當主角,但還是在《早熟》用了房祖名加薛凱琪,也是蝕本收場,要立即開《千杯不醉》cover。」他笑言:「《早熟》後又話不用新人,現在《我是路人甲》,還不是一樣?」●

馬國明 許志安 黃心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