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陳煒專訪2】一句「我愛你」羞於表達 陳煒自覺虧欠母親

本地
2018.10.25
812
撰文:汪曼玲攝影:張保祿

06wg01b

 

一○年,陳煒的母親離她而去。肝癌,走的時候六十九歲。「由發現到走約年餘。」陳煒一出來做事,已經離家自立,她從小和父親較親暱,嫌媽媽囉唆長氣,到了母親離開,她才覺得對母親虧欠較多。

知道母親生病,她帶媽媽到台灣接受自然療法,那段是她和媽媽之間最緊密接觸的時間。「媽媽是北方人,她喜歡吃麵食,所以喜歡台灣的生活,又可以看證嚴法師的大愛台,生活悠閒,那時候她的情況好轉很多。」之後回到香港在醫院治療,腹水讓肚子變得很大,非常辛苦。在母親臨走前幾天,醫院通知,時間差不多了,她立即從北京再趕回來。「真的有迴光返照,本來一直昏昏沉沉,竟然好精神,又有胃口吃東西,又識講話,思路清晰,神態輕鬆。隔了一天,血壓跌到好低,夜晚又告訴我們見到好多先人,之後就真的離開了。」

 

06wg01f

陳煒從小長得漂亮。她嫌媽媽囉唆長氣,到了母親離開,她才覺得對母親有點虧欠。

 

八年了,講到媽媽離開,她依然眼眶泛紅,「臨彌留的一天,她口噴鮮血。」她一直覺得虧欠,每當想起都有內疚之情,因為媽媽臨走時,她那句「我愛你」,都依然在喉嚨裏卡着講不出來,尤其是她知道媽媽臨死前,其實神志依然好清醒,「我睇到她聽到我們講話,眼角流出一滴眼淚。如果那時候對她講一句我愛你,她肯定聽到及會覺得安慰。」煒哥自己也不明白,她為什麼對着媽媽都這樣的內斂,對着親人,一句我愛你都羞於表達。事隔多年,她都一直問自己:「點解唔敢講?」遺憾一直在她心坎裏。

敬佩及感激鄭則士

她朋友不多,喜歡做宅女,她承認自己寂寞,也有無助之時,所以把所有時間投入工作,「拍戲可以佔據我很多時間,譬如拍《宮心計》,我會在網上找很多太平公主的史實,研究她的性格,事前準備可以讓我更能掌握及發揮角色。」

一旦不拍戲,她把時間花在跳舞上,試過很瘋狂的,一日跳足四堂,甚至六堂,每堂跳個半小時,「做運動可以增加信心,而且又不用諗嘢。」最近她開始學唱歌,主要是練番把聲,經過一番努力下,老師都讚她可以唱得吓歌。如果陳煒不說,沒有人知道,剛入行在亞視時,原來她有講對白的障礙。「聲帶的頻率不平衡,我一直好似含住粒欖核,好細聲,聲帶容易受傷,連講嘢都會走音,更遑論唱歌。」

 

06wg01h

接拍第二個劇集《屋企有個肥大佬》與鄭則士演對手戲,他用粗口罵她,她虛心受教,覺得被罵才能成長。

 

06wg01i

與鄭則士在無綫合作《火線下的江湖大佬》,Kent哥稱讚她識用個心做戲,整個人脫胎換骨。

 

入行廿二年,她特別敬佩及感激鄭則士,當年她選了亞姐,接拍了第二個劇集《屋企有個肥大佬》,「當時真係乜都唔識,好似一張白紙,又要記對白又要走位,什麼都要人提點,和Kent哥合作對手戲,他忟憎,甚至用粗口罵,我都虛心受教。」陳煒說,被人用粗口「問候」,她也不會覺得特別委屈及含住一泡眼淚。「因為我內心堅強及有毅力,明知道自己唔啱,人家罵你,好比把錢塞入你袋,所以沒有任何hard feeling,我覺得被人家罵才能成長。」

○三年,她和鄭則士在北京懷柔合作古裝劇《俠膽醫神》,經常一齊吃飯及聽對方指導如何演戲。「他編導演都得,在他身上學到很多。」之後把Kent哥看作恩師。之後他們又合作了《火線下的江湖大佬》、《梟雄》、《東坡家事》,鄭則士看在眼裏,也稱讚她開始識用個心做戲,整個人脫胎換骨,更指導她要相信自己每一個角色,全情投入。

在《多功能老婆》中,她和楊千嬅合作,又特別的欣賞她,「她忙成咁還可以兼顧電影、家庭、丈夫及兒子,又有時間做運動,每天都正能量的生活;我自己呢,只能專注拍一個劇集,不能分心。」

06wg01n

與楊千嬅合作《多功能老婆》,她特別欣賞千嬅在百忙中仍能兼顧家庭、丈夫及兒子。

李佳芯 鍾欣潼 古天樂
人氣 TRENDING
劉心悠 鍾欣潼 李佳芯 宋慧喬 Wanna O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