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綫冷待,賴死唔走 廖偉雄自成一派(一)

集體回憶
2014.12.13
3016

喜劇演員常被誤認為兒戲、沒深度,且聽廖偉雄(燦哥)對個人演藝步伐的一番「偉論」:「第一步要講摹倣能力,簡單而流暢表演出來,觀眾接受覺得幾自然,就給我機會走到第二步,這時候需要創作性,如果我永遠停留在阿燦,會死咗,因為都是搞笑爛衫戲,再提升便要脫離這個演技方法,《檸檬丈夫》就是我邁向小男人角色的一個改變,同時考驗我能否坐穩主角位……」

聽燦哥說得有板有眼,大可開班授徒化身廖偉雄老師……「我不單是老師,再進一步的話,是會創造一個演藝流派,我未寫這本書,但一定要寫!」

目光如炬、語調鏗鏘,現實中的燦哥自成一派,不是撻成一塊。

參展張敏儀評滿分

真情剖白幸獲取錄

廖偉雄是香港影視界的出色笑匠,無可置疑,問題是以燦哥其貌不揚的外形,當年無綫導師何以能「預知未來」,將他納入第六期藝員訓練班?導師之一鄭有國直言:「我跟一般人差不多,覺得廖偉雄未必很討喜,加上我學的是史坦尼斯體系,需要很嚴肅地演戲,他平日卻很搞笑、誇張,彼此不太合得來,但劉芳剛很喜歡這個學生,客觀而言,他的確很醒目,你講少少,他已經知道你在想什麼。」

在燦哥的腦裏,一直念記着這位恩師:「鄭老師從國內來港,廣東話不太純正,個腦先用普通話去想,再轉成廣東話,反應自然比較慢,上堂又教史坦尼斯拉夫斯基,這些基本上我們不會聽;十年前,我在新加坡重遇鄭老師,很感激他對我們的教導,只是當年我不重理論,可能自己有少少天分吧。」他對演藝圈傾慕已久,卻非一心當幕前,「小時候看戲是很昂貴的一回事,多數是家姊帶我入戲院,有時去涼茶舖看電視,很渴望家裏擁有一個銀幕,能放映影片便最好不過,便跟鄰居朋友用牀簾扮銀幕。」

中三時,他將從暑期工賺來的逾千元「巨款」,買下一部八米厘攝影機大拍特拍,適值實驗電影之風競吹,衛影會、火鳥電影會等應運而生,他膽粗粗學人參展:「我拍了一部故事片,叫《刑》,故作大題目講死刑是否應該廢除,評審好大卡士,有吳宇森、張敏儀、羅卡等等,五分滿分,張敏儀給我五分、吳宇森三分,影評人評分就好低,只有一、兩分;當時拍實驗電影,最出名的是章國明,他那部拍得不錯,被安排在最後播映,我那部排尾二。」

未畢業,他已鎖定目標,不入此行心不死!「中五的最後一篇周記,我寫我要入這行,不理是什麼職位都好,因為我太熱愛了!」會考幾科「擔梯」,他閱報得知邵氏招請信差,「我心想,邵氏喎、拍戲喎,做做吓信差,隨時掹車邊入到行,於是寫信去應徵,點知覆都冇覆我!」那邊廂,無綫與麗的分別招考藝訓班學員,他選擇了前者,「過了幾關,最後面試的是劉芳剛、周梁淑怡等人,我說:『你們不讓我當演員,不打緊,請我推車軌、做什麼都可以,總之讓我入行吧!』」或因這番「豪情壯語」發揮效用,他終得償所願取得入場券。

受訓過程中,他自覺比同學快上手,經常寫喜劇讓大家演出,「當中有個天才晚會,我獨力負責四個環節,包括打功夫、跳中國舞,亦可表演自己的喜劇天分,我覺得自己應該入《歡樂今宵》。」畢業後簽約無綫,月薪八百元,第一次出鏡,正是在《歡樂今宵》打垃圾蟲,但令他初露鋒芒的,卻是戲劇。「演過很多不同的gag show,一、兩集之類,負責菲林組的劉芳剛老師,讚過我演得不錯,但那個角色其實只得幾句對白,(監製)李瑜叔又好喜歡用我。」

路人甲反彈變奸角

簽約佳視一額冷汗

第一次真正「有名有姓」,是在七八年的《倚天屠龍記》演張三丰四弟子張松溪。「角色應該是另一個演員的,但他有事演不到,TVB突然打電話來,叫我明天回去演張松溪,我問:『張松溪係點㗎?』當時我好多組戲,戲劇、綜藝組都會book我,一日閒閒地拍兩、三組,夜晚還去替電影配音,幫補吓。」首日開工即拍大場面,這個新丁傻更更走入化妝間,懵然不知張松溪該是什麼造型,師傅問:「有鬚喎,你黐唔黐呀?」他立即點頭:「有鬚黐,都好喎!」

他趕完另一組再來埋位,旁邊飾大師兄宋遠橋的張活游一箭飛來:「咁多撈,唔好撈啦!成班人等你呀,撈咁多做乜吖!」原來全世界都在等他開工!「我唯有立即話:『唔好意思,阿叔!』然後轉移話題!」那幕是五師弟張翠山(夏雨)自刎的重頭戲,拍了兩個鏡頭,燦哥方如夢初醒:「望一望,弊啦,張活游做大師兄,鬍鬚都冇咁多,我係四師弟,反而黐晒鬚,望落仲老過佢,點算呀?」係囉,點算呢?「冇辦法,咪繼續黐埋落去囉!」

機會滾滾來,七九年初接拍《貼錯門神》,他從第一集的路人甲,尾集強勁反彈變成大奸角!「天林叔的劇全部大卡士,好難埋到位,能夠有份做已經好開心,《貼錯門神》是搞笑劇,在現場大家一齊玩、一齊搞,劉仕裕在上面call咪大罵:『玩玩玩,你哋玩咩呀?廖偉雄你整咩呀?』鬧完兩句,之後就話:『跟住就係咁做啦!』」

鋪路兩年,他終憑《網中人》的程燦熬出頭來,有說當日在辦公室偶遇,李添勝一見燦哥便大叫「係你啦」,真有如此戲劇化嗎?「我不記得詳細情況了,只記得添哥說了句:『係呢個喇!』我話:『咩事呢,添哥?』不久就做了阿燦!但其實,之前有段時間好驚冇得撈!」話說七七年尾,周梁淑怡宣布請辭無綫,翌年二月加盟佳視,展開史無前例的搶人大戰,廖偉雄這個熟樣唔熟名的小角色,竟亦成挖角對象!

他一額冷汗:「藝訓班畢業後,我好像簽了兩年生約、兩年死約,朱克叔專誠約我去喜來登飲茶,嘩,咁重視我!一開口,就說給我四千元(月薪),又力陳無綫太多人,佳視少人有更多機會,何況周梁亦已跳槽,無綫已經『差唔多』(意謂氣數已盡),我便跟他簽了合約。」動筆後,無綫大員何家聯聞風而至,「他找我上去傾過兩、三次,猛話(佳視)份約唔得㗎、唔承認㗎,佢哋會告到我暈,但我話簽咗點算呀?何家聯話可以唔承認㗎嘛,我哋幫你解約,總之一定要留喺度!」

睇錢份上,他一心等過檔,怎知噩耗傳來,佳視突然宣告執笠,他晴天霹靂:「咁點呀?成個呆咗定晒喺度,即刻上去搵何家聯啦,而家唔見我喇,即係唔使撈,死梗啦!」眼見個個「乖同學」有人工加,他依然要捱八百蚊一個月,直至滿約,「係我自己賴死唔走,演阿燦時都只得八百蚊!」

碧姐消除後輩芥蒂

發哥硬淨力保主線

從前劇集邊拍邊播,角色可隨觀眾受落程度而加減戲分,他最初並沒意識到,程燦會對自己一生如此舉足輕重:「我沒想過戲分重不重,只盤算怎樣去做好阿燦,小時候我返過大陸,看過鄉下的表哥、表姊長什麼樣,香港的衣服不行,我叫姊夫幫我上去帶幾件衫回來,又剪了那個髮型,感覺很似大陸人。」一班老戲骨如鄧碧雲、黃新亦居功不小,「第一日開會,碧姐就話:『呢個就係我個仔呀,阿燦,過嚟攬吓先!』要知道,我們始終是後輩,對他們會有一點恐懼,但她一來已將芥蒂消除,演對手戲時融入度高很多。」

牌面一開,《網中人》無疑以周潤發坐正男一號寶座,誰知燦哥橫裏殺出,第九集鯨吞三十個漢堡包「技驚四座」,一夜間紅遍全港,男二號逆襲得手!「發哥比較難搞,他演正面角色,但頭一輪被我搶了,他需要很高功力去『冚』返副線,差一點都會被人『搶冧』,發哥真係好嘢,佢做到!」拍攝當日,他到底吃了幾多個包?「兩、三個啫,你估真係食咁多咩,死人㗎!」

阿燦當旺,他擔正《阿燦出千》、《阿燦當差》、《阿燦有難》等,片約密密接無停手,又可登台賺外快,「《阿燦當差》尚算不錯,《阿燦有難》就有點夾硬,搵食戲。」片酬豐厚,但無綫不會輕易放過他,在《京華春夢》、《妙手神偷》、《寶芝林》等劇,恆常在主角身邊團團轉,「雖然在《網中人》後,我成為很多電影的男主角,但無綫不會覺得我是一個人才,或許監製未知我的能力,派下來的全是小人物角色,給我做擅長的就最穩陣,不用背黑鑊。」●

黃心穎 許志安 馬國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