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束38年愛情長跑 62歲張雷四月娶妻
娛樂123
2017.04.01
2348

六十二歲張雷四月做新郎,以前他是娛樂圈出名的浪子,花邊新聞不斷,女朋友如車輪轉,有些是圈中女星,有些是圈外人,更有外籍女特技人,現在這個年紀突然傳婚訊,大家以為他臨老入花叢,但原來他只是結束一場長達三十八年的愛情長跑。

張雷在婚姻登記處入紙登記結婚,太太的名字是鄭淑儀,兩人四月二十一日結婚。他大方介紹太太給大家認識,兩人手牽手在西貢碼頭出現時,不論打扮、笑容都非常合拍,並透露本來計劃到時去簽名,不會有任何儀式和慶祝,沒有婚紗、禮服,甚至連結婚戒指也沒有準備,但兩人的登記資料被公開後,很多朋友都打電話恭喜他,有些還打算到場觀禮,「我想不到大家反應咁熱烈,不過我都好開心,難得個個朋友替我們高興,這次如果不是熱心朋友的推動,我也沒有計劃結婚。」

他朋友在婚姻登記處任職,每逢見到結婚吉日,就打電話告訴他,叫他和女朋友快快結婚,「每次我聽完就算,因為婚姻對我來說,只是一紙婚書,兩個人如果感情好,根本不需要一張婚書來維繫,這次朋友又打電話來,說四月二十一日是難得的好日,我不好意思再推,朋友幫我們填好表,我就叫太太去簽名。」

他笑言與太太的感情,希望不會因為多了一紙婚書有改變,因為有些人拍拖多年沒有問題,但結婚不到一年就離婚,「我們認識的時候,她只有十六歲,我比她大九歲,根本不知道她沒有成年,拍拖後才知道她還是學生妹,那個年代的人比較單純,加上我又年少無知,所以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,現在當然明白和未成年少女拍拖好危險。」張雷二十五歲的人生,並沒有因為淑儀的出現而改變,那時候他在娛樂圈,除了演戲還有自己的特技公司,賺到錢又有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,生活中追求的是好玩和刺激,開快車、玩特技、出海、騎馬,只要好玩就去試,身邊的女伴也轉個不停,直到他玩夠了、玩厭了,發現淑儀仍然守在原有位置沒有離開,兩人自然就成為長相廝守的伴侶。

財政大權拱手相讓

能令一個浪子回頭,當中自然有不少經歷,但淑儀卻大而化之,「我是一個沒有記性的人,很多事都容易忘記,其實人的心思最難猜,你永遠不知道別人在想什麼,就算是朝夕共對的身邊人,也不可能完全明白他的心,我只知道他對我好,他讓我知道的事我就知道,有些事他不讓我知,可能怕我不開心,我也不會追問。從認識他的第一天,我已經覺得他是一個好叻的人,到現在仍然覺得他每一方面都叻,不論做人、做事他都教我很多。」兩人很喜歡孩子,但覺得這個世界已經太多人,沒必要再增添人口,朋友知道兩人喜歡小朋友,都愛把孩子送到他們家,讓兩人客串做父母照顧,圍繞在他們身邊成長的孩子,最大的已經三十歲,最小的只有幾歲,多年來為兩人的生活帶來無窮樂趣。

張雷一直沒有給淑儀名分,不過兩人共同生活三十多年,雙方的家長、親友、朋友都視他們為夫妻,婚書對淑儀來說並不重要,張雷說要結婚,她就去登記處簽名填表,如果張雷說不結婚,她也覺得沒有問題,兩人照樣過日子。能令她默默守在身邊,除了她認為張雷是一個好叻的男人外,還來自張雷對她的一份信任,就是把自己的所有交給她,問張雷有沒有為太太準備結婚禮物,他說:「沒有啊!我所有的東西都已經給她,現在連命也交給了她。」

原來淑儀除了是他的伴侶外,工作上也是他的得力助手,平時登台演出,拍戲、接洽工作等,全部由淑儀為他安排,所有收入都由她交收,除了現在住的屋,因為早年買時用他的名字外,家中大至股票、外幣投資,小至水電煤費用,全部由淑儀負責處理,之前他曾打算屋契加淑儀的名字,但律師指要花六、 七萬元費用,他嫌貴才沒有加淑儀的名,「我現在衣食住行都有她照顧,根本不用為錢煩惱,總之銀包裏永遠都有千多元,夠我同朋友飲茶食飯,不夠還可以簽信用卡。」淑儀就像「仙女姐姐」一樣,每天為他的銀包加進足夠的錢,就連八達通也定時為他增值,所以他從來不用為錢擔心。

二十多年前張雷開始食素,九八年皈依三寶,法名定霈,淑儀受他影響信佛,他對淑儀唯一的承諾,就是答應為淑儀安排身後事,「我答應她,將來讓她先我一步離開,如果我比她先死,她會很難過不知道怎樣面對,所以我希望她比我先走,我會幫她安排好身後事,就算她離開,我也有能力和智慧面對她不在身邊的日子,這個承諾令她很安心。」

古天樂 李佳芯 黃智雯
人氣 TRENDING
劉愷威 鍾欣潼 李佳芯 宋慧喬 Wanna O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