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可辛發冧爆信息 曾國祥、曾志偉解除魔咒

娛樂123
2016.10.22
1093

相距上一齣執導長片《斷了片》,已有好幾個年頭,曾國祥坦言曾有着急的時候,但未至跌入絕望深淵。「過去幾年好多人問:『你幾時再拍?』我都好希望盡快,只是拍完第二部戲,對我是個很大打擊,先別理論票房口碑,作為導演,拍了一部連自己都不喜歡的電影,傷害頗大,我需要調整一下。」時間太趕是致命傷,「我要拍一部四十幾分鐘的微電影(《指甲刀人魔》),再加一部長片(《斷了片》),由零開始沒劇本,兩、三個月內夾硬完成,拍完後我有向監製、演員講聲對不起,我覺得對大家唔住,甚至對自己唔住。」

想當年,Derek立志當導演,曾志偉安排兒子往陳可辛的公司打工,形同「打雜」。「既是師父,又有父親的形象,剛開始真的有點怕Peter,隨着自己年資日深,懂得電影製作多了,已能與他坐下傾戲。」志偉給了Derek一張入場券,之後希望他能獨力闖天下,「我和老竇有個共識,第一部導演的戲,一定不能與他有關,不想讓人感覺,我有這個老竇才有戲拍,同樣地,他亦不想人家認定特別照顧自己兒子。」即使上門推銷劇本,被老闆報以難聽說話,開戲夢看似無着,他亦沒向老爸打出「求救電話」,「咁做人都應該要有堅持啩?」

轉捩點在去年初,Derek接到Peter一通電話,《七月與安生》已瞄準了他。「投資方買下這本小說的版權,找過一些監製、編劇,弄了近兩年未能成事,輾轉落在Peter手中,他很喜歡,但故事主要講述兩個八十後女生的成長,他自覺不是這個年齡層,想找一個較年輕的導演去拍。」監製並沒有親自落場,最注重大方向與結局,「他最初反對結局不停反轉,覺得太複雜,到剪接時仍然質疑,到做了幾場試映,觀眾反應不錯才願意接受,今次我在他身上學到的是,怎樣去聽取別人意見,當然自己要過濾吧。」

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icons/bka256x256.ico