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獨家專訪】吳日言與老公為行善吵架 17年情分手再復合

娛樂123
2017.07.22
7.1k

有人說,情侶或夫妻最好不要共事,以免徒添磨擦機會,最近吳日言(Yan)與新婚不足一年的丈夫Barry合力策劃《愛跑.香港地》慈善跑步活動,便有感而發:「工作上算是第一次合作,期間不停吵架,好傷夫妻感情,想過放棄,但遇小小挫折已退縮,怎能成功?」

幸好,Yan與Barry有深厚感情基礎,十七年來跨過誘惑試煉,復合許諾牽手到老,「誘惑只是那一陣子,感情最深的,始終是小時候伴我成長那個人!」

都市的童話,平實卻動人。

結合跑步與香港情懷,將於九月十七日舉行的《愛跑.香港地》慈善活動,是吳日言繼去年《日言行一善》後又一義舉。「只要你報名跑步,那筆費用已捐到受惠機構Lifewire,這是一個幫助病童的團體,到時會安排他們來感受一下氣氛,現場將有一個小型嘉年華,現正構思跳飛機、踢西瓜波等懷舊遊戲,跑完步又有孖條玩,我們分一公里(親子跑)、三公里與十公里,目標有二千人參加。」Yan為籌備勞心勞力,藝人身段早已蕩然無存。「這個年頭要問人攞錢好難,如同拎把刀去打劫一樣,試過有客人已點頭,只差簽字,最後突然失蹤;另有客戶口說沒問題,但每一日都要我WhatsApps去追,未到收支票在手,都不能太老定!」

為增宣傳效果,Yan又想到初執導演筒拍微電影,碌盡人情卡邀請周國賢、梁嘉琪、麥子樂、湯怡等義演。「今次真是低成本製作,我兼任導演、製片、道具、場地聯絡等一腳踢,最頭痛是遇上天雨,租場地又被人趕,臨時要找另一處地方,但原來人可以無極限,在逆境逼自己一直向前,我幾享受這種感覺。」更大的煩惱是,她與老公Barry因意見相左不斷爭拗,將難題帶回家中。「雖然這件事是他推動我去做的,但畢竟彼此工作方式不同,我做幕前、他做PR Marketing,藝人某程度只管理自己的事,不懂圓滑,有時他提點我,我卻從自己立場出發,打工可以擰轉頭不理老闆,最慘我回家仍要對着他,但兩公婆同一屋簷下,我始終都要煮餐飯給他吃,看一陣電視卡卡卡又笑返。」

求婚大整蠱

 

Yan十六歲開始拍拖,Barry是她的中學師兄,「在學校沒走在一起,後來他去了英國讀書,在一個聖誕派對重遇,他好抵死、古靈精怪,不停說話沒冷場,可能就這樣吸引了我。」初期是遠距離戀愛,未有facetime等新科技,小情侶透過長途電話卡傳情,「那時IDD比較貴,花五鎊、十鎊買電話卡,刮去銀色密碼才可通話,我還有儲起這堆卡;以前又興送戒指,一人一隻好老土刻名,不知是什麼質料,我戴到敏感,但也留到今日。」

Barry學成歸港,戀情受到更大考驗,十九歲的女友簽約麥浚龍哥哥麥浚翹(大寶)公司旗下,偶像拍拖要低調,Barry反對無從,只可逆來順受。「入行後,一下子距離拉遠,頭一兩年我的成績不錯,取得不少新人獎,他當然不可能在我身旁,即使想打個電話都好掙扎,不記得他有沒有真的打來,我最多都是講句多謝,不是很窩心那種恭喜;出街更不能有較親暱行為,所以朋友很奇怪,十多年來我們已習慣不拖手。」娛樂圈誘惑多,兩人一度分手,兜兜轉轉,方覺最愛仍是你。「他繼續等我、關心我,有段時間工作不如意,好想找人分享,他一直伴着我;有一年他爸爸患病,我也在他身邊,兩個人互相扶持,過了那個關口,我懂得找伴侶,不是求有幾叻、家底有幾好,只要這個人真心對你好,經已足夠。」

口多多不同口花花,Barry並非心思縝密的男友,最有鋪排去氹Yan,已是求婚那天。「那陣子他在外地工作,有次說回來幾天,甫落機便約食飯,我收工又要等他,突然有個朋友約我飲杯嘢,鬼鬼祟祟帶我去公園,無端端再幪住我雙眼,除低望望電話,收到一段百幾字留言,還以為是垃圾信息,看真點原來是求婚對白,一回頭,他便手執鮮花,現場經過佈置,set晒燈,但他沒跪下!」深情不是Barry的拿手好戲,在這個重要關頭,竟然還要整蠱Yan!「他打開戒指盒,我心想:『咁細嘅,不過咁有心,好啦,同你一齊捱!』誰知三秒後,他已忍不住笑,拿出另一隻戒指說:『其實呢隻至係!』我反應不來,沒哭,但都好感動!」

小夫妻選擇到沖繩註冊兼行禮,廣邀親友與相識多年的同學見證,「拍微電影時,我都問過周國賢,怎麼可以連生三個囡囡?他說多去旅行吧!沖繩婚禮有花仔花女,都是同學們的孩兒,回來後竟各自有第二胎,之前新婚的又有喜,咁旺生仔,都想旺埋我!」不能即晚回家「進行」嗎?她沒好氣:「最近一撻落牀,我們便不停傾活動進展,既影響睡眠質素,亦影響造人大計,要等活動完了再算吧!」

 

■ 撰文:翟浩然/訪問攝影:鍾漢平/部分圖片:吳日言/

髮型:Sam Pan@LA MOD/場地:美樂士多

黃心穎 鄭秀文 關智斌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