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獨家專訪】袁鳳瑛克服心魔輔導圈中人 童年傷痛患上強迫購物症

娛樂123
2017.08.12
4273

袁鳳瑛,一個熟悉的名字,給人的感覺卻有點陌生,因為《天若有情》一曲成名,在羅大佑力捧下出了三張專輯,卻突然在樂壇消失,隔幾年,偶然地會有她的消息,但最後還是和娛樂圈擦身而過,最近參加《流行經典50年》受關注,出席抗毒活動做表演嘉賓,歌聲再度勾起大家的回憶。

袁鳳瑛說她不會復出,唱歌是她的興趣,做歌星卻不是她的目標,目前她的身份是「資深社區德育輔導培訓及推廣導師」,過去二十一年做的是家庭輔導工作,未來也不變,在各社區中心為不同年齡層的人士進行心理輔導,幫助有需要的家庭,「我想這是我的終身職業,其實圈中人(娛樂圈)面對的問題更複雜,但他們不會輕易向外人求助,所以我曾經和不同的圈中組織聯絡,希望可以做輔導工作,可惜他們沒有適合位置提供給我,所以兩年前我成立了『香港歌星協進會』,為有需要的圈中人輔導。」

她的輔導工作針對家庭和個人的心理問題,這兩年默默努力,希望以誠意贏得信任,靠口碑互相介紹,藝人找心理醫生會有戒心,也擔心醫生不明白問題所在,但她是過來人感受至深,而且是無償輔導,「我不會收費,因為這並不是一門生意,我做過這行,知道藝人比一般人感性,遇到問題時感受也會特別強烈,個人的心理問題會影響家庭,甚至下一代,所以我希望以過來人的身份,為他們紓緩壓力和鬱結。」

她透露當年突然離開樂壇,因為在這行所見所聞令她心灰,覺得難以適應,所以選擇離開,現在回想娛樂圈雖然有很多問題,但任何一個圈子也不例外,問題的根源很可能是來自於個人的心結,「我出生在破碎家庭,父母來自大家族盲婚啞嫁,媽媽讀名校,十七歲因為結婚退學,婚後一年生哥哥,二十歲生了我後又有了弟弟,她和爸爸根本不知道怎樣做父母,所以這段婚姻注定會失敗。」

【獨家專訪】蔣嘉瑩:我有條唱歌癮 玩票上節目迴響大

控制不了潛在慾望

 

父母離婚後各自再娶、再嫁,爸爸有自己的子女,演變成一個複雜的家庭關係,「有二十年時間,媽媽不願意和我們見面,印象中我從四歲開始,已經知道自己的家庭和其他人不同,父母打罵是小事,他們之間的仇恨令我留下很多童年陰影,在這種環境下成長,我和哥哥、弟弟都承受不同程度的傷痛,媽媽後來又再離婚,我也開始理解,她不見我們,是因為會勾起過去的痛苦回憶,現在大家已經釋懷,當她想見我們時,我和哥哥、弟弟都會陪她吃飯共聚。」

童年陰影對她成長後的心理造成直接影響,二十多年前初嘗走紅滋味,同時也患上強迫購物症,「我可以從早上十一點等店舖開門,一直買到晚上,每次拿着二、三十袋衫褲鞋襪,回到家就想應該找誰借錢再買,現金用完就刷信用卡,每個月只付最低還款額,我修讀心理學的主要原因,就是想了解到底自己發生什麼問題?後來明白我的問題是缺乏安全感,大至同款衣服買齊所有顏色,小至牙膏、牙刷最少買三份,是因為害怕失去,所以極度渴求擁有。」

雖然明白自己的問題所在,但卻控制不了潛在的慾望,她和哥哥一起住,生活卻混亂不堪,直至〇三年沙士,「有一天,哥哥突然在醫院打電話給我,原來他身上有癌細胞,做完手術打電話告訴我,我趕到醫院時很生氣,罵他為什麼發生這麼大的事也不告訴我,哥哥躺在病牀說:『告訴你有什麼用,你連自己的生活也搞不好,你可以幫我嗎?』」那一刻,哥哥的話猶如晴天霹靂,令她明白自己在家人眼中,是如此令人擔心,童年時親情造成的心理缺憾,最終因為親情解開了心結,她透露以前每月收到信用卡帳單,只會付最低還款額,重整財務時單是還利息就用了六十萬,現在每當購物慾蠢蠢欲動,想到家人,就不會亂買東西,人生開始納入正軌,也令她致力於輔導工作,希望幫助更多來自問題家庭的兒童和家長。

■ 撰文:徐雲/攝影:洪志富/

髮型、化妝:So So Bridal Makeup/場地:酒鍋

【娛樂獨白】 計算準確的《流行經典50年》

【流行經典50年】男女對唱《誰明浪子心》邊對你最Like?

馬國明 黃心穎 許志安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