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移花接木 不忍卒睹黃杏秀藝壇風雲錄(二)

集體回憶
2015.01.24
4.6k

黃杏秀一出即紅,在公仔箱固然留下佳作無數,於大銀幕亦無往而不利,一套《新蘇小妹三難新郎》紅遍東南亞,另一部由黃華麒執導的《她的爸的媽媽的》,在香港票房僅次《半斤八両》,榮登七六年賣座亞軍。「我有個感覺,雖然一出道備受無綫力捧,但我其實在電影先紅,再由電影紅回電視。」

搶手貨人人爭住打主意,呂奇出價四萬求她一脫不得要領,七八年卻出現了一齣打正旗號、由黃杏秀與張國榮合演的風月片《紅樓春上春》!「我好嬲,始終沒有看過這部戲!」

開工一天急斟添食

殃及池魚造就紅姑

七七年,如日方中的功夫大導劉家良開拍《螳螂》,相中無綫新紮花旦黃杏秀擔演女主角,才不過開工一天,劉師父已急不及待敲定秀姑再來一部,「她比李麗麗還好,阿麗記性差,學功夫上手慢,也沒有阿秀般似模似樣。」秀姑外形靚、演技好,又有跳舞底子,武打場面易上手,教平日在邵氏「打橫行」的劉師父寵愛有加,為遷就這位影視兩忙的小姑娘,不惜將檔期左調右調,有時甚至要將日班臨急改為夜班,劉師父與男主角姜大衞均大呼不習慣,秀姑笑言:「我知道劉師父當時好紅、好少就人,但跟無綫撞期,沒辦法,當時沒有經理人、助手,兩邊(無綫、邵氏)的人都來罵我,有一次我很不開心,坐在片場哭了,他望到,問我哭什麼,我說度不到期,被罵覺得很委屈,他看到我這樣,便說:『得喇,我幫你搞掂!』」

相處愉快,全因秀姑不拘小節,劉師父與武師們粗口橫飛,她可以當耳邊風:「那不過是助語詞,不值得大驚小怪。」有次,劉師父叫她從花園的草坪躍過圍欄,再跨上走廊,一不留神摔在石屎造的走廊,她忍着痛繼續試,劉師父也沒堅持,把這個鏡頭刪掉了,「我不會為受傷這般小事而哭,反之會為度不到期而難過。」方逸華也知她是寶,《螳螂》甫殺青,趕緊斟她簽長約,開出片酬每部一萬元,「當時普通女星大概三千、 五千(一部片酬),高一點可有六千,邵氏出到一萬,但我沒有答應,外面花花世界,我何以只簽一間?」

邵氏一直沒忘記她,八十年代初開拍情慾片《男與女》,再來叩門、再吃閉門羹。「他們說會有關海山,當中有一些情慾戲分,我一聽便立即推,後來找上蓮妹(陳玉蓮),她也不拍,第三個到鍾楚紅,終於點頭,當時她還算新人,這部戲令人覺得她很性感,紅了!」早在《C.I.D.》她已有大膽演出,只要劇情需要,按理不會如此抗拒情慾戲,之所以對《男與女》耍手擰頭,原來是「殃及池魚」──「之前已有一部《紅樓春上春》,接連再拍下去的話,豈不是會被誤認為是走性感路線的女星?」

哥哥慨嘆被賣豬仔

用替身是一大侮辱

《紅樓春上春》是張國榮處男擔正的電影,他曾形容自己被人「賣豬仔」:「製片人告訴我,想拍一部紅樓夢式喜劇,我問誰是女主角,對方說是黃杏秀,我心想:『黃杏秀跟我演對手戲,當然很開心啦!』」七七、 七八年間,影視圈忽然刮起一陣《紅樓夢》競拍風,先後出現佳視版本、邵氏版本(《金玉良緣紅樓夢》與《紅樓春夢》)及凌波、金漢夫妻檔的《新紅樓夢》,連左派金聲公司也不閒着,重映六二年製作的越劇《紅樓夢》;初出道的哥哥能分一杯羹,在《紅樓春上春》演賈寶玉,片酬僅得六千五百元,牌面上也似無推卻之理,誰知開工幾天已察覺「誤上賊船」,但因簽了合約,只得硬着頭皮拍下去。「每天要看着許多胸前偉大的哺乳動物,晃來踱去的,真的看得自己渾身不自然……好辛苦才捱完那部電影,卻得不到什麼回報,而且真的霉足三年!」走紅後的哥哥不堪回首,直言對這部戲感到噁心。

黃杏秀的遭遇,也是大同小異:「當時很多戲找我,我自己接的,從沒發生過什麼問題,依稀記得TVB只替我接過一至兩部,就是這部出了事!初接洽時,那邊的人告訴我,其他演員包括張國榮、關海山,當時張國榮剛剛冒起,大家都很留意他,合作看來很不錯,《紅樓夢》又是經典名著,我演的是林黛玉,吳思遠也向來是正派導演(《紅樓春上春》由思遠影業出品,吳思遠當策劃、導演是金鑫),整體感覺都很正派。」

電影初名《風月寶鑑》、《新潮紅樓夢》,經四、 五日通告後,事有蹺蹊的警號,來自導演對秀姑提出的一個指令:「忽然要求我拍些發夢後受驚的表情,很奇怪,為什麼會發夢、拍這些表情呢?」她回無綫找高層何家聯商量,想過不再拍下去,何家聯卻說,她已拍了幾天戲分,一旦換角損失不菲,「對方同意,電影拍完後要經我過目才可以上映,但最終沒有給我和公司看過已上畫了,連首映也不夠膽叫我去,之後朋友告訴我是怎麼的一回事,我始終沒有看過這部戲。」

慘遭移花接木,秀姑直言怒不可遏:「我為此嬲了吳思遠好幾年,之前完全欺騙我,如果一早說明是這樣的戲,我根本不會接;更嬲的是,我向來最憎用替身,即使拍劉家良的打戲,除非要我翻超高難度的觔斗,否則我盡量想親自上陣,九成以上動作都是我自己做的,劉家良幫我安排的替身一直閒着在玩,對我來說,用替身是一大侮辱!」

另一個遺憾是,男女主角本該有大量對手戲,但因替身「蠶食」了秀姑的戲分,令她錯過與哥哥好好相處的時光。「我的戲分很集中,他們要搶拍我的表情、反應,也可能知道我隨時會罷拍,更加要盡快完成我的戲,形成我跟哥哥少了對手戲,少到我根本沒可能與他混熟。」

米雪過檔卻遭冷落

頻爆騷身價冠全台

幸好,這次風波未有正面衝擊她的入屋形象,《小李飛刀》(與第二輯《魔劍俠情》)、《陸小鳳之決戰前後》、《一劍鎮神州》、《絕代雙驕》等,秀姑仍然坐穩女正印后座。「很深印象的是《絕代雙驕》,主角雙生雙旦,公司一早定下我(鐵心蘭)、黃元申(小魚兒)與石修(花無缺),另外一個女主角(蘇櫻)遲遲未知,差不多臨開拍前,才告訴我由米雪來演,米記在佳視早已是女主角了,但TVB對她不算重視,戲分與宣傳都不在她身上,可能因她不簽長約,TVB為什麼要捧你?」

當年電視圈湧現一波又一波的挖角潮,以秀姑的知名度與觀眾緣,肯定是重點目標,但在八四年約滿離開,她一直留守無綫,未見異心。「佳視、麗的都有挖過我,所以我在無綫從未有一次完成合約,通常簽兩年生約、兩年死約,還未滿便有人來挖,一年多無綫便跟我續約,人工兩、三倍地升,新約才剛動筆,未夠半年又renew……」回想第一份合約,她只得月薪六百,但水漲船高,會計部好友爆料,從未見過有藝員的加薪幅度及得上她,離開前已升至二千元一個騷,頻頻爆騷之下,她曾是全台賺錢最多的女藝員。「麗的出幾多錢,無綫都一定更高,我從沒有跳槽的念頭,看看我身邊還是陳百祥就知啦!我本來不是一個愛變的人,每間屋都起碼住廿年以上,之所以我喜歡拍戲,就是能藉此豐富我的人生。」

好使好用,同時又聽教聽話,多年來,她從未推過任何一部劇,唯一的「say no」與劇集無關。「那時我不斷在拍,公司想我做MV女主角,歌手好像是許冠傑,因為他要一個女仔扮古裝,我說不好吧,已經沒得好睡了,何況我喜歡拍戲,不代表我喜歡拍MV!」●

鄭秀文 馬國明 許志安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