唱歌眼濕濕

娛樂123
2016.10.29
1089

問他工作方面有否減少?他說:「我沒有刻意減少,拍劇很辛苦,唯有盡量爭取時間休息,有時很難避免,劇組的運作是殘酷的,但劇組都很配合我,如果真的頂不順就向監製舉手病一天,但現時為止都OK,之前開拍的劇都沒有冧過廠。」浩然患病的時候,最辛苦是太太、媽媽和岳母,每天要為他奔波,「雖然有藥物控制,但家人仍會擔心我的病情,那時很多記者朋友跟着她們,一對兒子又只得一歲和三歲,家人難免會好大壓力。不過現在小朋友開始長大,太太也計劃出來,重投社會做回形象指導工作,我不可以局限她,令她每天只留在家,太太也想做自己開心的事。」至於會否再生小孩?他即笑說:「不要了,命都短幾年,沒有時間照顧和溝通,現在已擔心質量不好,因為要時間教。」

打從小孩出世後,浩然為兼顧家庭,很少到內地拍戲,但近日開始接洽明年在內地工作,最近亦重回影圈,「原來已相隔七、 八年再拍戲,感覺好似一樣很遠東西,但又很熟悉。今次一聽到跟鮑姐合作已經很期待,跟她認識很久,但未合作過,她是個很友善的前輩。跟鮑姐合作有很多趣事,臨上飛機時,鮑姐叫我記得禁止她吃東西,因電影尾段她有絕症,臉色一定不會好,但最後禁止不成,她反而變本加厲吃更多;有場戲我要揹着她,她不好意思說『我太重』,後來才發覺我力氣頗大。其實出外地拍戲挺開心,收工返酒店看劇本,比較容易集中,不像在香港回家很多事要做。」

浩然說戲中最難忘是為實現母親的願望,在酒樓為她獻唱一首歌,想不到自己眼濕濕外,全場數十人,包括攝影師也忍不住落淚,原來感動到大家,是很有滿足感的。●

許志安 黃心穎 鄭秀文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