雌雄莫辨多得鄧碧雲 李鳳聲享受喜樂人生

娛樂123
2017.01.28
3821

如果說人生七十古來稀,八十四歲的李鳳聲,為了慈善演出東奔西走,仍然活得興致勃勃,昔日銀幕上英姿颯爽的女文武生,今天興高采烈地擺出一套套功架讓我們拍照,怎麼看也不像八十多歲的老人家,就算歲月饒不過她的身體,病痛令她備受煎熬,可是樂觀開朗的老人家卻不以為苦,秉承丈夫「施比受更有福」的遺願,享受她的喜樂人生。

香港電影資料館剛為李鳳聲策劃了《雌雄莫辨──香凝》電影欣賞會,同時為配合一年一度的粵劇日,特邀她從澳洲回香港擔任代表人物,舉行「梨園鳳聲──李鳳聲的戲曲傳奇」活動;人稱香姐(入行時藝名李香凝)的李鳳聲性格爽直,「你知道資料館為什麼找我嗎?因為我那一代的藝人,很多都老到走不動了,而且記憶力衰退,可是我行得、走得又記得,他們安排了四位學者和我傾偈,說好談半小時,結果談了四個多鐘頭,把我當活字典,逐一了解當年影壇導演和藝人的情況,然後記下來留作資料檔案。」

看慣粵語片的觀眾,對香姐反串文武生不會陌生,早在一九六八年她已經退出影壇,嫁到馬來西亞做拿督太太,九十年代當地排華再移民澳洲,十年前回香港訪友,好姊妹李香琴牽線,邀她在亞視客串十集《大城小故事》,結果反應熱烈演足五十集,「我比琴姐大幾個月,我們是一齊捱苦捱出頭的好朋友,每次回香港我都會探望琴姐,她中風後一直在家裏休養,現在有三個工人服侍,好食好住又開心,肥肥白白皮膚比我還漂亮呢!」

這幾年澳洲、香港兩邊走,走得動是因為努力做運動,「我每天都去游泳,現在年紀大,游不動,但也堅持在泳池來來回回踩水,做一些伸展運動,早年練功太搏命,令身體有很多損傷,如果不做運動的話,我想現在已經走不動了。」

她左腳膝蓋因為退化,曾做手術裝了人工骹,十年前發現胸部有癌細胞,做完切除手術慶幸沒有復發,子宮也因為生瘤早已切除,「說起來,到我這個年紀,身體多病痛很正常,可能從小到大捱慣了,所以就算有癌症也不覺得是大事,人只要有生命就要努力活下去,工作和運動令我的生活非常充實。」

「香姐」曾經有個旖旎的藝名「李香凝」,李小龍和她是兒時玩伴,曾讚她的名字好聽,還說將來有女兒也會改名李香凝,後來李小龍女兒真的叫李香凝,可是「香凝」真身在電影圈卻沒有走紅的運氣;她自小沉迷看戲,一九五三年永茂電影公司招考演員,投考落選後死心不息,厚着臉皮跑去求老闆給機會,結果在《風塵俠犬》中演村婦,對着一隻狗講兩句對白,事後著名製片朱紫貴和老闆說:「她雖然扁口扁鼻,也是可造之材,給她機會吧!」老闆和她簽下一年合約,她卻偷偷把「一」改為「二」,就這樣踏入電影圈。

四代同堂

可是星運不濟,兩年過後仍然行行企企,「拍了兩年電影沒有什麼成績,碧姐鄧碧雲看我性格像男仔頭,就提議我反串做男角,改個藝名叫『李鳳聲』,對外聲稱是越南來的伶人,純粹宣傳噱頭,碧姐甘願屈居第二,讓我有機會做男主角,用『李鳳聲』拍到第三套《英雄掌上野荼薇》已經成名,碧姐對我恩重如山,我一直說沒有鄧碧雲就沒有李鳳聲。」

六十年代中期,粵劇電影熱潮減退,香姐到星馬一帶隨片登台,認識了在當地經營夜總會的丈夫蔡貞端,「丈夫因為太太去世,留下九個兒女,我也因為媽媽去世,對香港沒有留戀,所以退出嫁去馬來西亞,我把丈夫的兒女當自己的兒女帶大,我和丈夫也生了一個女兒,現在我有五個兒子、五個女兒和二十四個孫,四代同堂大家感情很好,我可以全心全意做自己喜歡的事。」

香姐六八年退出影壇嫁到馬來西亞,在當地經營酒樓夜總會,高峰時名下有六間酒樓,她利用在演藝圈的人脈關係,安排汪明荃、鄭裕玲、周潤發等香港藝人,到當地走埠登台,輝煌歲月因為排華告一段落,好友李香琴勸她和家人移民到澳洲。

人在異鄉的香姐「重操故業」,在當地成立「梨園雅集」戲曲社,剛開始只是為了消磨時間,後來愈做愈有規模,不時舉辦慈善籌款演出,並為中文廣播電台做主持,「我的人生是永不言休,從小到大都沒有停止工作,早年是為賺錢、為生活,婚後工作是為扶助丈夫,現在就希望在有生之年,用我微小的力量幫助有需要的人,丈夫生前在馬來西亞為當地華人爭取權益做了很多努力,從他身上我學會一樣很重要的事,就是當你幫助別人時,自己的人生就會變得更有意義。」●

鄭秀文 許志安 惠英紅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