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獨家專訪】葉劉淑儀憶亡夫眼泛淚光 女兒沒見父親最後一面

娛樂123
2017.08.05
3980

葉劉淑儀是香港史上首位女性出任保安局局長,人前人後作風強硬,在任期間處理特區免簽證及受爭議的廿三條立法,不過,離開辦公室後,葉太的角色變回太太,變回一位母親,家庭生活與一般職業女性沒有太大的分別。她接受奇妙電視節目《朝拜傲媽》的訪問時,提及丈夫的病逝及與女兒的相處,葉太仍眼泛淚光!

曾兩度宣布參選行政長官的葉劉淑儀,事業上屢創高峰,不過,面對家庭及女兒葉榮欣,葉太與一般母親一樣,事業與家庭難以兼顧。在下周日(十三日)播映的《朝拜傲媽》中,葉太接受主持黎燕珊訪問,二人同是單親母親,也都同樣重視女兒的教育,葉太說:「母親沒有讀大學,不過母親重視教育,我讀中學的年代,學校沒有法文讀,母親仍願意花錢聘請法國籍的老師教我法文,我也是受母親影響的,所以對女兒的教育非常重視。」

葉太的獨生女兒葉榮欣,已經廿八歲,現職於國內企業,葉太說:「自小我將她送去讀傳統名校及國際學校,女兒指我做法不對,因為她覺得自己的國語說得不好。」

雖然葉太是事業女性型,但在家的角色,卻變得「鵪鶉」,「我相信好多母親都是這樣,因為我遲結婚(三十一歲結婚),婚後工作忙碌,要婚後八年才懷孕,這個小朋友(指女兒)對我來說非常珍貴,女兒出世後改變我不少,我做入境處時,每晚準時八點收工回家,當時我住在飛鵝山,收工駕車回家時,女兒聽到車聲便立即走出來迎接我,那一刻見到她,工作幾辛苦都值得!那時我出任入境處長,工作忙碌,所以星期六及日要回辦公室,補鐘繼續工作,女兒來入境大樓,她會去每一間房找我,女同事對我說,很怕她出現,因為女兒會在現場玩選美,女同事擔心選不到。管教上,我對她非常自由,由選科及學校,都由女兒自己決定,所以女兒指我是『非典型母親』,我覺得小朋友是不可以強迫的。」

女兒另類抗議

葉太的丈夫葉文浩,在九七年尾因病逝世,回憶丈夫離開時的片段,葉太說:「當時女兒只有八、 九歲,她知道父親患病,但年紀尚輕,不適合去醫院,所以丈夫臨離開時,女兒沒有去過醫院的。丈夫的最後日子,我已請假照顧他,丈夫離開後,我辦妥所有手續,回家才告訴女兒父親已離世的消息,那時女兒粒聲都唔出,她都無乜點喊。」葉太說到此情此景,眼泛淚光。

做了單親母親,與女兒的相處便成為迫切問題,葉太說:「至今女兒仍會說,我沒有參加過她的學校活動,指我錯過她的成長,現在女兒會用另一方式抗議,會與朋友出埠旅行,不在香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,所以我們會珍惜見面時間。」

〇三年,葉太忙於處理「廿三條立法」,最終五十萬人上街遊行反立法,葉太民望跌至谷底,成為最不受歡迎的議員,最後廿三條被擱置,葉太也辭去職務,去美國讀書,做全職母親及學生,「女兒是獨生女,我本身又遲婚,朋友的仔女都比她年長十多歲。〇二年時,我已想將女兒送去美國的寄宿學校,因為她太活躍,照顧她的菲傭都沒有她辦法,當時要女兒寫入學申請書,她也不願意寫,最終去了西雅圖讀書;之後她想轉校,由於轉校需要原本學校的推薦信,她才變得乖。其後我又去美國讀碩士,那時才可以做一個正常的家長,那段時間非常開心,可以參與女兒的學校活動。」

葉太為了女兒,在美國要學駕車及下廚,她說:「也可以講是為生活才學的,在當地要自己駕車,我煮的飯餸,女兒指好難食,她會說我是『一家之煮』。當時美國剛剛有facebook,女兒見我玩覺得好奇怪,說我也是一位學生,她是中學生,我是碩士生。」

可能受母親影響,女兒在讀書時已參與學生會的選舉,葉太說:「她本身讀工程,讀了一個學期後想轉政治科學,我也由她自己決定。她讀中學時已選學生會,大學時做副會長,畢業後曾在我的政黨工作了兩年,當時外界以為我『益』女兒,其實她的薪金非常低,低到連女兒都不敢報回大學,擔心拉低應屆大學生的薪金水平。」

從政多年,最令葉太不開心便是「掃把頭」的外號,葉太說:「我的身份對女兒有無形的壓力,當年她都被稱為『小掃把』,在學校又會受到同學爭議,她當然是幫母親,十年前她幫我助選時,又怕給人認出,所以現在她都不想出鏡。」

 

■ 撰文:陳樂茵

許志安 黃心穎 馬國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