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獨家專訪】鄭文雅對丈夫的唯一要求 外婆母親患認知障礙症

娛樂123
2017.07.22
6k

「你又不是我媽媽!」學生衝口而出的一句話,令鄭文雅既難過又傷心,她是專業高爾夫球教練,多年來教了不少得意門生,是出名的嚴師奉行「愛之深責之切」,可是當聽到學生的「反彈」仍令她震盪,一直留下深刻印象,想不到這句話埋下了她首次為卡通片《天使愛芭蕾》配音的伏筆。

黃百鳴同樣是被影片感動,首次為卡通片配音,「我看完這部片,第一個反應就是戲中教練的角色非鄭文雅莫屬,可是她一口拒絕,表示沒有興趣再做娛樂圈的工作,我為她安排特別場,只放給她一人看,結果她看到戲中小女孩對教練說『你又不是我媽媽!』這句對白,非常感動,馬上答應為我配音,我和她相識多年,我知道她是那種不能用錢打動,有心才可以令她心動的人。」

鄭文雅和老公虞哲揮結婚二十五年,兩人一開始已經決定不會生兒育女,原因是為人父母要承擔很大的責任,要令子女感受到安全感,鄭文雅沒有信心做到,「我和老公都是對自己要求很高的人,老公的要求比我更嚴厲,我們經常開玩笑說,如果生孩子的話,阿仔肯定不到七歲已經離家出走,因為我們對子女的要求非比尋常,是普通人絕對達不到的標準,好像我出書,每一張照片、每一段文字,都要先交給老公過目,他可以三番四次打回頭,要我改完又改,直至他滿意為止,我想沒有哪個孩子,可以受得了這種父母。」

感受到為人母的滿足

 

當初聽到學生反駁「你又不是我媽媽!」時,鄭文雅感覺受傷害,後來明白如果出發點是為學生好,學生自然接受她的鞭策,「受不了的學生,很快已經離開,可以受教的孩子,看着他們透過運動的訓練,開始成長為擁有堅毅精神的人,踏足社會也取得成功,對我來說已經是最大的鼓勵。雖然我沒有做過媽媽,但從學生身上,我感受了很多為人母親的樂趣和滿足,曾經有個小朋友因為太緊張,四日去不了廁所,又不敢和媽媽說,情願向我傾訴求助,我覺得很安慰。」

學生不單把她當教練,更視她為人生導師,她的學生從年紀最小的三、 四歲孩童,到八十歲的長者都有,曾經有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孩,找她學高爾夫球基本功,她覺得奇怪,打聽對方來歷又不得要領,後來獲邀參加一個女學生的婚禮,見到新郎竟然就是這個男孩,原來女學生答應下嫁的其中一個條件,就是要對方學識打高爾夫球,所以新郎特地拜她為師學藝,看到自己在學生心目中的分量,令她非常欣慰。

積極面對不可知未來

 

鄭文雅近期非常活躍,除了為卡通片配音外,又推出攝影集《把緣留住》,七月九日將攝影集籌得的五十萬善款,全數捐給聖雅各福群會,作為「健智支援服務中心」的經費,幫助家有認知障礙症並需要幫助的家庭。她的外婆、媽媽先後患上認知障礙症,基於家族遺傳,她相信將來有很大機會患上此病,「面對不可知的未來,可以積極也可以消極,我選擇積極面對,這本攝影集紀錄了我人生路上重要的人和事,就算將來什麼也忘記了,至少這本書可以留下紀錄。」

她坦言婆婆在六十年代患上此症,之後一直失蹤,當時香港普通人對這個病一無所知,後來移居英國的媽媽也患上此病,「媽媽曾經失蹤三次,幸好最後找回來,拖了十年最終連自理能力也沒有,兩年前在英國去世,本來她可以講流利英語,患上此病後她不會說英語,我曾經提議接媽媽回香港照顧,至少語言方面可以溝通,但其他兄弟姊妹又有不同意見,因為意見分歧,大家都受到很多困擾。」

她用了一年半時間籌備攝影集,期間參觀了不同的機構,了解照顧認知障礙病人的情況,發現很多家庭不太願意讓人知道家中長者患病,有些忙於生計沒有時間照顧病人,「我希望大家對這個病有更多認識和了解,最好可以建立一些中心,年輕人上班前將患病家人送到中心,下班時再接回家,像託兒所一樣支援病人及他們的家人,當然這條路可能很漫長,但我會盡自己的力量去努力。」

在可預見的未來,她認為自己有很大機會患上此病,所以已經和丈夫討論這個問題,「我唯一的要求是,他千萬不要為我洗澡,我怕到時連他也忘記了,他幫我洗澡我會害怕,對他來說也是一種傷害,所以我說好到時他請私人護理照顧我,讓我在人生最後的階段留一點尊嚴。」

 

■ 撰文:徐雲/攝影:洪志富/場地:貝爾特酒店

馬國明 關智斌 黃心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