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擔正有因果 乜太一take過廖偉雄自成一派(二)

集體回憶
2015.01.10
2.7k

憑《網中人》阿燦聲名鵲起,廖偉雄榮登無綫搶手綠葉,曝光率爆燈卻總做陪襯,直至八八年終為牡丹,夥拍劉嘉玲擔正《檸檬丈夫》,「凡事皆有前因與後果,總之每件事都要盡力去做,自然會有一定程度的回報。」

行運一條龍,兩年後再來《笑星救地球》,乜太成為視迷票選「我最鍾意的角色」,偕胡大為錄唱片、拍電影、在紅館開「演笑會」,當年燦哥如是說:「賺夠五百萬便要跟乜太講拜拜,要再想過另一個形象賺錢了!」

果真,乜太令他成功達標,但「她」並沒有從此消失,踏入二○一五初,化身「七太」再現江湖……

唯望到一朝,盡破金光燦爛名利網。

自導自演檢討失敗

亂中有錯幾乎毀容

阿燦熱方興未艾,八十年代初,廖偉雄在影壇穩佔一席之地,其中如《提防小手》、《佳人有約》、《空心大少爺》等都是永佳出品。「我與黎應就拍過《連環大鬥法》,彼此有了淵源,後來他與陳勳奇合組永佳,於是叫我去幫手,最記得《空心大少爺》,主要賣兩場戲,第一場是打枱波,我提議個波一停,我暈一暈,波就這樣落了袋,這場在午夜場時拍爛手掌,另一場是葉蒨文穿背心下水。」

八五年,永佳支持燦哥自導自演《吉人天相》,繼《空心大少爺》後,再跟編劇王家衛合作,「他好像不想再被提起,不要提了,好嗎?」《吉》片票房不濟,僅收三百多萬,燦哥總結:「失敗乃因書到用時方恨少,加上電視台又忙,沒專心去做好一件事;套戲本身沒事,只是結局有問題,中間我又加插了一首歌,觀眾來是想看喜劇,首歌拉慢了氣氛,感覺好煩。」

拍攝《吉》片期間,他尚要兼顧劇集《鐵面包公》、排練台慶以及另一部電影《我願意》的演出,亂中有錯,幾乎弄至毀容!「那天去拍《我願意》,開工了整個晚上,剛睡醒看看手錶,嘩,不得了,要趕返無綫,這齣戲的導演是劉家豪、李力持是場記,我說拍完這場一定要走,否則會被公司炒魷!」這幕講述燦哥拿着弟弟弄壞了的風筒往面上一吹,結果噴出一團黑煙,綵排時煙火不夠,工作人員遂加重火藥,「我問個風筒得唔得?有人話得,再問有冇人試過?又話試過,於是唔好講咁多,嚟啦!」誰知火藥落得太重手,往燦哥噴出的不止黑煙,還有一團火!「我第一時間闔埋眼,覺得塊面好㷫,想擘大雙眼,已經擘唔大,眼睫毛全被黏住,搵水洗都唔得,我大叫:『死啦,擘唔大眼,塊面又花咗喇!』」他以為一定會破相,幸好經診治後,證實只是皮外傷,臉上也沒有留疤。

事業得意家嘈屋閉

乜太戚嘴自有用意

真箇吉人天相?受傷前半年,燦哥的一齣《孖襟兄弟》不但取得七百多萬的驕人票房,更埋下日後在《檸檬丈夫》掛正頭牌的伏線。「本來,有一套二、 三千萬的大製作找我,但撞正無綫有部劇,感覺很可惜;接着有個空檔,我改拍《孖襟兄弟》,梁家樹做導演、劉鎮偉做監製(這是劉鎮偉與王家衛結緣之作),結果《孖襟》收得,那部大製作卻失利,所以做人應該隨緣,不要強求。」之後,梁家樹重返無綫,構思了一齣《檸檬丈夫》,找燦哥配劉嘉玲,替他開拓另一條都市小男人路線,事業再起風雲之際,家庭卻出現暗湧──燦嫂有投訴!「她不止呷劉嘉玲醋,其實之前已有好多部,她不明白拍戲是什麼,看報後會頻頻問:『為什麼你和那個女藝員在餐廳吃飯?為什麼你要駕車送人走?為什麼你同其他人咁好傾,返屋企又唔同我傾?』唉,拍戲一定有女主角,不和她傾偈,又怎樣交戲呢?」

事有湊巧,之後燦哥的拍檔換上男人──胡大為,燦嫂大可暫且放心。「我認識一個叫Jockey(陳敏生)的編劇,他本來在商台當監製,找我跟胡大為主持《假日皇牌》,收聽率很高,後來Jockey入無綫跟黎文卓,再找我們做《笑星救地球》。」他倆早於《阿燦正傳》等一系列電影碰頭,「招振強不但找他演出,還負責剪片,有一場他跟梁小龍打架,受傷流晒血,還說不打緊可以繼續拍,我話拍你個頭咩,入醫院啦,佢又冇車,我就用自己部爛車送佢去醫院,自此一直好感激我。」

燦哥原與黎文卓並不相熟,之前合作過《香港倒後鏡》,但仍談不上是對方的兄弟班,只是黎文卓剛巧要開個gag騷,不經意締造了乜太。「黎文卓度了由一個女人去煮一個特別的餸,叫煲老藕,我覺得就這樣煮餸,作用不大,便賦予她一個性格,是個很霸道的女人,不想讓小李說話,但在鏡頭面前就扮到懶高貴。」乜太為何經常「戚嘴」?當中有什麼含意?「戚嘴是因為記唔切對白,黎文卓的稿來得很遲,又只得一個廠,這麼多環節要做,通常都要一take過。」有說乜太造型取自周梁淑怡,他再次澄清:「完全無關!」

「笑星」當旺,拍戲、錄唱片、在紅館開「演笑會」還嫌不夠,精明的燦哥竟想到斥資百多萬向無綫買入《笑星救地球》的馬來西亞電視版權,再親自往當地安排播出!「一來無綫未必入到(大馬),但我入到,而且識電視台的人不夠,還要有廣告支持,我識到朋友肯落廣告,才會想到向無綫購入版權,在當地電視台播出,我相信是第一個現役藝員這樣去做!」

不想接劇無奈就範

開創一套方案演技

正當躊躇滿志、準備憑乜太賺夠五百萬「收山」之際,無綫下旨要他參演處境劇《茶煲世家》,「我正藉《笑星》搵真銀,拍戲、登台忙得不可開交,這個時候要開《茶煲》,豈不是阻我搵食?我不想接,但跟監製梅小青傾完偈,還是要做。」小青姐用什麼理由說服他?「沒有說服,無綫夾硬要你做,唔做咪同公司擘臉,即係冇得撈?不過,也因為《茶煲》,我跟小青姐結了緣,之後她開《成日受傷的男人》、《娛樂插班生》等,都有找我當主角。」

九六年,他忽然宣布暫別熒幕,專心打理生意。「之前沒有交代的是,我不想日日家嘈屋閉,這是主因,另一個原因是,由摹倣到創作階段,我已完成了,再尋突破,便需向藝術發展,我由一個其貌不揚、演爛衫戲的年青人,一躍而成劇集主角,那是TVB的最強盛世,雖然一線還有其他人,但所有過時過節的開心小品,都由我包攬了,有些不想做、有些做唔切,手指罅漏掉了很多,很多人甚至因而紅了!

「然則,怎樣可以有藝術呢?便不能再是一個機器去做,我要重新進入生活,才能看到周遭正在發生什麼事,何解有些前輩未能持續太久呢?因為一開始,他們都有創作慾,但發達後,他們已脫離羣眾、脫離時代,鄭有國老師當日講的史坦尼斯體系,就是要在生活中尋找你的題材。」

聽他說得頭頭是道,看來可像鄭老師一樣開班授徒……「我不單是老師,再進一步的話,是會創造一個演藝流派!先有史坦尼斯,接着就是方法演技,也就是羅拔迪尼路的演法,例如要他做一個的士司機,他便找來真的司機,觀察對方行為、習慣,再用方法演活他;到我那個,變成『方案演技』,意謂必須有前提方案,每個司機都有不同性格,若你想他整天在笑,又或是經常發脾氣,先有方案才有方法,我寫這本書的話,將會自成一派!」

燦哥曾說過,計劃四十至四十三歲退休,然後享受人生,無奈命運弄人,今日重投圈中營役之間,或再一次應了塞翁失馬之「緣」──「燦字派」不致湮沒於人間,或屬娛樂圈之福。●

關智斌 黃心穎 鄭秀文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