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收入靠家姊支持 鄧小巧苦等七年/二

娛樂123
2017.01.09
1669

自己傾合約

真正做到歌手,小巧要多謝馮穎琪,一次機緣,在已結業的Backstage認識對方,「當日是free jam,我朋友叫我上台唱歌,我就揀了Juno的《弱水三千》,原來作曲的馮穎琪亦在場,之後幫她唱demo,發覺大家都喜歡對方的音樂理念,她說很怕簽歌手,因為怕幫不到對方,不知道為什麼,我很信她,我們合作亦很隨意,合約沒有太仔細斟酌,只知道簽多久,我自己一個人出去傾,她要呃我都呃咗啦,她本身還是一位律師呢!」

用了兩年時間,小巧的唱片終於在一六年推出;這兩年,小巧坦言沒有收入,她說:「蝕錢的,好多工作都沒有人工,唱片又賺不到錢,要賺錢就只有出騷,去年市道又不好,希望今年有錢賺,可以幫公司cover到,其實到現時為止,我的生活都收支不平衡的。」未出碟前,小巧在無綫做主持、兼職教唱歌,收入勉強過到生活,「真的是最低工資,一個月萬多元左右,近年跟家姊搬了出來住,她很照顧我,打一份工外再做一份part time,我家姊好捱得,她覺得姊姊照顧妹妹是應份,但其實絕對不是,這兩年如果不是她,我都不能行下去。」為什麼離開無綫?「好像離音樂愈來愈遠,做主持是因為怕人遺忘,但長期做,又怕人忘記鄧小巧是一位歌手,選擇離開TVB,其實都驚,出來一年多都沒有唱片公司接洽,開始很徬徨。」

由《巨聲》到《中國好聲音》

小巧是第一屆《超級巨聲》,身邊同屆甚至之後的「巨聲」陸續出道,像吳業坤更加舉行過紅館演唱會,小巧一直只替別人高興,「每次邊個邊個出碟,我都真心替他們開心的,由認識到變成朋友,知道大家的抱負是什麼,張敬軒說樂壇不是要一枝獨秀,是要百花齊放,他說得很對,無論任何一個健康的行業都應該是這樣,我覺得市場不是只接受到一位歌手的,現在的樂迷可以接受很多音樂。」等了又等,朋友穿針引線下,小巧有機會參加《中國好聲音》,自己執了行李,一個人就走去機場,「身在異地,感覺是很抽離,又沒有人陪,當地的導演幫我book機票,話飛就飛,我什麼都不知道的,前前後後搞了半年,真正上台只有兩次,但絕對是一個很好的訓練過程。」

幸好有一段時間,趙增熹經常找小巧練歌,他們練了Eason的《我們都寂寞》,練了好幾個月,小巧帶着這首歌入圍了《中國好聲音》,小巧說第一次上台,緊張得走了音,她說:「嘩!台下坐住那英和汪峰呀!」內地的參賽者,當然與「巨聲」不同,有沒有被欺負?「是非就難免,行行都一樣,但真的很多奇人,有些人什麼音都唱到,有時會覺得跟他們一起比賽自己都已經好叻。」小巧最近成功減磅,減去了十多磅,她解釋:「沒有任何人要我減肥的,最大原因是我的art team做得太好,如果是因為我的身形配合不到,我就要去做,重申,我不是覺得瘦一定靚的。」●

黃心穎 蔡一智 許志安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