曼波女郎誕生有段古野玫瑰葛蘭綻放空前(二)

集體回憶
2015.09.12
4376

葛蘭(Grace)費盡心神策動《京韻薈萃之夜》,若能一鼓作氣在紅館再辦《曼波.野玫瑰之夜》金曲演唱會,好讓廣大戲迷舊夢重溫也一嘗夙願,滋味定如飛上青天、懷抱說不出的快活。

她笑瞇瞇地不置可否:「尤敏曾對(兒子)高世章說,如果伯娘唱《我愛恰恰》、《說不出的快活》時,紅館已建成的話,爆棚那個不是梅艷芳,是她啦!」

自《曼波女郎》爆紅後,載歌載舞幾成定律(《情深似海》除外),事前排練需時,豈不是每部戲均是一場馬拉松?她搖搖頭:「不,拍得好快,因為我聰明!所以現在學京戲,七次我也唱不到,就會想,從前的自己是否好自大?」

天聰加努力換來的成就,葛蘭值得引以自豪。

獨門練唱猶如唸經

嚴師不滿從俗拒教

莫說五十年代的香港,即使今日的娛樂圈女星,許多英文水平亦未必及得上葛蘭,演繹《我要你的愛》那段英文rap,乾脆、俐落、感染力強,連洋人亦為之嘖嘖稱奇!「我不是天才,只是從基本學起,那時的錄影帶可以調校得很慢,我跟着慢慢學,然後逐次調快些,媽媽說我好像唸經!」歌曲一出引發哄動,成為演出必點曲目,「我練到熟晒,錄音時那些菲律賓樂師都拍手掌,夜總會又指定要我唱,赴新加坡登台玩遊戲,誰人讀到這段便有獎金,結果沒有一個得!」傾注毫無保留的澎湃熱情,葛蘭只為達到一個目的──「一定要帶動觀眾跳舞,他們一跳,你便成功了,正如張惠妹也有這種魅力,如果你唱快歌,台下的人也不願動,那不如不唱好了。」

五七年公映的《曼波女郎》,連場歌舞展示葛蘭驚人的實力,電懋這回度身訂造妙到毫巔,可以說是精心部署,卻不失誤打誤撞的意味。「當時有部意大利電影叫《Mambo》,香港沒有上畫,不記得是鍾啟文或宋淇放給我看,我很喜歡,他們建議學習片中的歌舞去台灣勞軍,結果我學了兩樣,一樣是mambo、一樣是大鼓,台灣沒有人唱大鼓,那些大兵都是北京人,聽到《長城謠》這種京韻大鼓好感動,反而mambo不曾有人接觸過。」當葛蘭跳唱耳目一新的mambo,阿兵哥反應較預期熱烈,老闆陸運濤隨即下旨,開拍《曼波女郎》讓葛蘭大顯身手,拍心口揚言:「要蝕,蝕晒就算!」

陸運濤慧眼洞悉先機,一併打好葛蘭的事業與英文根基。「在上海唸啟明中學,我有修讀法文,文法與英文不同,唯有兩邊學,直到《曼波女郎》巡迴東南亞登台,老闆安排秘書Mrs Komlusy隨行,陪伴我那五十二天裏,一天到晚說英文,非常開心。」凡事總有兩極,《曼波》帶來投緣的英文教師,卻同時令她失去很好的歌唱老師。「石慧介紹我跟葉冷竹琴學唱聲樂與藝術歌曲,她教得好好,但當知道我唱《我愛恰恰》,便說:『或者你有你的目的,但你交那麼多學費,在這裏並不適合,我想你停學!』即使我說是職業需要,她也堅持己見,不過直到現在,我還是一樣感謝她,很多如唱歌的呼吸方法,都是她所教的。」

扮空姐好睇唔好食

震撼消息難以置信

為求最佳演出,葛蘭永遠不辭勞苦,參演首部彩色片《空中小姐》,她、葉楓、蘇鳳穿上空姐制服,穿梭於當年凡人難於踏足的機艙內,外表光鮮亮麗、好不威風,實則與空姐生涯一樣──「好睇唔好食」!「飛機裏沒有冷氣,估計氣溫高達一百一十度(!),人人必備風扇隨身,不是吹面,是吹住化妝免致溶掉;導演說正式開機,大夥兒便要停風扇,穿戲服、弄頭髮,cut機立刻要喝水,因為太乾了!」飛往台北、曼谷、新加坡取景,太陽神繼續如影隨形,「走在天橋上,高跟鞋可以插進地面的柏油路,葉楓就是這樣被『攝住』,掹唔出!」

《千面女郎》則顧名思義,葛蘭唱、跳、演之餘,尚要化身京劇名旦,難度不是捱熱咁簡單。「演京戲時,我要用腳尖行路,就像跳芭蕾舞一樣,從未試過,要好好去練,加上又要吊眉,好辛苦,最終暈倒片場。」

其實,她很享受活在水銀燈下,感覺猶如在玩金光燦爛摩天輪。「我們在廠拍國語片,廠則拍粵語片,任劍輝、白雪仙、胡楓、張瑛、白燕、芳艷芬等星光熠熠輪流轉,還記得芳艷芬說要結婚,幾多記者湧來片場打聽消息,但我什麼都不知道;去任白那邊探班,白雪仙請我喝參茶,看到有人替她們撥扇,我們只用風扇而已!」難道大明星葛蘭也沒有一個近身侍候?「公司只有一個近身麗姐服侍這麼多人,不會有個別安排;媽媽偶爾會駕車,拿湯水來給我喝,但要知道,上海人不會太懂煲湯這回事。」那陣子,超級童星馮寶寶如日方中,馮峰一番話令葛蘭記在心中。「馮寶寶很厲害,下個鏡頭要她喊,她說喊好容易之嘛,一二三就喊俾你睇!她的父親(馮峰)說:『要窮難,要有錢不難,我而家啲錢多到,寶寶幫我搵錢搵到巴巴聲!』我話馮峰,做人千萬不可說滿話呀!」

五九年的夏天,葛蘭正在趕拍《六月新娘》,《心心相印》也等待着女主角埋位,百忙之中,電懋總經理鍾啟文替她約見美國NBC電視部製片人George Schlatter,匆匆閒談幾句後入廠,想不到隔了兩天,鍾啟文告知一個令她難以置信的震撼消息──George看過她的演出後,誠邀她參與坐擁千萬觀眾的超人氣電視節目《The Dinah Shore Show》!「我慌得很,不敢說『yes』,因為我怕如果出了醜,會替中國人丟臉;我去訪公司的製片主任宋淇,和他談了半天,他是最鼓勵我去的一個,又徵求了許多朋友和我父母的意見,他們都勸我去,父親說:『到那邊去工作,至少,你能得到一點經驗。』這樣,我才大方去答應了,簽下了那張合同。」

林黛飯敘不知其味

胞弟拍檔譜扇子戀

十月十一日,她懷着忐忑的心踏上飛機,空姐都在讚《The Dinah Shore Show》怎樣好看,每年一度的東方節目是最受歡迎的,當下她更心跳加速;飛機經東京到檀香山,遇上了林黛。「她正在哥倫比亞大學旁聽,請我吃了餐飯,她問我心情如何,我說很好,其實,那餐飯我真是食而不知其味。」十二日清晨抵達美國洛杉磯,獲安排入住荷李活羅斯福酒店,check in後第一件事,就是打電話給正在當地留學的弟弟張恒,他劈頭第一句便說:「姊姊,別說太久,電話費很貴,我什麼時候來找你吧!」

到埗第一天,Dinah Shore身在紐約,晚上她與即將合作的日本女星朝丘雪路齊往George家吃飯,飯後思鄉情切又心繫演出,竟感觸得哭起來,更萌起逃跑念頭,問George:「明天有飛香港的班機嗎?」George不慌不忙:「你在怯場,這並不奇怪,但是我告訴你,這兩星期內都沒有去香港的飛機,你還是安心地住下吧。」最終,她還是摃住壓力,表現揮灑自如。「美國的製作條件很好,我有一個私人化妝室,內有電話、澡房與小牀,吃完午飯後,一定要你闔埋眼休息四十五分鐘,最遲六點半吃晚飯,星期六、日都是假期,不用開工。」她本來挺愛吃西餐,但未至於「百吃不厭」,在酒店一家中國菜館,偕弟弟一起吃麵,美味難以忘懷。「每次排戲,弟弟都會駕車來看,結識了那個日本女生(雪路),她送了一把扇子給他,兩個靜靜去拍拖,以為神不知鬼不覺,其實我都看在眼裏。」隨着姊姊客串完結,張恒這段「扇子之戀」也無疾而終。

歌舞是葛蘭的最大殺着,《情深似海》是一次挑戰自我的艱巨考驗,全片不着一曲一舞,葛蘭專注偕雷震合演一段可歌可泣的動人生死戀,罹患肺病的男主角喜獲痊癒,卻遭遇車禍橫死。「我被雨淋濕了,雷震曾在房子為我披上外套,免我着涼;後來雷震死去,我在房子望向窗外,後面有隻小手伸過來,原來是我的兒子,他拿着外衣、站在凳子上說:『媽媽,你冷啦!』我回頭一望,哭了出來,足足流了三小時眼淚,攝影師說我哭到眼腫了,我卻制止不了,回到家裏還是停不到!」

百分百投入角色,她對《情深似海》滿懷期望,六○年初,傳聞電懋欲以這部電影角逐亞洲影展,現實卻是派出《家有喜事》參展,尤敏更成功蟬聯最佳女主角(前一屆得獎作品是《玉女私情》)。「我以為,即使《情深似海》未能拿獎,至少票房都會爆棚啩,誰知觀眾說喜歡我唱歌,葛蘭唔唱唔收得喎!唉,枉我擺咁多心機投入下去!」●

下回預告

電懋老闆陸運濤墮機身亡,葛蘭黯然:「我們不止是波士與下屬那種關係,老闆有一種令人崇拜的魅力!」若話事人沒有遭逢惡運,電懋勢必與邵氏繼續對峙,葛蘭的引退計劃可會延後?「不會了,林翠形容,我現在找到的是『浮台』,上岸吧!」

提到與「浮台」高福全的相識經過,葛蘭起初欲言又止,經不起再三追問,隨和的她還是破例開金口!

下期《明周》,百靈鳥再次啼聲。

黃心穎 鄭秀文 惠英紅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