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踩兩組演陰暗角色 談善言出疹三進急症室

娛樂123
2017.06.03
3441

談善言可說是影壇新貴,自《點五步》上映又被提名新人獎後,她的工作接踵而來,先後參與多部電影演出,最近,她同期為電影《鱷魚談》和FOX電視劇《心冤》開工,飾演兩個性格陰暗的角色,一天,她在拍戲現場突然全身出疹,連續三晚進出急症室和醫院,至今仍接受中醫治療。

談善言在五月中開工期間突然出疹,細看之下手上全是細小的水泡。阿談說:「當時正在拍《鱷魚談》,大概是煞科前三四天,最初發現身上起了紅疹也沒理會,第二天照開工,但在拍攝期間開始發至全身,差不多生到上臉,痕癢難耐又不敢亂抓,怕水泡破了有疤痕,化妝師給我塗上藥油止痕,凌晨收工就立即去了急症室,當時醫生說我出風疹,幫我打針,又開了藥物,但翌日情況沒有好轉,我要繼續開工,到凌晨收工再去看急症,結果遇上同一個醫生,他堅持說是風疹,第三日情況依然嚴重,劇組讓我早點收工去私家醫院,可惜沒有皮膚科駐場,只能看普通科,醫生說我皮炎,吃了藥確是好了四成,之後再看醫生,又吃了類固醇,好了六七成後,我開始看中醫,醫師說我壓力大,免疫系統出了問題,是壓力疹,我很擔心這些疹不退,如果一輩子都是這樣,我可能做不到演員了;如果控制不了生上臉,我可能會毀容,直至現在我仍有種心理壓力。」

惠英紅過招

談到演沉重的角色,阿談不諱言有壓力。「《心冤》是講五單懸案,單單案都很極端。《鱷魚談》是我拍的第一部劇情片,角色很重口味,某程度是邪惡陰沉的,對於我來說兩部戲都是很大挑戰,雖然有壓力,但我覺得自己是幸運的,可以演到不同戲路的角色,入行以來拍每部戲都有得着,就像拍《小男人週記3之吾家有喜》時認識了旦哥(鄭丹瑞),他在每一個崗位都能勝任,的確很專業;拍《心冤》時跟大紅姐(惠英紅)有對手戲,她是我很喜歡的演員,我不用埋位時都喜歡看着她演戲,她在off camera時仍然是在狀態中,我覺得一個好的演員是應該這樣的,她很有內涵,很有歷練,其實跟我這些新人合作,有些拍單鏡頭戲分,她大可以交給副導在旁講對白,但她還是留下來,親自講對白幫我演好這場戲;有一場戲我覺得很難演,於是向她請教,她會給我很多意見,甚至乎示範怎去演,我真的很感動,跟她合作實在獲益良多。」

■ 撰文:嘉栢/攝影:張保祿/化妝:Kinki Wong/

服裝:SPORTMAX CODE/場地:Red Mr.(皇室堡)

許志安 馬國明 鄭秀文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