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拍微電影分享經歷 韋家雄、楊明一同追夢

娛樂123
2017.05.06
2.5k

韋家雄從來不是一線小生或被力捧對象,但只要遇上好角色,戲分多少亦總能獲讚,兩年前憑《梟雄》摘下最佳男配角,近日又於《心理追兇Mind Hunter》化身患有認知障礙症的盧健強,以高難度及多層次演技取勝。

一下成為焦點,繼而又回復平淡,他早已淡然面對高低起落:「在一間公司前後廿幾年,如果一個夢實現不了,不應再寄望太多;全力做好每個角色,是要給觀眾及街外人看,觀眾認同韋家雄可以演戲,也希望可與不同單位合作。」

不在無綫發夢,不等於就是鹹魚。他應《夢者舞台 DStage》之邀,將拍攝以真實奮鬥歷程為主題的個人微電影,與楊明合搞視覺特效公司,更彰顯他繼續追夢的決心──「我們想毫無壓力拿五百萬出來,拍一部自己想拍的作品!」

《夢者舞台 DStage》是個非牟利創作計劃,以支持和宣揚追夢的正能量為目標,給予年輕人製作及發表作品的機會,新進導演李平山搜索真人真事好題材,看中了韋家雄。「接觸時已一口答應,涉及商業有很多限制,非牟利就可有更大發揮,我只是付出支持這部分而已。」家雄的成長過程,活脫就是個上佳劇本,廿分鐘的微電影能交代得了?「我都覺得自己的童年生活很精采,希望能變成一齣網絡電影,長六十至九十分鐘,拍出來可呈現正面與反面的後遺症。」他本來家境小康,無奈經營塑膠廠的父親搭上女工拋妻棄子,才十一、 二歲已要到茶樓賣點心,「凌晨三點就要起牀,從山谷道邨行半小時去土瓜灣,首先要用鏟清理地上的麵粉迹,體力勞動好肚餓,只得一籠點心可吃,有個單眼、光頭的師傅經常欺負我,不准拿盅頭飯、糯米雞、大包,只可吃鳳爪排骨;一個小朋友捧着大個點心盤,還要整天打我的頭,我忍不住哭了,有些師奶故意叫多兩籠,減輕點心盤重量,或者讓我拮兩粒吃。」

投考亞視藝訓班,他仍逃不了被霸凌的厄運:「演一個被黑社會騷擾的小販,那位武指忽然兜心口踢我一腳,然後再加一搥,我痛到抖不過氣來,伏在地下作不了聲,但這個是wide shot,根本沒需要。」藉戚其義引薦轉投無綫,憑《真情》大力一角取得知名度,但不代表就此扶搖直上,「演完《真情》叫做有點知名度,之後卻演了好一陣子甲乙丙丁,試過跟臨時演員一起扮小販(又是小販!),主角馬浚偉與陳松伶就這樣行過檔口,完全沒戲可演,不過難頂都是頂一日,就當自己是臨時演員吧。」這齣是〇一年的《公私戀事多》,那時候哥哥韋家輝已是堂堂大導演,「關照與合作是兩回事,他真的覺得我適合而找我,這叫合作,若說最近沒工開,他給我CID角色,這叫關照,關照我就寧願用少啲、食少啲!」原來,早在九七年《一個字頭的誕生》,韋家輝曾找過家雄,但弟弟並沒埋位,「叫我演鄭祖的弟弟,角色不太適合,加上我演了,就是韋家輝給我機會,我希望觀眾覺得韋家雄是一步一步行出來的,如果之後韋家輝不再找我,刻意兩兄弟分開發展,他其實是惜我。」前年,家雄憑《梟雄》獲封最佳男配角,韋家輝第一時間致電恭喜,「證明他內心真是替我開心!」

我是一個技工

戲演得再好,他也心知不會被列入力捧名單,「沒有煞食外形,就要靠技能謀生,我是一個技工,要將戲演得好好,觀眾接受,有人找我開工,才有機會更上一步,路是難行一些,但沒辦法,上帝造我出來已不是小鮮肉!」依然是不會拉關係、靠埋堆的韋家雄,今日的他卻起碼學懂爭取,「最近拍新劇《平安谷之詭谷傳說》,角色不錯,但拍了幾天不對勁,我和導演、監製討論,他是個既固執又打老婆的大男人,但劇情到最後他會救老婆,儘管救得來都是粗粗魯魯那種,但能否交代這是他愛老婆的方式?結合我和對方的意見,希望會令觀眾覺得這是個有情有義的男人。」

跟楊明合資視覺特效公司,並非有心食大茶飯,反而是戲癡追夢的最實際行動!「我與楊明之所以成為好朋友,皆因理念想法一致,不是想賺嚿錢,買車買樓威吓先,我們一直有個劇本,近似狄卡比奧《潛行凶間》那個片種,涉及特效才會想到開這間公司,既可以觀摩,自己包辦又可省錢。」距離賺取五百萬的目標尚遠,他也在物色老闆投資,「能夠不用求人,沒有限制去做想做的事,那是最理想不過了。」

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姜濤
人氣 TRENDING
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