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潘志文演活了麥當雄麗的呼聲最高時(八)

集體回憶
2015.06.20
4.1k

七八年十月一日,麗的爆發「家變」,節目總監梁偉民突然「執包袱」出走,駐台記者從他的辦公室追到樓下停車場,當事人只拋下一句:「有什麼你們問黃錫照吧!」便乘車絕塵而去。

十二天後,總經理黃錫照召開記者會,公布由麥當雄接任節目總監:「觀察了三年,麥當雄是個有魄力的人才,他肯嘗試、肯創新……」《十大奇案》令麥當雄備受賞識,扶搖直上的鑰匙,卻是七八年四月首播的《鱷魚淚》,於九點時段幾將《歡樂今宵》吞噬!

「我演的呂文駿,根本就是麥當雄的寫照!」潘志文(潘翁)笑言:「演罷《鱷魚淚》,我受呂文駿性格影響,變得比較蠱惑、虛偽,但到《變色龍》,我又沾染了鄺志立的性格,自己分析,我也是一條變色龍!」

若說潘志文演活了《變色龍》,不禁令我想起鄺志立的最後兩句對白:「我唔怕啲契弟,因為我最契弟!」得戚嘴臉堪稱一絕!

當家小生年少氣盛

頓失依靠重返娘家

《鱷魚淚》正式確立潘志文為「麗的人」,在此之前,他拍過電影、做過播音,甚至曾効力無綫,最廣為人知的代表作,是在港台劇集《小時候》演王書麒、路家敏的叔叔。「最初,我是從國泰電影公司訓練班出道的!」「天生麗質」的他,不諱言一直在讚美聲中長大,朋友都說「咁靚仔,唔演戲嘥晒」,「終於等到有個機會,國泰登報招考演員,十幾歲仔也沒考慮自己一句國語也不懂,寄張相、寫幾隻字,再自己摸上去斧山道面試。」考官叫他隨音樂跳幾步舞,想到胡楓在粵語片遞吓手、踢吓腳,他即興跳起現代舞來,「可能就是這樣拿到高分數。」

獲取錄後受訓半年,曾在秦祥林擔綱的《浪子之歌》演閒角,見發展不大,同學介紹他到港台播音。「以前播音員聲靚,但一般外貌平平,港台想訓練靚樣、高大的年輕男女,我、顏國樑、葛劍青是第一批,接着有熊德誠、熊良錫。」備受重用,他很快已是廣播劇的當家小生,又參與港台聯同市政局合辦的龍翔劇團,月入達二千以上。「其中有一個王牌節目叫《米高峰的故事》,我就是主角米高,跟商台《十八樓座》打對台,編劇李英豪和電台有拗撬,換上張君默執筆,我和顏國樑年少氣盛,覺得這樣不對,台長沒有讓步:『唔啱咪唔好做囉!』好呀,唔做咪唔做囉!便跟顏國樑一起離開。」

李英豪百足咁多爪,既為無綫配音劇集《青春火花》、《無敵鐵探長》等翻譯及編寫對白,又替麗的籌備綜合性節目《狄娜與我》,造就潘翁首次亮相麗的。「每星期在《狄娜與我》做短劇,有一次找不到人跳舞,助導說我在訓練班出身,應該都學過跳舞,於是我、于洋與顏國樑便跳查爾頓舞。」加盟無綫後,初期常演奸角(如《法網難逃》),及後在《春暉》演黃曼梨兒子獲好評,馮淬帆開拍《變》,起用他當男主角。「當時無綫都幾小圈子,我既非訓練班出身,又是兼職身份,本來幾難有發展,但馮淬帆性格有點奇特,不喜歡埋堆,願意起用我這類沒有班底的演員,我也在《私戀》與阿姐(汪明荃)合作過。」

《私戀》拍攝途中,發生馮淬帆在餐廳怒潑砂糖事件,無綫將他即時解僱,潘翁頓失依靠,此時港台改制,張敏儀上場向潘翁招手,七四年順勢重返娘家。「先拍《獅子山下》,再主持《警訊》,期間港台容許客串無綫、麗的,先後拍了《十大奇案》、《三國春秋》與《大家姐》等;麥當雄是個很投入、不懂放飯、經常罵人的導演,他的確可以幾天不回家洗澡,蓬頭垢面來開工,但我和他可算是識英雄重英雄,從一開始已合作得好好,所以他很喜歡用我。」

左右逢源求教大姐

黃錫照萬歲不領情

七八年,阿麥籌拍《鱷魚淚》,力邀潘翁過檔擔正,那邊廂正瘋狂搶人的佳視,目標又對準他。「我不清楚外面的世界,硬着頭皮問張大姐,她分析,麗的就如一條正在沉沒中的船,現在開部《鱷魚淚》捧我,這麼大的製作,一旦失敗,隻船沉不是我的責任,因為根本已在沉沒中,反觀佳視資金雄厚,花這麼多錢簽我過去,不知道會有什麼角色給我。」大姐說得頭頭是道,聽話的他簽約麗的,完成餘下幾集《小時候》,便全力投入《鱷魚淚》的世界。「呂文駿由一個小記者,一路紮上去成為編輯,接着自己開報館,自以為可隻手遮天,開始目中無人,那種氣燄、蠱惑、虛偽,有人對我說,這個角色就是麥當雄的寫照!」

阿麥這幾種「特性」,潘翁「領教」過不少:「他經常『格格格格』,笑到好假,有次我拍到好辛苦,個人有少少狂妄,踢門入去話『俾我瞓啦』,你知道麥當雄與蕭若元怎樣回應嗎?他們說:『這個世界叻的人,全部都睡得很少!』這樣子,我真的無話可說!」當初麗的極度禮遇,揚言會替潘翁在廣播道總台附近租個單位,以作休息之用,後來又說租不到樓,施南生與蕭笙招呼他入總台內的私人休息室,「那本來是藝員休息室,見我要捱這麼多戲,便重新佈置讓我專用,有齊尼龍牀、掛衣架、牙刷、毛巾來安撫我。」

劇集收視節節上升,黃錫照請食飯慶功,偏偏男主角不領情,「無端端停廠去尖東擺幾圍,我忟憎、好唔高興,停什麼廠呢?早些拍完讓我回家睡吧!所以我不去,躲在總台睡覺,公司同事都見怪不怪,朝早上班每每看到我還穿上前一晚的連戲西裝,拿着漱口盅去刷牙!」潘翁舉出一個例子,讓大家了解自己當日有多忙──「那時通告沒有制度可言,張清回來拍第二集第四場,但我連第一集也未拍完,唯有叫他先回家,結果他前後來了三次,我還在拍攝中!」

能令潘翁樂意去捱這種非人生活,麥當雄絕對是最大原動力。「劇本好、製作好,麥當雄用的是電影手法,又愛借實景,可以訂到半島、美麗華、喜來登,在靚ballroom拍上流社會開派對,若找一般臨時演員,衣不稱身又滿口煙屎牙,點『充』都唔似,阿麥居然請來公司的職員、編劇演賓客,在現場播首主題曲出來,當堂真係毛管戙,成間公司咁樣back up,呢場仗係要打,捱死都抵!」

吳回賜名大哥變翁

爾冬陞為大褸呷醋

《變色龍》他續上前線,所不同的是毋須「孤身作戰」,加入劉志榮、劉緯民分擔戲分。「我猜麥當雄、李兆熊都知,再像《鱷魚淚》一樣,將所有戲推在我身上,五個導演、一個潘志文,我不眠不休也分不勻!雖說林嘉華也幫輕了一點,但始終不及《變色龍》有三個男主角。」不介意被搶戲嗎?「那個年代有什麼好爭?人不多,不是你做便是我做,我們三個人很好感情。」被派演鄺志立,他向阿麥、蕭若元取經,得來的回覆是──「現在流行這樣的戲,且看阿倫狄龍,套套都演殺手,其實也是反派,只不過主角演反派而已。」

人生如戲,拍攝鄺爸爸(吳回飾演鄺大全)病逝一幕,撞正現實中的潘爸爸仙遊,為趕戲,潘家不惜將喪禮押後一星期。「沒有存貨,邊拍邊出街,大事為重,我不可以停,緊守岡位,但後來居然有人『爆大鑊』,謠傳我爸爸過身只是宣傳橋,真的很過分!」「潘翁」這個外號,正是吳回叔所賜:「有次在餐廳喝茶,我問為什麼他叫民叔呢?原來他的真名叫吳耀民,我說我才是『文叔』吧,他笑着搖頭:『以你的江湖地位,叫潘翁才對呀!』就此叫到今時今日。」本來,潘翁的花名叫「大哥」,「在《鱷魚淚》,馬敏兒、林嘉華、袁麗嫦都叫我『大哥』,我好清楚記得,當時仍未有人喚鄧光榮做『大哥』,洪金寶就更加未是『大哥大』。」

經歷過八十九集的《鱷魚淚》,潘翁已習慣與馬敏兒以兄妹相稱,緊接要在《變色龍》有感情瓜葛,一時之下放不開,引為人生一大憾事:「有場戲要我吻她,但她是我的妹妹,怎麼可以吻下去?我想到借位,無奈攝影師所取的角度欠佳,只見我捧着她的臉,卻吻在自己的手上,穿晒崩!唉,枉我一世英名,真的好失敗,應該要放開些吧!」

數當年麗的花旦,他坦言最愛魏秋樺:「以她當年的形象,每個男人都想保護、憐惜,加上她由佳視過來,我盡地主之誼,一手一腳帶她行餐廳、化妝間,哪裏有水喝、哪個廁所有鬼,都一一交代;她的煙癮很大,拍戲不會有太多時間讓你歎足一枝煙,唯有吸幾啖就丟,於是我倆便你一啖、我一啖,她埋位,我便吸她的煙,感情很好。」他試過情不自禁對魏秋樺說:「我真的很喜歡你,可惜我已經結婚,你亦有了男朋友……」

另一位跟潘翁如膠似漆的花旦,正是魏秋樺所飾的林硯梅死後,鄺志立在《變色龍》迎娶的妻子──湯美婷(余安安)!「她來麗的,又是由我做導遊,每次都有男友爾冬陞伴着,還有兩個武師跟住挽化妝箱,來頭看似甚勁,她卻很有演員道德,拍親熱戲要我真的吻下去,不能偷雞;有次,她和陶敏明一起去英國旅行,替我買了一件茄士咩絨褸、一件名牌乾濕樓,買到連爾冬陞都呷醋,問:『你同佢咩咁老友?個行李箱有幾大呀?』兩件褸合計只是千多元港紙,但心意最緊要!」●

下回預告

麗的開拍《大地恩情》向無綫開火,急召正於吉隆坡登台的收視福將潘志文回港,糊裏糊塗被催促回港,無意中竟開罪了《變色龍》的「媽打」鄧碧雲!「她以為我有心『跣』佢,嬲咗我好耐!」

自《俠盜風流》開展大俠生涯,歷年來受傷無數,最嚴重的一次幾乎破相,「幸好個護士夠惡,而且比醫生更棒!」

下期《明周》,潘翁的人生與命運。

陳卓賢 莫文蔚 聲夢傳奇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