破壞王洛史釗活玩轉港姐 葉麗儀入行45年有喜又有悲(三)

集體回憶
2014.12.06
3124

我們都懷念八十年代的美好,對葉麗儀(Frances),又何嘗不是黃金十年?

八〇年,藉《上海灘》強勢回流,接着被無綫委以重任,在《羣星拱照顧嘉煇》及《香港小姐競選》(八一年)擔任司儀,又參與新藝城大堆頭喜劇《難兄難弟》,再跟盧默思共偕連理,在香港落地生根……

「我也很懷念EMI,錄音室夠大,泊車很方便,工作人員又好人,永遠有茶水供應,還有熱騰騰的飯。」時日待她真的好。

好景不常,因長年在外登台,不熟悉香港樂壇轉向,選歌遇上樽頸位,九六年發現患上乳癌,復又飽受抑鬱、更年期煎熬,曾以為將要封咪,「女人就是這樣,表面很硬朗,有憂慮也不會表現出來。」

再經得風雨幾番,今日的她笑看江湖,未曾怕風霜勁。

唱罷廣州惹台封殺

直播幾被黃霑考起

七十年代後期,當羅文、甄妮、鄭少秋等相繼憑電視劇主題曲唱至家傳戶曉,葉麗儀只能在串燒歌大碟《的士夠生》系列,翻唱《小李飛刀》、《奮鬥》、《倚天屠龍記》等算是「分一杯羹」,直至《上海灘》方能「混作滔滔一片潮流」。「整件事來得好快,《上海灘》後幾個月便來第二集,緊接又是第三集,我最記得其中一張唱片封面(《上海灘續集》),就在跑馬地養和醫院後面街的一幢舊樓,商借後樓梯轉角位取景。」

三張《上海灘》專輯合共勁賣二十幾萬張,EMI發放一百六十萬豐厚分紅,Frances立即在淺水灣買樓。「八〇年三月,我回港替《上海灘》錄音,EMI叫我不要再走,四月安排我、葉振棠、李龍基、鄧藹霖在友誼劇院做音樂欣賞會,事前告誡我們衣著要得體、不可暴露,也不許說輕佻浮躁的說話,所唱的四首歌須經歌詞審批。」以前EMI在中國設廠,古典音樂尤其種類繁多,這次分享會的上半場純粹播放古典樂曲,下半場才由四位香港歌手領銜演出,Frances選唱了《上海灘》、《森林之戀》及兩首國語歌,事前她已擔心會遭台灣「秋後算帳」,果然不出意料。「唱完友誼劇院後,有台灣夜總會高價請我飛去唱,卻被禁了;到八七年,EMI替我成功爭取出席央視的春節聯歡晚會,宣傳我在國內推出的第一張國語碟,叫《送給你明天的太陽》。」

寧買當頭起,無綫重用Frances,八一年初的《羣星拱照顧嘉煇》,別開生面地以她與黃霑擔任大會司儀。「當司儀所下的功夫,要比唱歌多好多,需了解整晚發生什麼事,做到臨危不亂,《羣星拱照》這晚便上了寶貴一課──節目在希爾頓酒店ballroom舉行,黃霑好開心,一來便在喝酒,到介紹某一個環節,原本是他說的對白,他望一望鏡頭,說:『交給你啦!』當時是直播出街,幸好我有記到他的台詞,才懂得反應接着說下去。」為什麼她會連霑叔的對白都「入埋腦」?「因為我是控制狂,要知道整個流程,才可以做得好。」

喝醉爆粗猛掟廁紙

甄妮爭壓軸起風波

同年,Frances再與金牌司儀何守信拍檔主持《香港小姐競選》,留下卻是不太美好的回憶,破壞王是負責頒發青春小姐的洛史釗活。「頒獎前,TVB公關帶他與經理人出外吃飯,喝醉後一進後台,便將我和何守信趕離最大那間化妝房,更口花花地撩等候出場的佳麗,我們邊行邊看着他,他的經理人惡言相向:『你在看什麼?知不知他是何人?』我還以顏色:『如果他是國際著名的大歌星,為什麼不能專業一點?』經理人竟然用粗口罵我!」

後台傳出濃濃火藥味,前台導演做足準備,迎戰這班一心「玩嘢」的巨星團隊。「洛史釗活一出台便扮矮仔,再戙高個籮柚面向觀眾,身邊的人就擲廁紙上台,幸好導演醒目,一直在take大特寫,觀眾不會怎麼發現。」按照流程,原本是在旁的助手美女,將獎座送到洛史釗活手上,但他堅持要自己拿獎,兩位司儀已感覺到有蠱惑,「他將獎座放在地上,要狄寶娜摩亞自己去拾,諷刺她生得矮小,她很易臉紅,不知怎算好。」

何守信已盤算好,只要狄寶娜稍微彎腰,他便會立刻衝上前,將獎座交到伊人手上,只是洛史釗活在最後關頭回復理智,才順利完成頒獎儀式;賽後,有佳麗質疑洛史釗活甫進後台,便跟狄寶娜咬耳仔說:「你會贏的,一會兒我把獎座頒給你。」湊巧果真是她得獎,似有內定之嫌,但Frances認為只是一場巧合:「他在後台四圍撩女仔,有些不懂英文、有些怕羞沒反應,狄寶娜是鬼妹仔,才跟他說了兩句而已。」

八一年十二月三日,Frances偕盧默思在英國註冊結婚,翌年二月,盧默思加盟明珠台出任公關經理,四月Frances成為明珠《K-100》主持,夫妻同心。「明珠台剛好需要一個公關經理,我們又想建立一個家庭,雖然八十年代已算開放,但回港後,我不想跟他同居,當時我已經三十幾歲,要懷孕便不想四圍走,我便返《K-100》,他朝九晚五上班。」她仍以歌星身份亮相翡翠台,在《星光熠熠勁爭輝》與甄妮表演西班牙舞,傳出入行以來的罕有不和事件──最後全世界謝幕,卻不見了甄妮的蹤影,有說她正在後台換衫,Frances曾答應會通知她出場,但沒做到,加上Frances在登台時摹倣過她,被認為是「惡意醜化」,令甄妮怒得「罷演」無綫台慶,免得再與Frances同台云云。

有關《星光熠熠》的是非,Frances已茫無頭緒,但問到與甄妮的矛盾,倒是記起這一樁:「有次我做一個港台慈善騷,記憶中好像是保良,剛巧跟煇哥一個音樂會撞期,於是我得煇哥允許,在這邊較早出場,另一邊慈善騷則唱壓軸,本來已經說好了,港台忽然再找甄妮,她要威、想唱壓軸,我老又老過你,為什麼要讓你?何況時間上真的不行,最後我仍然唱壓軸,佢拗我唔贏。」

拍戲無端長出鬍鬚

枉花宣傳拒絕續約

她專注唱歌,不像其他歌星參演電視劇增加曝光率。「無綫偶爾會打電話來,但自問沒有什麼角色適合我,我長得高大、又橫、面大,在銀幕看來很胖,找哪個男生襯我呢?叫我演警察又不想!還有,他們常常說我有鬍鬚,叫我去剃,我說我哪有鬍鬚?攝影師說從鏡頭看來真的有,又叫我去漂白,我不會漂了!」她只演過三部電影,戲分最重的是《難兄難弟》,另兩部是《鐵板燒》與《富貴再三逼人》,全是喜劇。「我都可以搞笑,導演叫我演什麼,我便演什麼,《難兄難弟》的葉麗珠是個歌手,做回自己便可以;不過,我發覺做戲要好有耐性,換鏡位起碼一個鐘,一埋位就要有戲好難,客串《富貴再三逼人》,肥姐等一有空便打牌,我織冷衫。」

八四年,她搭檔葉振棠推出《笑傲江湖》專輯取得成功,「雙葉」之名大行其道。「最先是商業電台在大專會堂舉辦了一個音樂會,EMI都有份拉攏,當時葉振棠入EMI,他唱黎小田的歌、我唱顧嘉煇的歌,兩間電視台對立,是俞琤提起:『商業電台,咪搞個『雙葉』演唱會囉!』『雙葉』初期葉振棠還在麗的,之後過檔無綫,一定是談好了條件,所以才有《忘盡心中情》。」在此之前,「雙關」(關正傑與關菊英)合唱《天龍八部》主題曲,羅文、甄妮則獲派《射鵰英雄傳》,《笑傲江湖》輪到「雙葉」開腔,「我們很老友,知道他的視力欠佳,錄音時會將歌詞的字放到好大隻,有時甚至要用放大鏡去看,所以出門登台時,我會格外照顧他。」

出外登台,她繼續年中無休、極其搶手,但自八十年代逐漸過去,大熱歌開始買少見少,她無奈道:「我是個很聽話的歌手,又經常不在香港,跟不上潮流趨向,對市場認識有限,我不敢作主,選曲全交由公司話事,唯一要求是音樂做得靚,但漸漸他們做不到我的要求,所有錢都花在宣傳之上,我說你別要給我電子音樂,給我『真人』(樂隊伴奏)好嗎?投訴過好多次,但還是沒有budget去做,不續約也是這個原因。」從選歌層面去看,自《上海灘》深入民心,此後作品走不出「澎湃激昂」的框框,Frances亦心知肚明:「《上海灘》定格了我的歌路,後來的歌皆走不出這個影子,監製不知道怎麼去做,即使之後煇哥再幫我做那張,也一樣不知道怎樣做,雄壯、柔情再雄壯,張張唱片如出一轍,聽的人都會累。」

在舞台,她仍有自己一片天,只是九六年發現罹患乳癌,才首次萌生收山念頭:「對這個病認識不多,一聽到癌病就好驚,又怕復發,所以好驚好徬徨,女人表面可以好硬朗,有憂慮不會表現出來,後來形成抑鬱,要自己開解自己、拗一大輪,才明白原來是更年期導致荷爾蒙不正常,吃了好幾個月中藥才能康復。」

尋回健康,對音樂的熱誠又回來了,「站在台上,我真的好享受,無論大細場都一樣開心!」今日她還是屹立不倒,「願你待我真的好」,香港歌迷都做到了。●

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