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太安然度過「身份危機」麗的呼聲最高時(十四)

集體回憶
2015.08.01
3077

一個婦女節目的烹飪主持,能脫穎而出獨當一面,再建立個人事業王國,方太(方任利莎)的才情、聰慧與洞悉世情,缺一不可。「我不是科班出身,要鞏固地位唯有不斷學習,要知道我出來工作,家裏仍沒請工人,我要幹得比我沒事做更好,別人才不會多說話!」

八九年尾,她公開承認已跟前夫離婚,有輿論質疑「方太」身份,但壓力縱有千斤重,她也視之如浮雲:「小朋友永遠最重要,(壓力)於我本人起不了什麼作用,我只是教烹飪,又不是教結婚!」

不贊成方珍妮入行

試菜失敗廚房痛哭

八〇年,麗的力推「慧眼識新星」,其中一顆閃亮新星,就是方太的掌上明珠方珍妮。「我去加拿大探爸爸,珍妮在九龍塘逛街,遇到施南生被大讚靚女,叫我大可放心將女兒交給她,我卻怎麼可以放心呢?」雖也是半個圈中人,但方太並不願意當星媽,「珍妮太單純、善良,是個不成熟的女孩,不可能在這個圈立足,何況拍戲並非單靠外表,要入戲不是簡單的一回事,她全無人生經驗,不會有演技可言。」

珍妮對娛樂圈滿懷憧憬、躍躍欲試,方太卻堅持不同意,母女發生小衝突,最後因女兒的一番話,母親願意放手了。「以我個性,根本不會讓她去,她說了兩句很重的話:『為什麼你要將我的命,弄得跟你的命一樣呢?』也就是說,我再不讓路,她會怨我一世,好吧,那你儘管去試。」施南生言出必行,珍妮甫出道便被安排跟朱江合演「千帆並舉」的重頭劇之一《風塵淚》,標致俏麗的氣質,替她招來很多狂蜂浪蝶。「很多男生追求她,其中有個富商居然跟我說,只要她喜歡,他一個電話就可以叫麗的開戲給她,更提出在淺水灣買間屋給我,我說多謝你,只是你找錯對象了。」方太的傲骨讓富商另眼相看,有次在一間酒店咖啡室遇上,還向她行鞠躬敬禮。

兒女是方太最珍貴的寶貝,「孻女有天放學回來,我叫她試味,她很開心說要試什麼,我說咖喱蟹,她望望,有點疑惑:『那蟹在哪裏?』我說沒有蟹,只有咖喱汁而已,她立即大叫有冇搞錯,試咖喱蟹竟然沒蟹吃!」看方太無所不能,任何菜式都像應付裕如,到底她有沒有嘗過失敗滋味?「當然有吧!有段時間,我每晚要去香港仔跟一位師傅學習,等到他九點幾落場才有空,我必定攜備一瓶酒孝敬,師傅有次教我煮鍋炸,鹹食有雞湯、雞膶,放入雪櫃後凝固成啫喱狀,切成一嚿嚿再沾醬下鑊炸,外脆內軟,但師傅不會告訴分量多少,啫喱狀又很難控制,太軟切不到、太硬又難吃,我不知試了幾多次,屋企一枱都係,做到喊呀陰功!」還有一次,闊太學生說在食店嘗過蘭花豆腐,向方太提出想學,「我不懂,唯有問師傅,師傅說很容易,這邊切一切,反過來又切一切,一拉就是,講就容易,我切了百幾嚿,小朋友要餐餐食豆乾呀!」

有個下廚了得的偶像媽媽,子女們對食難免產生特別感情,八六年兒子在旺角開餐廳,方太自然挺身支持。「很多朋友叫我合夥做生意,我一直沒有答應,之前兒子在太平洋行做事,公司撤退返英國後分到一筆錢,他說工字不出頭,想做食店,希望借用我的名義,我有個條件,給名字的話,我就要有話事權,他同意。」其他兄弟姊妹也夾一份錢,齊心經營「方家食堂」。「開業一年已回本,但兒子做得太辛苦,一瘦就是三十磅,三年後業主叫我們做下去,也不願意了。」講錢容易失感情,這件事令她最欣慰的是,兒女們沒因一起投資而傷和氣,經得起金錢考驗。

辦雜誌釀註冊風波

無綫挖角不為所動

可是,辦雜誌又是另一個故事了,她欷歔道來:「本來一毛錢也沒有,賺到五毛錢應該好開心,但當有了五毛錢,人就會想要五塊錢!」話說當年官方刊物《電視周刊》附送方太食譜,只要某一期不見食譜,銷量即時應聲下滑,於是有人提議方太出雜誌,實行肥水不流別人田。「沒錢當然不行,但錢也不是萬能,老友記聚在一起談得投契,賺少點也沒所謂,可惜有些人的想法不是這樣。」道不同不相為謀,她轉投施養德旗下,惟舊出版商已註冊了《方太與你》,新書不得不易名為《方太世界》。「已註冊我都無符,方太又不是只得我一人,但對方竟將我的相片放上去,這樣我就要追究了;施養德叫一個女生去註冊《方太世界》,但她顧着結婚忘記了,誰知對方竟又將《方太世界》註冊,怎麼辦?我們便在名字中間,加入『任利莎』三個字以作辨別,這次真的是『學到嘢』。」

就在「方太」之戰鬧得熱烘烘當兒,八九年尾她公開承認離婚,湧現另一波「身份危機」!「無論外間給予多大壓力,我不當是什麼一回事,因為我很清楚英國法律,離婚後仍可沿用夫姓,但我不想小朋友在外面尷尬,畢竟這是人生第一次遇到的事情,從來沒有類似經驗,輿論也有一點點亂,不過小朋友始終最重要,如果媽咪和爹哋離婚後改姓,他們還年輕,未必可以處理到,我不要其他人多說話,所以用回方太這個名。」方先生介意嗎?「他是鬼佬性格,沒想到這麼仔細,我想,若然改名的話,好像我是弱者,為了怕你們說三道四,我要改是我的事,你不欣賞就別看我!」

事實證明,方太地位穩如泰山,同年無綫力邀過檔,接受《明周》專訪時,方太承認無綫出手比亞視高,但她認為開心最緊要:「假使我到頭來過無綫,在離開亞視的時候,我一定會感到黯然的……我同時會可憐自己,可憐自己終究向現實低頭,人性如果經不起金錢的誘惑,那不是很悲哀嗎?」廿六年後,她為這段話落下註腳:「我窮啫,最慘我在阿媽肚裏已經有錢,我見過錢,所以我點解唔走,亞視一班手足實在合作很好開心,拿五十元請大家飲茶,即刻有人去買,大家一齊食、一齊飲好開心;有次錄影到夜深,導演沙律(鄭丹瑞太太)跟人吵架,在廠哭了出來,有攝影師說她想吃深井燒鵝,結果兩個人看三部機,有一個駕電單車出去買,怎知久久未回,大家好驚是不是出了車禍,卒之等到那位攝影師回來,大家一起斬燒鵝食,我話:『沙律別哭了,你想吃燒鵝,人家就拿條命去搏,飛車都要幫你買,應該開心吧!』」

拒拍戲演華仔母親

女藝員口多不示弱

也因為這場挖角風波,揭發方太原來從沒有跟亞視正式簽約,彼此一直講個「信」字,剛上場的劉天蘭知她是寶,趕緊請她簽張紙。「劉天蘭還想找我拍劇,但當時沒有答應,現在回心一想,是不是可嘗試一下呢?」也有片商誠邀她拍電影,飾演劉德華母親,但正如當日無綫重鎚出擊,她請教蔡瀾一樣──「蔡瀾話,如果無綫給很多錢,我便去吧,但其實我的脾氣不行,再者我在亞視已很高薪,無綫叫到我去,原來不過如此,所以我沒去;拍戲也是差不多,自問真的等錢用便拍吧,但我不『等』,對方說我的角色不是茄喱啡,還是不拍好了。」

服務亞視(連麗的)二十寒暑,跟多位高層、老闆過招,方太對現於無綫位居高職的李寶安印象最深:「第一次傾合約,他約我跟很多人一起吃飯,我叫他加人工,他沒回應,我說趕着錄影,不答我便走了;第二次再約,他說會加我人工,不過只是『趣趣地』,如今我和董驃已是全台最高薪藝員,年薪七位數,之前有這麼多人在場,他不知怎樣加給我,現在只得我們兩個,不如就『趣趣地』,當大家攞個意頭啦!他好叻,這麼大的一個機構,一定要有個生意人把持住。」

踏入九十年代,《方太生活廣場》持續人氣高企,廣告商要排隊贊助,直到九九年被陳任主持的《下午一》取代,當年方太坦言亞視欠缺交代,今日她平心靜氣解釋:「高層說我人工高,公司沒錢賺,問願不願意減人工,我說這個節目的皮費最輕,不過是贊助商養我而已,不能只看我份糧有幾大,公司又有沒有計自己拿到幾多?」離開亞視,廣告商對她依舊捧場,一擲三百萬包拍八集三分鐘的烹飪節目(傳聞方太身價高達六十萬),無綫安排不同藝員與她合作,這次經驗印證了她決不跳槽是對的。「有一個女藝員跟我說,他們有個條例,新人過來要被大家欺負,我立即話:『閘住!我今次帶挈你多半個騷呀!』同場安德尊都在,他是亞視出身,很有義氣,連忙叫那個女藝員道歉,斥責她『冇大冇細』!」

近年飲食節目如雨後春筍,無綫網絡電視更特設為食台餵飽觀眾,但後浪縱多,方太這股前浪未被推倒,她依然是最深入民心的烹飪界一代宗師。「現在還有推出烹飪書,但孩子不大想讓我工作,一聽到我有工開,便說:『阿媽,我俾返錢你!』哈哈哈……」

那是令人懷念、無限親切的招牌笑聲。●

黃心穎 鄭秀文 惠英紅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