片酬四萬飆升至百萬美金元彪性格巨星話當年(一)

集體回憶
2015.03.21
2788

七九年,元彪在《雜家小子》初擔大旗,兩年後,《敗家仔》更升格為嘉禾的聖誕巨獻,票房大收九百多萬,但奇怪地,媒體對這些新紮動作小生的報道不多,更有記者這樣形容他:「元彪是個木訥寡言的男人,不習慣面對一羣記者說話,多數時候,他帶着且戰且退的態度,說幾句話便敷衍過去。」

八三年是他的突破年,跟初戀女友彭秀霞婚後事業大旺,憑《新蜀山劍俠》與《波牛》風魔日本,氣勢直逼如日方中的師兄成龍,片酬由最初四萬飆升到全盛期一百萬美金(!);人紅了自信心大增,不善辭令的他話匣子漸開,但潛藏的個性與傲骨,並沒改變半分。

「以前,陳自強說要當我的經理人,我說不需要了,你有事沒事找我出去(應酬),我坐在家不知多好!嘉禾的戲首映,不去便不去,我來拍戲而已,又不是應酬你去看戲;反而我不怕抽佣,我有本事,要求這樣的價錢,你還不是一樣要給我?」他並非以金錢掛帥,只是深信有能者居之,榮登主角後竟仍願意當替身,就是以下原則──「寧做一流替身,不做九流明星!」

元彪是動作巨星,也是性格巨星。

波板糖撫慰小心靈

講廣東話禍從口出

從前世界艱難,父母多因家貧,忍心送子女學藝投宿,元彪卻是例外的一個,他的父親經營毛衫廠,家境不俗。「爸爸很喜歡往荔園看師父(于占元)帶領洪金寶、成龍演戲,我也跟着一起去,看他們翻觔斗、打功夫,幾過癮,加上我又不是讀書材料……」拜于占元門下時,他只是個五歲的小人兒,已自知不是讀書材料?他笑:「試想,我連幼稚園也不想讀,去玩而已,我也不要!」

每天練功、吊嗓,年多後他初踏台板演《小放羊》,曾害怕得不敢出場──正確來說,應該是害怕出錯而被師父打,一度躲在樓梯底,但最後還得上場,結果一如所料,他因忘記對白而受罰。「我不會說師父很仁慈,以前的教育就是這樣,一巴二巴『星』埋嚟,不會被人說是虐待兒童。」于師父有個訓練徒弟成才的狠辣規矩,每晚落幕後會召集廿幾位徒兒坐在台上,訓示剛才出錯的自動自覺站起來、逐個打,以為可瞞天過海者,下場更慘!

彪哥憶述:「如果自己講,通常罰十藤,不自願的話,二、 三十藤也不出奇,而且打時不准動,一動便不算,由頭打過!」不准動,但可以哭嗎?「未打完就喊,即是你會動吧,所以通常都是打完才哭;有沒有錯自己最清楚,有人博師父不知,被捉到便大件事。」何謂之「錯」呢?「有時在台上跣一跣腳未必叫錯,但很多都會自願站起來,因為怕被師父抽秤,這是從小訓練出來的,不能不認,認了有商量,不認就大鑊。」

換言之,每次演出幾已肯定要吃「藤條炆豬肉」,為撫慰弱小心靈,他會省下每天一毫的零用錢,在後台預備一塊波板糖,以圖「甘苦與共」。「過時過節,家裏會拿飯餸來,有時又會派毛衫給師兄弟,可能爸爸希望師父對我的教導好些,我的戲服一樣是私伙。」他從小一直說着廣東話,于師父教授的卻是京戲,勅令徒兒說國語,只要讓他聽到一句廣東話,那人便是「禍從口出」,師父會用筷子往其嘴巴攪呀攪,攪到口損出血為止!「這樣我們才懂得驚,緊記着不能再說廣東話。」

老闆走佬流落美國

黑工穿皮帶入膠袋

踏入成年,師兄們開始投身影壇闖天下,小師弟因仍未夠秤,即使有洪金寶關照,每個月也僅能開工一、兩天,日薪七十元;七二年,美國總統尼克遜訪華,掀起當地一片中國熱,翌年有華僑邀請于師父組團巡迴三藩市、洛杉磯、紐約與加拿大等地表演京戲,「很多師兄正在香港拍戲賺錢,抽不到時間,當時我只得十四歲,拍戲賺不到什麼錢,師父給我三千元月薪,條件不錯,便跟他去了美國演出。」

世事難料,赴美兩個月後,老闆破產走佬,于師父與一班徒兒流落異鄉,香港政府願意先出錢買機票,但回港後護照需被扣留,直至他們還錢為止;愛面子的于師父深感有愧,忍不住當眾落淚,決定留在彼邦落地生根,年紀最小的元彪,也一度追隨左右。「以前那一代很嚮往美國,我一向又比較獨立、唔黐家,難得去到,簽證又未過期,朋友介紹我們去製衣廠打工,朝早五點起身,做到晚上十二點幾收工,一個月賺到四百幾美金,沒辦法,始終是黑市工人。」

穿皮帶、入膠袋的生涯不過半年,他毅然隻身回港,並矢志在影壇建功立業。「十四、 五歲這一年很多事發生,令我急速成熟,希望可以棲身於娛樂圈,當時的目標是當武術指導。」為與武師們混熟,細路仔跟着一班哥哥去打牌、飲酒,仗着「于占元」這塊金漆招牌,不愁沒工開,日薪漲至百多二百元,更加今朝有酒今朝醉,期間吳思遠看他外形不錯,曾有意提攜主角一職,但害羞的他竟一口推卻,還拋下兩句:「寧做一流替身,不做九流明星!」

邀當主角一再擰頭

一片結緣趁勢成家

七六、 七七年間,洪金寶將他帶入嘉禾,簽約成為合約武師,月薪三千。「我的個性不愛四圍走,跟慣洪金寶,有段時間洪金寶不多戲拍,其他師兄弟會轉去邵氏跟唐佳、劉家良搵食,我卻是不熟不做。」他成為洪家班的中堅分子,在《贊先生與找錢華》、《林世榮》等表現落力,大師兄心中有數。「我們同屬一個班底,他深知有些動作,只有元彪才做得到,即使叫其他人去試,也知道他們做不來,結果都要由元彪出馬。」李小龍猝逝,嘉禾從韓國找來與他有幾分相似的合氣道高手金泰中,化名唐龍演出《死亡遊戲》與《死亡塔》,彪哥笑言:「《死亡塔》有三個李小龍,有韓國李小龍、美國李小龍,我是替身李小龍。」其實《死亡塔》也有出現真身李小龍,但那是導演吳思遠從舊作《龍爭虎鬥》、《死亡遊戲》等抽出來的片段。

彪哥全情投入度招,很多動作場面又由他親自上陣,洪金寶開拍《雜家小子》,索性向嘉禾推薦他當主角,誰知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又推!「我真的沒有興趣,可能你話我唔識撈,但我真的沒所謂,撈武師我大把錢搵,一日搵一千幾百閒閒地,就算《雜家小子》給我四萬元,隨時少過我做龍虎武師,一部戲拍六、 七個月,四萬可謂毫不吸引!」最終,大師兄還是說服了他,《雜家小子》收二百多萬,成績不俗,他還是沒有打算從此進軍幕前,「我當了主角,一樣做武指、替身,如《人嚇人》、《鬼打鬼》,我覺得別人做不到,我做到便很有成功感。」

八一年,他再當主角,《敗家仔》佔據嘉禾聖誕黃金檔,大收九百多萬,鄭中基曾跟他提過有意重拍。「這部戲的故事一般,但人物塑造比較勵志,他不是一個衰的敗家仔,見到好人就救好人、衰人就打衰人,很有義氣;加上動作設計幾吸引,林正英扮花旦也能為戲劇製造光采。」同時間,陳勳奇在金公主支持下成立永佳,創業作是洪金寶自導自演的《提防小手》──敵方陣營開戲,為什麼嘉禾會願意放人?彪哥一語道破:「你有本事咪得囉!我要過去嗰邊攞錢,咁你俾唔俾我吖?我們是同一個班底嘛!」片中有張新臉孔彭秀霞,本來任職保險經紀,因認識陸劍明,一心想藉試鏡擴展人脈,結果被洪金寶看中力邀演出,卻因有一個替身代勞的性感鏡頭,令彭秀霞拍得很不開心,彪哥開解下擦出愛火花,打鐵趁熱於八三年二月註冊、六月擺酒,彪哥不喜歡太太拋頭露面,《提防小手》也成為彭秀霞第一部及最後一部戲。●

下回預告

時勢造英雄,抑或彭秀霞旺夫?八二、八三年間,元彪憑《A計劃》與《新蜀山劍俠》名氣日響,真正令他的事業一飛衝天,在日本聲勢力逼成龍的代表作,是在香港反應一般的《波牛》,「當時日本的足球事業並不興旺,我反而想拍的是棒球!」

棲身大公司多年,我行我素的他,有一套證明自己實力的獨特方法,「我就是要想一些難題出來,從而知道我有沒有能力拿錢!」

下期《明周》,千鈞威力似雷電。

許志安 鄭秀文 馬國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