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主動爭取玉成經典黃杏秀藝壇風雲錄(三)

集體回憶
2015.01.31
3.8k

出道以來,黃杏秀順風順水,劇接劇從無間斷,「可能是我好彩吧,不用自己去叩門,沒有推過劇,但也沒有爭取過。」古裝、民初、時裝,柔弱、壓抑、開朗,什麼劇種、戲路,她都幾乎涉獵過,「我唯一的心願,就是渴望做一次金庸筆下的女主角!」

機會來了,監製蕭笙開拍《天龍八部》,秀姑被欽點演出一角,卻不是本姑娘所心儀的,「我第一次開口,向別人要求一個角色,就是為了阿朱!」鮮為人知的是,跟阿朱上演一段可歌可泣生死的喬峰(蕭峰),人選竟同是秀姑的建議,「這是梁家仁第一次演電視!」

女兒意、英雄癡,經典出自秀姑的自薦與引薦。

麻將枱被發掘演戲

入戲太深歇斯底里

七六年十二月,報載黃杏秀與《新蘇小妹三難新郎》拍檔劉志榮的緋聞純屬虛構,伊人的男友其實是位新潮樂隊的成員,在中環一間夜總會工作,外貌長得頗為俊俏,這個人正是阿叻陳百祥。

雖是無綫力捧花旦,秀姑卻愛得坦蕩蕩,很多同事都知道阿叻的存在,「我們常去甘國亮屋企打牌,好像還有黃韻詩、吳慧萍等,有次甘國亮問阿叻:『你好似識唱歌喎……』阿叻答:『對呀,我以前是樂隊成員!』就這樣拉了他去演《青春熱潮》,說起來,甘國亮與吳慧萍都是阿叻的伯樂。」

拍拖進而拍埋戲,這對名副其實的情侶檔並無食住上,秀姑最特別的一位「男對手」,是《一劍鎮神州》的馮寶寶,寶寶姐笑言,三位女角(秀姑、歐陽珮珊、王愛明)中,她最愛秀姑,幾乎「戲假情真」,秀姑點頭:「我們有好多對手戲,一有空便打牙骹,非常好朋友,弄得她整天叫錯名,明明在叫王愛明,但總是叫我個名,大家便笑她,真的很喜歡黃杏秀!」

八〇年長劇《風雲》上場,秀姑與寶寶姐由情人變成姑嫂,拍攝氣氛不再輕鬆,秀姑更形容,這是她從演以來最辛苦的一部劇。「拍古裝,戲服一脫,便可以跳出角色,但《風雲》是時裝戲,入了那個世界,不能一下子跳出來,加上裏面有強姦戲,那天由朝拍到晚、十幾二十場,場場都要喊,喊到我對眼腫晒、個鼻損晒,變得有點歇斯底里。」

《風雲》故事背景聚焦新界土地所引發的權力鬥爭,關海山所演的地主何盛思想守舊、重男輕女,常對妻女李香琴(何區紹清)與秀姑(何思雅)呼呼喝喝,兩母女在劇中互相扶持。「琴姐第一次做被罵的角色,與關海山兩個都好好戲,我投入到每逢見到琴姐,便忍不住要抱着她,反觀蝦叔未開聲,我已經成個人顫晒,眼淚開始湧出來,蝦叔真人當然不會這樣惡,但沒辦法,我真的很怕他!」即使全劇殺青,何思雅的處境、遭遇,仍在秀姑腦海揮之不散,「足足相隔個幾兩個月,才能真正脫離角色的陰影。」

陪梁家仁一起NG

翁美玲演技僅合格

最佳的淡化劑,自然是排山倒海的新角色。踏入八十年代,秀姑續受無綫重用,在《天龍八部》(《六脈神劍》與《虛竹傳奇》),更一人分飾阿朱與鍾靈兩角。「蕭笙叔來找我時,只是斟演鍾靈一角,很多謝他找我演鍾靈,事實上我亦自知非常適合,若換上我是監製,要在當時電視台找一個人演鍾靈,我都會選黃杏秀,但因為我是金庸迷,從小已看過他所有作品,在《天龍八部》裏,我最愛的是阿朱,最想做的也是阿朱,於是我第一次開口向監製爭取,可不可以讓我演阿朱?我寧願不做鍾靈!」

蕭笙想了好幾天,給秀姑一個意想不到的回覆:「黃杏秀,鍾靈你一定要演,不如我讓你兼演阿朱吧。」秀姑登時衝口而出:「咁都得?回心一想,也可以的,阿朱與鍾靈都是段正淳(謝賢)的女兒(同父異母),外貌相似可以理解,只要在造型設計下工夫,作出區分便可以。」角色大致上敲定,唯獨粗豪又深情的喬峰,始終遍尋不獲,秀姑憶述:「他們曾經想過找狄龍,但當時他仍在電影演大俠,又怎會跑來演電視?之前我在一部電影跟梁家仁合作過,便問蕭笙叔:『你知道誰是梁家仁嗎?他有鬚,外形很適合演喬峰,你們可以考慮一下!』果然,後來他真的找了梁家仁!」

如同想像,梁家仁一試造型,已知喬峰一角不作二人想,但因以前電影不會有現場收音,首度拍劇的他很不習慣,經常NG。「對白背到佢死死吓,不過我總覺得,只要找到對的人去演那個角色,便能事半功倍,加上我又喜歡演戲,不介意陪他一起NG,只要效果出來夠好便可以。」

翌年,蕭笙叔開拍《十三妹》,再召好拍檔入組,秀姑這次又有好介紹──落選港姐翁美玲是也。「她選港姐時,我已覺得這個女生外貌甜美,做古裝高頭大馬不行,像她細細粒最好,剛巧《十三妹》尚欠一個女角,我便跟蕭笙叔提起,有個香港小姐很不錯。」扮相煞食,說到演技呢?秀姑這樣評價初出道靠打天才波的翁美玲:「坦白說,以她當年的表現,我不能給她六十分,但因為她新,黃蓉與林黛玉皆是,用新人去演會吸引一點,如果用舊人像我,之前演過的《小婦人》、《天龍八部》等角色,觀眾都已入晒腦,新人反而佔優很多。」

三次捱刀大傷元氣

夢想角色擦身而過

勞累多年,秀姑已習慣晨昏顛倒的生活,捱病、捱痛、捱眼瞓視作等閒事,終於捱到《十三妹》,病魔的惡爪伸向她!「有一天拍完外景,肚痛得很厲害,外景車載我去浸會醫院,途中給我吃了兩粒必理痛,由小到大我都未碰過必理痛,想不到藥力幾犀利,連腸胃炎也可以止痛。」醫生問哪裏不舒服,她如實相告,之前感覺肚子很痛,但現在沒有大礙,醫生按按她的肚子,認為可能是腹膜炎或盲腸炎,建議入院作詳細檢查。「個肚其實還有小小痛,我問可不可以吃antibiotic(抗生素)?他說可以,我便想,拍完劇再去檢查吧。」

兩個月後無劇一身輕,秀姑才再去見醫生,赫然發現腹腔全是毒膿,需緊急施行手術。「感染太犀利,我被切了一截腸、一半輸卵管、一半子宮,再連胰臟都要移開,用高科技洗淨器官。」以為洗乾洗淨,兩個月後復出,拍攝單元劇《花街總司令》,誰知在片場暈倒。「第一次手術集中洗個肚,沒察覺胃部有個膿泡,縫線後走出來肆虐,又搞到一肚都係!」手術後,她持續發燒,無奈要第三次捱刀,再割去體內水瘤,體重只剩八十磅。「說來神奇,病房內有張几仔,我叫朋友來跟我打麻將,醫院本來不能打,但醫生竟然容許,因為『話唔定我打完就死』!打牌時,護士幫我量血壓,一切正常,但當班雀友走後,所有都變得不正常,所以說麻將能醫百病,準沒錯!」

健康至上,阿叻曾向外宣言,秀姑病癒後將退出娛圈,以好好調理身體,八四年四月約滿,她果真離開効力八年的無綫,卻不是從此收山,反而飛到台灣搵真銀!「以前我不理會錢,自從病完之後,才發覺原來不能不食人間煙火,錢好重要,台灣的利誘也太吸引了!」傳聞每劇酬金超過三十萬,秀姑一走便近兩年,「我很想念香港,也很想念陳百祥,為了他,我回來香港,湊巧亞視找我拍《阮玲玉》,角色好有發揮,我好想拍。」面對昔日收視福將,無綫未敢輕視,先以《仁濟之夜》對打,再傾全台之力趕拍《楊家將》,順便力撼亞視重頭節目《亞太小姐》。「見《阮玲玉》成績不錯,無綫居然將整個班底,由監製(王心慰)到導演、編劇一併撬走!」

她也順勢重回娘家,可是八八年演罷《南拳蔡李佛》,宣告淡出娛樂圈。「我的演技當然沒問題,但當有人NG,其他人就好有怨言:『應該一點收工,現在已兩點幾……』我想,大家只想做好件事而已,何以要這樣抱怨呢?原來,現在已習慣流水作業!女演員的藝術生命不及男演員長,當時女主角大概演到三十五、 六歲,不像現在四、 五十歲依然可以,如果我仍要拍下去,大概還有五、 六年風光,但反正我想演的角色,『差不多』已演過了,加上陳百祥很忙,經常四、 五組戲,我拍、他又拍,想見面也很難,不如我先停吧。」

說「差不多」,乃因仍有一個角色,是秀姑擦身而過、觸不可及的:「我只得一個遺憾,是始終未能演黃蓉,所以蕭仔(蕭潮順)叫我錄《好聲》,本來想我聲演《三國演義》的小喬,但我主動提出要演黃蓉,與謝君豪(聲演郭靖)錄音好順利。」愛演戲的她,會因此被挑出癮來,重操故業嗎?「我還有戲癮,有時看到某些戲會想,如果由我來演就差好遠啦!不過,都係講吓啫!」●

馬國明 鄭秀文 黃心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